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八章 落叶凋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认识我还不行礼,当心我让你们韩家吃不了兜着走。”
王适一脸高傲的看着韩无意,尤其是那肆无忌惮的眼光在林依柔身上扫来扫去。
“王家少爷,所为何事?”
韩无意冷冰冰的说道。
“所为何事?那美人是你能拥有的吗,还不快快送与我,否则……就是与我王家过意不去,你韩家在这开元城将无容身之地。”
王适贪婪的指着林依柔,表情猥琐且恶心。
“没事!”
看见林依柔一脸惊慌,韩无意小声安抚。
随后看向王适:“你为王家少爷,就如此不知廉耻?”
“小子,王少爷看上你夫人是你的福气,还不快快送上,否则,得罪了王家,你列祖列宗都要拿你试问。”
伍家那人一脸幸灾乐祸的走了出来。
“伍家何时成了他人看门之狗,在此狂吠?”
韩无意轻藐的看了看那伍家之人。
“你……你,好小子,只会逞口舌之利。”伍家那人想说什么,不过语困词穷,一时间憋得脸色通红。
“快快快,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拿下!”看着林依柔,王适口水都流出来了,连忙吩咐左右的下人。
“谁敢!”
韩无意大呵一声,那只玉笔出现在了手中。
持笔一划,两道光芒向冲来的两人斩去,虽为毛笔所画,但那锋利之感丝毫不比上等的刀剑弱。
啊……啊……
那两人轻叫了一声,便被斩得向后倒飞。
虽与韩无意同为练气十重初期,但这两人的实力明显不如他。
“废物!”
王适大骂,虽后便从储物袋内拿出一把白骨作成的摇扇,在那扇子的末端,有一半个拳头大小的骷髅头,那豆大的眼孔正闪失着诡异的红光。
“小子,我这美人扇可是用数位美人的骨头做成,来试一试她的威力吧!”
“王家人,怎么使用魔道的兵器。”韩无意眉头一沉,因为他在这扇中看见了一只被囚禁的女鬼,以魂炼器,以魂炼功,这些都是魔道的手段,为修仙者所不容。
“你知道什么?这是我斩杀一练气十重的魔道修士所得,为我所炼化,啧啧啧,来尝试尝试这鬼魂的利爪吧!”
王适一脸阴笑,轻轻一扇,一只散发黑气的女鬼便从其中飞了出来,那双手上的黑色利爪,足足有一尺长,就入一把把弯刀。
“哼!”
韩无意眼睛一凝,手握毛笔末端,一笔点在了那恶鬼的眉心处,使其停顿在了空中。
那红腥腥的眼睛怒视着他,一股又一股黑气从她口中冒出,不过被韩无意的笔点中后眼中那红色光芒似乎消减了一分。
韩无意的笔散发着的是书香之气,堂堂正正,天生拥有一股浩然之气,乃是世间邪祟的克星。故这女鬼眼中的无边戾气被开始缓缓化解,那狰狞恐怖的脸竟然出现了一抹人性化的感情,出现了反抗、痛苦之色。
在韩无意的注视下,她缓缓张开那血淋淋的大口,露出其中一排排尖牙,吐出了两个字:“救我!”随后很快被疯狂之色掩盖。
“咦?竟然对你无用?”王适困惑的咛了一声,将扇子一摇,那只女鬼便化为一团黑气回到了扇中。
韩无意脸色阴沉,他险些被那阴气腐蚀。
所幸,林依柔在他的保护下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
“画地为牢,笔执春秋!”
韩无意口中念念有词,右手执笔,飞速在空中勾勒出许多条纹,很快,这些条纹便如触手一般向王适缠绕而去。
“怎么回事?这些是什么?”
