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冲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补充精气的?”老者皱了皱眉,似乎是在思考。
“不错,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受损的真气。”陆离点了点头。
那老者看向陆离,一笑:“我猜道友至少有着练气九重的修为,这个境界要想达到快速恢复精气所需要的丹药至少是二品灵丹了。”
“二品灵丹吗?”
“对,不过一品最顶级的灵丹对你现在也十分有用,不过要想恢复精气恐怕得花上不少时间,只适合受伤后的修养。”
“请问是二品什么灵丹?”陆离出声问道。
“玄青丹,这是小店为数不多的二品丹药了,功效就是可助人在气血衰败身体枯竭时迅速恢复,当然,由于速度很快,所以会产生暗伤等副作用。”
“大约需要多少灵石?”陆离倒不在乎副作用如何,能活命才是最重要的,暗伤之类的好好休养便可恢复。
“两千灵石!”
听闻价格后陆离便是一阵苦笑,两千灵石,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掌柜,这丹药对练气十重的作用如何?”
“相差无几。”
陆离开始反复沉思,“如今家主知道我会合击阵法,说不定还有更危险的差事交给我,我得未雨绸缪早做准备。”
盘算一会后,他问道:“掌柜,你看看这些丹药值多少灵石。”
他手一挥,十余颗丹药漂浮在空中,顿时间整个屋子一阵药香,纵使他已经封闭了丹药的气机,但还是有一丝药气渗了出来。
“好丹药!”
老者看着这些晶莹剔透的丹药眼中一赞。
这些都是老头子留下的,每一粒都十分饱满、药气浓郁,都是一品高级丹药的货色。
“都是不错的丹药,这十二颗可值一千五百块灵石。”
陆离默默地点了点头,与他估算的相差不多,随后道:“那丹药我买了,拿出来看看吧。”
“稍等。”
说完老者便上了二楼。
“呵呵,两千灵石,修行,果然都是靠灵石堆出来的。”此时他心中苦涩不已。自修炼以来,这是他花得最贵的一次。
十余个呼吸后,老者从二楼走下,手中端着一方寸小半尺玉质盒子走了下来。
透过阳光,陆离隐隐约约可见其中有荧光闪烁。
“客官请看,这便是玄青丹。”老者对着陆离说道。
陆离接过,轻轻的打开上方的玉盖,一股清香扑面而来。
“好强劲的药力,单是药气就有如此功效。”轻闻一口后,陆离点了点头,他还是第一次尝见如此之好的丹药。
光是那药气就让他身体舒坦,如坠云端。
这丹药呈现玉质青色,丝丝青气犹如云雾一般缠绕在其周围。
“如何?”老者一笑。
“甚好!”
陆离十分满意,绝对物有所值。
“这是五百灵石。”陆离一挥手,五百灵石出现,也顺手将那玄青丹收入囊中了。
加上那十几枚丹药,刚刚好。
“客官还需要什么吗?”老者一脸笑意,做成如此大的一单生意,想必奖赏不少。
“不了。”陆离摇了摇头,都快成穷光蛋了。
“客官慢走!”
……
一路上不再多看,他便飞速的回到了林府。
“先将身体恢复再说。”他拿出几枚丹药,开始调节气机。
两日后。
“木头侍卫,你在不在?”
屋外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
陆离眉头一动,从修炼中醒来,缓缓地睁开眼睛。
“小姐。”
“少爷。”
屋外站着两人,自然是林月月与林运。
“木头侍卫,你偷懒了哦,这几天你都去哪了,不会一直躲在家里了吧。”林月月调皮一笑。
陆离一愣,他发现自己一直修炼似乎有些不妥,毕竟职责是保护林运,虽说在林府不会有危险,但家主若无其它安排他应该寸步不离跟在林运身旁。
“这几天无事,我便将精力放在了疗伤之上。”
“好了,木头侍卫,你该教我阵法了,今天不练聚灵阵了,那我已经掌握了,你这还有没有什么其它阵法?”林月月倒先坐在了平时修炼的地方。
“姐,说好了就一个时辰啊,不能反悔。”林运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他可是十分不喜欢参悟阵法,无聊透顶了。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多呆一会又不会少斤肉吗?”林月月没好气的瞪了林运一眼。
陆离思索了片刻,说道:“迷惑阵你学不学?”
