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三章 赏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动手又怎么了,我告诉你,小爷我看上了你的丫鬟,借我玩玩是你的荣幸,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知好歹,还想抵挡?”
那青年玩弄着怀中丫鬟的脸颊,一脸不屑的看向坑中那人。
又仰头说道:“记住,以后若有如此姿色的女子应该主动送给我,否则,就算是我将你打死都不会有人管,知道了吗?”
“是王家那人。”
林运认出那青年是谁了,上次离开后他们的父亲就告诫了他俩不要去招惹他,特别是对林月月反复叮嘱。
林月月皱着眉头,说道:“小弟,坑中那人好像是狂弟。”
“什么?”林运一惊,立即看去,随后脸色无比阴沉,“还真是他。”
狂弟,就是林狂,林笑的第二子,比林运略大,是林明之弟。
“小弟,怎么办,父亲可是千叮万嘱的说不能得罪着王家人,否则整个林家都会受到波及。”林月月一脸的着急。
“我想想,我想想。”
林运眼中已然慌乱一片。
“好大的口气,杀我,这可是我林家的地盘,快将老子丫鬟还给我,否则要你好看。”
林狂果然人如其名,语气猖狂无比,竟然指着王适大骂,显然是不知道他的身份。
听到这话后林运两人脸色大变,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
“木头侍卫,你有没有办法,快帮帮忙,回去后父亲定有大赏。”
看着那精美无比的脸上充满焦虑,陆离不禁有些心软,道:“小姐放心,交给我吧。”
随后手掌一招,从柜台中飞出一物,正是那玉脂粉。
轿中的王适被骂得发愣,好一会后才反应过来,冷冰冰的说道:“你竟然骂我。”
试想从小到大,虽是偏门一脉,但谁不得对他言听计从,如今竟然在这小地方被人辱骂,早已怒火攻心。
一道道气流从四周向其手心汇聚,看向林狂,眼中闪过一抹杀气,无比恐怖的气息开始在其掌心蔓延,就要在他欲了结林狂性命时,一道声音飘来。
“公子切勿脏了手,这种不知好歹的东西教给我来教训吧。”
一道红色身影极速而来。
“啪!”
一声巨响,林运整个人如同沙袋一般被扇飞,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来者是何人?”
王适一把推开怀中的丫鬟,拂袖踏出轿外,停于半空,立于陆离面前。
陆离恭恭敬敬道:“林府小小侍卫,愿为公子之手,以扇不识抬举之人。”
王适眯着眼睛,笑道:“狗子打主子,有趣,有趣。”
他分明看见陆离刚才那一巴掌没有任何留手,似乎与那人有不共戴天之仇,牙齿都飞出数颗,一时间心情好了不是。
“混蛋,小小侍卫,吃里扒外,敢对我出手,没看出我是谁吗?给我杀了他,不然要你好看。”
林狂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指着陆离大吼。
看见王适的脸又欲阴沉,陆离又说道:“公子见谅,此地野狗众多,那犬吠之声实在难听,若公子不嫌弃,我愿意替公子打狗清路。”
“好!就让我看看狗咬狗吧!”
王适大笑,被如此奉承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遵命!”
陆离看了一眼林狂,眼睛一厉,纵身来到他的面前。
啪!
又是一巴掌,林狂直接被扇向空中,落在了十丈之外处,在地面上拖出一条血痕,停在了王适脚下。
被连扇了两巴掌,林狂那张脸已经血肉模糊了,至于牙齿,已经脱落得干干净净,现在正吐着血泡,凄惨无比。
“哈哈,干得不错。”
王适十分满意陆离的表现,看着已经肮脏不堪的林狂脸色好看了不少,于是转身回到了轿中。
“公子,险些撞进你的车架了,在下实在该死。”
陆离飞速回到轿前,半曲着腰,头低的很低,诚恳的道歉。
“无碍,无碍。”
王适摆了摆手,林狂已经不成人样,他的心舒坦万分。
陆离看了看已经昏迷过去的林狂,又道:“这死狗半死不活,惨兮兮的,怕脏了公子的眼睛,要不我将他扔到别处?”
