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年时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被打伤是咎由自取,账……不能如此算。”
任其为一脸平淡。
“你想如何?”
任其为是城主府的代表人物,比王家家主还要尊贵,他可不敢得罪,毕竟,只有四大家族联手才能与城主府分庭抗礼。
“很简单,赔偿,闯了祸自然得赔偿。”
“赔偿,找他父亲赔偿去,与我王家没有关系。”王东水想将责任推干净。
“你之前不是口口声声强调他与你王家的关系吗?”
“你……”
王东水一时竟无话可说。
“你王家不是在此地建立了一座龙王阁吗?就用来赔偿两家吧,还有,韩家少爷的伤,你们得治好。”
“妄想,我王家不与他们计较就已经是格外开恩了。”王东水脸色阴冷,他没想到任其为会如此狮子大开口,这赔偿,他绝对不答应。
“呵呵。”
任其为只是摇头轻笑,随后脚步一动,刹那间便出现在王东水面前,伸出右掌,捏着他的脖子提至空中。
“什么?”
王东水难以置信,为同境界,他竟然毫无反抗之力,那手掌,就如牢固的铁钳,不容他半分挣扎。
“任何所作所为都会有代价,哪怕是你王家,既然建立了秩序就应该遵守,谁都不能例外。”
他这话即是说给说给王东水听,也是说给林威两人听,毕竟之前的打斗,已经让此地的人人心惶惶。
任其为左手打了一个符印,进入了王东水的大脑,随后就如扔一条死狗一般将其扔在了一旁。
他是天纵之才,手段出神入化,一身实力已经远远超越同境界的人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王东水惊恐的站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调动体内的真气了。
“没什么,只是一小手段,待你王家答应我说的赔偿后我自然会给你解开。”任其为淡淡一笑。
“你不要仗着城主府就如此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这不是你王家的作风吗?滚吧,去好好给王权说说,这事我管下了,他若不答应,凌水台上,别说我城主府针对你王家。”
“你……”
听到任其为说到凌水台,他的脸刷的一下就变了,随后便带着王适灰溜溜地走了。
任其为背负双臂,平淡的注视着他们那离开的背影。
他本恰好路过,见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就赶来了,查清缘由后他便打算趁此机会打打王家的气焰。
“啧啧啧,强者,这才是强者啊。”
陆离一直盯着这道人影,牢牢的记下了,什么是霸气,这便是霸气。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伫在了任其为身上,但林水除外,外面发生的事,他似乎已经漠不关心。
王家人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陆离便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这天夜晚,二爷将冰晶棺材带回了自己的小院,喝了一夜的酒,第二天,人们看见他向东而去,从此再没有回过林家。
两天后,林笑成为了林家家主,龙王阁一半成了林家产业,老家主进入秘境后闭世不出,林正豪落魄颓废,林月月也少了欢笑。
当然,谁当家主对陆离来说都无所谓,他依旧领着他一月三百块灵石的工资,只是偶尔路过那幽静的小院时看着那棵红树他会惆怅,红木依旧,朱颜不复。
韩无意得上好灵丹,醒后一夜白头,撕毁了所有的书青与画卷,那随身携带的玉笔也被他折成两段,有人看见,一天夜晚,他提着长剑、眼发红光出门而去,之后便不知所踪了。
一场激荡的风暴,正缓缓地压向开元城。
两年后,陆离有触感悟,境界也突破到了练气九重巅峰,两年的思索参悟,他对阵法又有了很深的见解,在林家,也越来越得到林正豪的重用。
一棵树下,陆离盘膝而坐,两年的时光雕琢,他又成熟了不少,落叶之中,他的手不断变动,在他周围,漂浮着三柄长剑,正十分有规律的四处旋转。
一刻钟后,他幽幽的睁开眼睛,面露喜色,轻笑道:“呵呵,灵天剑阵,成了!”
这两年来,八合阵已经参悟到了一个瓶颈期,一时难有进步,八合阵主防,他还缺少一门攻击阵法,于是便参悟了这门灵天剑阵。
有八合阵的基础,再者灵天剑阵不似八合阵那般复杂,所以,半年时间他便将灵天剑阵掌握到了不俗的地步。
陆离站了起来,手指一动,漂浮在周围的长剑迅速飞舞,交织出一道道剑网,灵天剑阵就一个阵眼,便是他自己,站此阵中,长剑随他操作。
一片落叶从他面前落下,不过寒光一闪,那片叶子便化为了两半。
“收!”
轻呵一声,三柄长剑便飞回了他的储物袋中,这都是高级法器,不错的货色,花了他两千多块灵石。
陆离默默思索,“用灵天剑阵,若不使用灵器,不依靠肉身力量,普通练气十重初期者应该都能抗衡一二吧。”
别看他两年前就可斩练气十重初期的黑衣人,但那是因为有强横的肉身力量以及血鳞甲的加成效果。
两年过去,他虽然境界有所突破,但肉身力量并没有什么提升。
当然,有八合阵的防御力,现在练气十重中期的高手都伤不了他。
“啪!啪!啪!……”
一阵拍掌声从不远处出来,原来是林正豪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对面的走廊上,正微微拍掌呢。
“林执事!”
陆离行了一礼,失去家主之位后,林正豪成为了林家的一位执事,陆离虽会阵法,可林笑似乎并不待见他,所以,他现在还在林正豪手下做事,主要任务依旧是保护林运。
“哈哈,林侍卫果然是阵道天才,刚才那剑阵可是深奥无比啊。”林正豪出声赞赏,如今,他越来越器重陆离了。
也是,失去家主之位后,可供他差遣的人并不多,而且陆离还是十分有潜力的那种,由于失利,原本对林正豪效忠的人大多也都弃他而去,但陆离想着也就在林家呆五年,为谁作事都一样,所以对林正豪的态度依旧如前,这也让林正豪越来越信任他了。
“哪里,天资愚味,只能靠勤来补拙。”陆离回应道,他并不是谦虚,若不是有老者留下的感悟,他才无法这么快便掌握灵天剑阵。
“我们也相处三年了,我知道你性子坚韧,修炼一丝不苟,我那三个孩子若有你一半心性也不是这个境界了。”林正豪看向陆离,言语也十分温和,完全不似看待下人那般。
“少爷小姐天资不俗,适当放松也理所当然。”陆离倒对林正豪这般十分意外,一时间谨慎了不少,说不定他又在打什么心思。
两年来,林家正突破到了练气十重中期,林运与林月月也达到练气九重。
“是啊,三人中就正儿天赋最为出众,可惜只喜修炼,对家族之事并无多大关心,运儿虽然喜欢打理家事,但天赋略次,月月嘛,终究只是一个女子。”林正豪背对着陆离,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这让陆离愈加觉得有问题了。
林正豪扭头看向陆离,道:“修为不仅要天赋,还要心性,正儿磨练太少,二十年内都不可能突破到筑基,甚至一辈子都可能突破不了筑基。”
“林执事多虑了,以少爷的天赋,十年内必能突破。”陆离微微道。
“哈哈,管他们的,相比之下,其实,我更欣赏你。”林正豪眼中闪过莫名的色彩。
陆离不知所然。
“还有两年,陆侍卫打算继续留在林家吗?”
林正豪伸手夹住正飞下的落叶。
陆离摇了摇头:“不了,天下之大,我打算四处走走。”
他已经厌烦了家族内的争争斗斗,自己只是一个外人,极容易在这些纷扰中万劫不复。
“也是,大丈夫应心高万里,何囚陷于一地,只是……世间凶险,你还年轻,没见识多少人心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