迷魂阵?
林月月好奇的睁着眼睛。
陆离笑了笑,一挥手,周围的场景全部变化,众人仿佛来到了海底,一条条巨大的鱼儿在周围游动,迷惑阵只是一个小阵,以他如今对阵道的感悟,布置这种阵法弹指可成。
这些幻境,是他通过上次闻韩无意吹奏的大鱼演化而成,不过有着明显区别,韩无意吹奏出来的更能深入人的心灵,仿佛真的是置身海底,而他布置出来的,只是走马观花的图像,两者云泥之别。
不过对于林月月这类人说,已经够了。
“好好好,就学这个了,天啊,我若学会了,岂不是可以变化出许多场景,云中哥一定会喜欢的。”
林月月小脸异常兴奋。
一旁的林运也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开始吧!”
“嗯!”
陆离开始教两人布迷惑阵的手印。
林月月也小有天赋。
五日后,她已经能布置出淡淡的虚影了。
第六日,“木头侍卫,快快快,继续教我,云中哥夸我的阵布得好呢。”林月月一脸欢心道。
不过一个月后,林月月似乎十分不开心,“算了,不学了,云中哥又不喜欢我。”
陆离苦笑,这丫头还真是……他也看得出来,林月月虽然模样十分精美,但韩云中似乎不怎么感冒,只是她一厢情愿罢了,同时也挺惋惜的,迷惑阵林月月只用了一个月就掌握得差不多了,这天赋,他都由心大赞。不学,实在可惜。
在开元城的一条大街上,韩无意与林依柔携手同游。
特别是林依柔那沉鱼落雁之姿频频引得周围人侧目。
“无意哥,要到了吗?”
今天无事,韩无意便携带她出来逛街,买一些小玩意,如首饰之类的。
“不急不急,呵呵。”
韩无意故作神秘的怪笑。
他们不知道,在后方六丈之处,有一青年正十分贪婪的注视着林依柔。
“王少爷,那位可是林家二爷林笑的独女,前些日子嫁给了韩家无意,啧啧啧,林府明明有如此花容月貌的女子,却送一个下品货色给你,真是不把你放在眼里。”
那青年便是王适,而说话那人就是那天在龙王阁伍家人之一。
在两人身后,还有几名侍卫。
伍家那人眼中散发着阴光,犹如一条毒蛇。
“哼!林家,太不知好歹了。”
王适气得呼吸急促,想到这么绝美的女人竟然不是自己的就一阵恼怒。
“可不是吗?还有韩家也不知好歹,这么绝美的女人竟然不让给我们身份显耀的王少爷。”
“王少爷,这女子可谓是人间极品,想不想品尝品尝,你是王家的人,就算是抢了,林韩两家也不敢作声。”
那伍家的人恶意的挑拨。
“真香!”
王适贪婪的深吸了一口空气,陶醉的回味着,下一刻猛然睁眼,其中凶光散冒。
一瞬间便出现在林依柔的身侧,准备牵过林依柔的右手。
“何人?”
韩无意神情一厉,拉过林依柔,一掌拍了过去。
王适也不甘示弱,以拳相迎。
轰!
一声巨响,一道十分猛烈的气浪将方圆十丈的东西吹得七零八落。
韩无意搂着林依柔,倒退了七八步,王适亦是如此。
两人皆是练气十重初期,这一招旗鼓相当。
“何人?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是谁?”
王适站在对侧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是龙王阁王家的人!”
韩无意脸色难看,因为他父亲也叮嘱过他尽量不要去得罪龙王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