看着飞驰而来的条纹,王适拿出一柄长剑,可是很快他便发现,他的剑竟然斩不断这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缠绕、被包裹,最后定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韩无意无意与你为敌,若再口出秽语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玉笔在他指间旋转,随后便又挂至腰间了。
王适如此侮辱,他自然无法忍受,随便教训教训就可以了。
带着林依柔,转身便走了。
不远处,伍家那人眼中闪过毒光,“这韩无意的实力就算是练气十重中期者都能匹敌了吧,如此下去必成我伍家心腹之患,不能任之成长。”
这是小辈之间的事,他不好插手,不过明的不行,玩些小手段还是可以的。
手指一动,缠绕在王适身上的那些线条开始断裂。
他是练气十重巅峰,轻而易举。
“王少爷,他简直没有将你放在眼里,这是**裸的侮辱啊。”他在王适耳边轻声挑拨。
“果然,下一刻王适眼中怒气腾腾,”他从小到大养尊处优,何曾受到今日这般对待,屈辱、耻辱一系列情绪在他眼中弥漫,已经癫狂。
“王少爷,用灵器,只需一剑就可以将他击败,这样你也扬眉吐气,那绝美佳人,也会是你的屋中之娇。”
“对,我有灵器,我要他……下!地!狱!”
“啊!”
王适大吼一声,一把闪烁光芒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下一刻,长达十丈的剑影出现,“给我死!”
“不好!”
韩无意感受到了身后那恐怖的波动,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将林依柔推开,当他转头时,那巨大的剑影已经到达他的面前。
轰!
一声通天巨响,整条街都是一震,在地面上,出现了一条宽一丈,长十丈的巨大裂缝,而韩无意,则气息微弱的躺着裂缝之中。
他身上穿的高级法器级别的法衣已经破碎,身上伤痕累累。
不远处的王适身体一阵虚弱,这一剑,已经将他的真气消耗一空,连忙吞服数枚丹药后才稍有好转。
“无意……”
林依柔抱着韩无意泪如雨下,王适这一剑虽说没有达到筑基期的级别,但绝对相当于练气十重巅峰全力一击,这一剑已经让韩无意受了垂死之伤。
“你该死!”
林依柔脸色冰冷,抽出自己的佩剑从缝中一跃而起,直接斩向王适。
“美人,自己送上来,是等不及了吗?”
王适一掌破开了林依柔的攻击,捏着那雪白的脖子。
“啊!”
哪知道林依柔抽出头上的发簪,插穿了他的手臂。
王适惨叫一声,随后一掌拍在了她的胸口。林依柔嘴角流出一抹鲜血,随后便晕了过去。
不远处的伍家那人冷冷一笑,默道:“林家,韩家,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收场。”
“哈哈,抱得美人归,走,回龙王阁,享乐去!”
看着怀中的佳人,王适满眼淫欲,大步向前方走去。
“呵呵,就算是不死,你也废了,王适,你个蠢货,不过我也要感谢你的愚蠢。”伍家那人路过韩无意身旁,瞄了一眼韩无意,得意一笑。
好一会后,大街上才陆陆续续出现一些人影,看着裂缝中的韩无意大惊失色,一些人慌慌张张的跑去韩家报信。
一刻钟后,一中年男子匆匆赶来,看着不省人事的韩无意一脸难看,给韩无意服下几枚丹药后便将其带走了。
此时,韩家乱成一团。
“无意怎么样?”
一老者为韩无意查看了一下伤势后,旁边一中年男子沉声问道。
那老者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哎,家主,少爷……少爷筋脉尽断,根基已毁。”
“什么!”
那中年男子抓碎了身旁的椅子。
“意儿。”
这时候,一妇人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伏身在韩无意身上大哭。
“意儿,是谁将你打成这样的。”
那妇人泪如雨下。
“禀告妇人,听来人说,是龙王阁王家那人。”
“柔儿呢?”
那妇人扫视一圈,发现并不见林依柔。
众人纷纷四处张望,一股不安的想法在他们心里面升起。
这时候从门外跑进一个丫鬟,慌慌张张的跪在地上,说道:“禀告夫人,奴婢今天早上看见少爷两人一同出去了。”
所有人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