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二章 别样的林月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还差不多。”
林月月得意的拍了拍手随后便拖着林运出去了。
“姐,你悠着点,我可没有多少灵石了?”林运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被坑的次数太多,他可不相信林月月不要他付钱了。
“没有多少?你突破练气八重中期时,我可是看见父亲拿了三四百块灵石给你。”林月月古怪的笑着。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好吧。”
“哎呀,别一副要割肉的样子,我买个胭脂水粉要不了多少灵石的。”
听到林月月之话林运眉头直跳,要不了多少?感情上次说买一件便宜的衣服就花了他五十多块灵石。
陆离看着两人的样子情不自禁的笑了笑,如此的姐弟情谊,无论是在哪个家族都不多见。
没有多想便跟上了两个人的脚步。
林月月似乎知道去何处买,一路上走得很快,两刻钟后她便来到了一处庭楼前。
这是林家的一处产业,胭水楼,专门出售胭脂水粉之地。
一进去,林月月就大声唤道:“你们这最贵的胭脂多少钱?”
这话让林运表情僵硬,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原来是林小姐和林少爷。”
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从其中走出,对着两人行了一礼。
为林家做事,自然认得林家中的少爷公子。
“你便是这的掌柜?”林月月问道。
“嗯,小姐有何吩咐。”那女子点了点头。
得到了答复后林月月开心一笑,因为那女子的妆容十分精致。
“最贵的胭脂是多少灵石?”
那女子迟疑片刻后,说道:“最贵的胭脂需要两百灵石,叫玉脂粉,乃是用筑基境界妖兽的一块上好灵骨磨成,又配了许许多多珍奇灵药,散发异香,经常抚用可容颜永驻。”
她倒是怕林月月不愿意开钱,若账对不上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那你擦的是不是这个?”
林月月凑过小鼻子嗅了嗅,好奇的问道,因为这女子也散发着十分诱人的香气。
旁边的林运一脸黑线,感情谁和你一样都是大家小姐,两百灵石,对方一年都挣不到这个数。
那女子笑了笑,道:“我哪有这个福分啊,我用的不过几块灵石的东西。”
林月月沉思道:“两百灵石,确实有一点贵了,要不给我拿一百多一点的吧。”
林运嘴角不断抽动。
陆离摇了摇头,大家小姐果然挥财如土,如果是他拿着一百灵石早就买灵丹提升境界去了。
“好的,小姐,你先在这边坐坐。”
“嗯!”
“咦,小弟,你怎么了?”
她看见林运脸色有些不好。
“姐,能不能再换一个便宜点的,我灵石也就三百来块了。”林运哭丧着脸。
“又不要你付钱,我自己还有灵石呢。”林月月拍了拍林运的脑袋笑了出来。
不一会,那女子便拿出一只拳头大小的冰晶玉盒,说道:“小姐,这盒唤作鲛人泪,对护肤养颜有奇效,若是凡俗女子抹上一点便能青春焕发,对于我们修仙之人可以起到清醒神智的作用。”
林月月接过盒子,轻声说道:“鲛人泪?我听无意哥说过,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莫非这盒胭脂便是那鲛人的眼泪?”
林运目光呆滞,他发现自己的姐姐最近是不是变傻了,韩无意已经说了这鲛人是一种上古异兽,虽人模鱼样但及其凶残,这盒胭脂怎么可能是那鲛人的眼泪呢。
至于那名女子不明所以,她可不知道那鲛人是什么,只是指着盒子微微说道:“这是用筑基妖兽雪狐的眼泪结合众多材料做成的,对筑基以下的女修士最好。”
“噢噢。”
林月月尴尬的点了点头,随后眼睛一转,说道:“我看你抹得很好,能不能教我。”
“没有问题,小姐我叫彩蝶,请随我到二楼雅阁去。”
那女子兴奋得直点头,要是伺候好这主子说不定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就来了。
“好,这鲛人泪我买了。”
林月月正欲拿灵石,不过一旁的林运说道:“老姐,你那灵石还是留着吧,我没了再找父亲要去。”
随后便从储物袋内取出一堆灵石放在了柜台上。
陆离摇了摇头,一百灵石啊,可是可以购买一柄不错的法器,就这样糟践了。
“真懂事!呆会姐带你买糖吃去。”
林月月开心的揉了揉林运的小脸,不过后者一脸的不乐意。
一旁的女子抿笑,她只见过坑姐的弟弟,没见过坑弟的姐姐。
“你就在下面等我啊。”
对着林运说了一句后林月月便跟着那女子上楼去了。
而林运万般无聊,便四处参观打量着。
陆离站在门口,无事,便继续参悟八合阵的变化。
约一个时辰后,林运躺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顶空。
他都不知道问候多少次了,得到的答复就是马上就好了,一个时辰,他连这店内所有胭脂的名字都记下来了。
“啪!”
“啪!”
……
一道清脆的脚步声终于从上面传来。
“小弟,你看!”
林月月穿着一身红衣站在楼梯上。
“哎呀,有什么看……”
林运无精打采的扭过头去,嘴里不满的嘀咕,不过看见林月月后瞬间精神一震,声音也哽咽在喉里面了。
陆离也回头看去,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只见林月月端正大方的站在楼上,比起之前,她似乎发生了蜕变,以前那个小孩子气的模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温雅贤淑的面孔。
虽及不上林依柔,但也可以说是倾国倾城,她旁边的那个女子与她比起来就显得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嘻嘻!”
看见林运的模样她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这一笑好不容易树起的形象瞬间崩塌,以前的气质又回来了,不过模样确实精美了许多。
“老姐,你与之前判若两人啊,其实你大可不必化妆,只要保持之前的气质就可以了。”
林月月收起笑容,消失的端庄又出现了,缓缓走下楼来,轻声笑道:“我这样子,要什么样的天才才配得上我?”
林运不假思索的回答,“像无意哥一样的天才。”
“小滑头。”林月月欣喜一笑。
这一笑,就如百花盛开,陆离感觉自己的呼吸似乎也变快了一些,随后收回眼神,平稳气息。
“小姐,你还满意吗?”
一旁的女子笑着说道,为了抓住这个机会她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满意,你画得很好,我回去给父亲说说,让你来专门教我涂抹胭脂。”
“谢小姐。”
那女子连忙一拜,脸上欣喜若狂。
而林运则反复围绕着林月月旋转,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自家姐姐也这么美丽动人。
“哎呀,别看了。”
林月月狠狠的瞪了一眼林运。
“姐,我敢保证,回去后大哥绝对认不出你。”
“轰!”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了一声巨响,似乎有人在打斗,店内众人脸色纷纷一变。
陆离皱着眉头,因为前方十分骚乱,一股尘埃飘起,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林运两人连忙跑到门口来看,这么大动静绝对有人在打架,要知道开元城内是禁止当街斗法的。
在远处,有八人抬着一座大大的花轿,花轿四周没有遮蔽,只有一块块半透明的淡红色纱布垂下,一散发淫靡之气的青年半裸半卧其中,周围还有数位只着片缕的美艳女子,不过在他怀中,还有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眼透惊慌失措的水灵丫鬟。
而在花轿一侧,还有一个一丈多宽的大坑,坑中还有一个十分狼狈的十五六岁的少年,那华丽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一丝血迹也顺着嘴角留下。
“这里是开元城,你竟然敢动手?”
那少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那花轿中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