王适随手揽过一位美人,笑道:“允了。”
陆离左手提起林狂扔在了半空之中,随后右拳击在了他的小腹上,林狂便真如一条死狗一般飞到其他街道上去了。
“哈哈哈哈,做得好!”
王适开怀大笑。
陆离从储物袋内拿出一物,说道:“公子的车轿虽然极尽奢华,但总觉得少了一点风雅,若加此物就完美了。”
陆离打开盒子,周围十丈内瞬间布满十分悦人的异香。
“这是……”
王适眼中精光一闪,陆离手中的盒子便飞进了他的手中,贪婪的嗅了一口后满意一笑,说道:“你有心了,是想巴结我一飞冲天吧,只不过我不要你,你将自家主子打成这样,林家怕是要将你千刀万剐,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吧!”
王适大笑着渐渐远去了。
看着那远去的轿子,陆离终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向手间,他才发现自己的掌心已经湿润。
他这举动已然是十分冒险,尚有不慎便会两头得罪,好在处理得当周旋开了。
又长吐一口气后他的心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回到胭水楼,林运已经将昏迷不醒的林狂搬进来了。
“谢谢。”
林运感激的说道,又不是他出手,林狂可能就死在那了,而且林家因为因为林狂的冒失将王适得罪。
他也知晓陆离这么做是冒了多大的风险,作为一个外人,能担当的站出来得有多大的勇气。
陆离看着不成人样的林狂,说道,“少爷,在家主面前还请多说好话,不然我可能小命不保了。”
将林狂打得如此之惨,若想不通必定会怀恨在心,他只是一个小小散修,算计不过林家这个庞然大物。
“木头侍卫,放心吧,我爹是很公明的。”
林月月走了过来,拍了拍他那红色盔甲。
“他没事吧!”陆离看着地面上那人影。
“没事,很快便能醒过来了。”
林运气愤的看着林狂。
陆离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下手是很有分寸的,只伤其血肉,不伤其根骨,以林家的手段,半个月便能完全恢复。
“啊~”
一刻钟后,林狂轻咛一声,随后幽幽的睁开眼睛。
看见陆离后他立即大骂:“狗东西,我一定让父亲杀了你。”只是他牙齿已经完全脱落,有些口齿不清。
“啪!”
林运从后面便是一巴掌。
“谁?”
“你们怎么会在着?”
“混蛋,你知道你招惹的那人是谁吗?你差点因你一个人的过失害了整个林家。”
看见林运凶神恶煞的样子林狂终于老实了,模模糊糊的问道:“是谁啊?”
“一个王家的少爷。”林运冷冰冰的说道。
“什么?”林狂双眼怒睁,下一刻冷汗直冒。
……
夜晚。
林家大堂内。
“逆子!”
一道愤怒的声音从中传来。
大堂最上位有三把交椅,中间坐着林正豪,左侧坐着林水,另一侧便是林笑。
至于刚才那声音便是林笑传来的。
在大堂中心,一人影跪在地上,左右站着林运与林月月,陆离则站在一侧,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必须得向上面那三人禀告。
陆离今天做的只是熄灭了王适的怒火和保住了林狂的性命,林家不知道还得送多少好礼才能将这件事翻过去。
“陆离,你上前来。”林正豪对着陆离唤道。
“遵命。”
陆离走上前去。
“运儿都给我说了,我果然没看错你,这件事你处理得很好,这有一千灵石,赏赐给你的。”
林正豪拿出一个储物袋,扔给了陆离。
“谢家主!”
陆离道谢,接着沉甸甸的储物袋,他知道……值了。
林正豪看向林笑,“老三,他保住了你儿子的性命,你不该有所表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