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一章 韩无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哈哈,小柔,你们在说什么呢?”
就在这时,一青衣青年出现在了门口,衣上画满水墨丹青,腰挂一只两尺长的玉质毛笔,右手拿着一把摇扇,谦谦君子,温文儒雅,风度翩翩。
脸上的笑容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一声轻笑后,拖着一抹丹青之气瞬间出现在了树下的三人面前。
“意哥。”
林依柔脸上一片柔情。
“无意哥!”
“无意哥!”
林月月与林运惊讶的唤了一声。
“韩无意!”
陆离看着那青色的背影,默默念叨他的名字。
韩无意是何时出现在门口的他没察觉,从他面前掠过时他也只是感受到了一股青风。
眼前这人气质不俗,一举一动无不散发着优雅之气,尽显高贵的修养,特别是眉宇间的才气,与其他大家少爷另有不同。
陆离不得不赞叹,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那位一尘不染的林家小姐。
林家与韩家交好,关系亲密,这韩家少爷可以如林家人一般自由出入林家。
“你们在说什么呢?”
韩无意扇着扇子,看向众人。
“我们在讨论柔姐姐出嫁的事。”
林月月坏坏的笑道。
听到这话,韩无意眼中露出一丝别样的光彩,看向林依柔,两人会心一笑。
“你来做什么?”
林依柔脸上通红。
“我刚学了一首曲子,特地来教你。”
韩无意手指一动,一杆长笛出现在他手中,轻轻旋转。
“没正经,”嘴上虽然怎么说,但其脸上却露出享福的色彩。
“什么曲子啊?”
林运看着那长笛好奇的问道。
韩无意背负左臂,轻声说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游动之时,行止间有风雪相随,化而为鸟,其名为鹏,展翅高飞时,其翼若垂天之云,这曲子,唤做……大鱼!”
“大鱼?”
林依柔柳眉微皱,疑惑道。
“我来吹颂一曲吧。”
韩无意抬起笛子,一道宛若波浪的笛音开始传来。
陆离沉下心,开始感受着这令人舒心的声音。
空气似乎变得潮湿了,陆离感受到了一丝凉意,他闭上眼睛,就如同来到了深海之底。
在他面前,有一条条巨大的鱼在海底潜游,时而发出空灵的鸣叫。
周围是梦幻般的蓝色。
韩无意的功底十分深厚,就连不懂音律的林月月林运两人都面露迷醉之色。
一刻钟后,陆离幽幽的睁开眼睛,奇怪的是他的眼睛竟然十分清澈,一尘不染,就如初生的婴儿一般。
韩无意放下笛子,一脸谦和的笑意。
“这……太好听了吧,我感觉自己竟然到了海底,还看见了一条条巨大的鱼。”林月月兴奋得拍手大叫。
陆离默默地点了点头,这韩无意修为果然高深莫测,竟然能在音律之中幻化影像,若全力发挥的话一定能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这曲子我学得会吗?”
林依柔娇羞的看向韩无意,眼中有丝失落,就如琴一般,因为她就算弹得再像也不能达到这种境界。
韩无意牵着她的左手,说道:“我教你,直到你学会为止。”
这一幕看得林运直接晕倒。
陆离看着这对才子佳人,听着时断时续的寥寥笛声。
三个月后。。。。
陆离坐在一棵树下,手中的法印不断变化,渐渐的,一个十分亮堂的金色印记在他的指间出现,而且光芒越来越盛。
“八合阵,成了!”
仿佛达到了一个极限,陆离突然睁开眼睛,其中精芒闪烁,看着指尖上的那个宛如星辰般的金芒,他终于满意的笑了。
八合阵的法印,他终于凝结出来了,九个月的冥思苦想,九个月的悉心参悟,终于入门了。
结出阵印,只能说完成了第一步,八合阵高深莫测,他又不是绝世天才,六个月达到这种地步已经十分不易了,若不是有老者对这阵的感悟,恐怕他两三年都结不出这阵印来。
这九个月,他几乎没有修炼,所有时间都用来参悟阵道了,虽只是参悟八合阵,但也有许多阵法一道上的收获,学习其它阵法时会容易不少。
为了结出这个印记,耗了他八成真气,眼中已然一片疲倦。
“去!”
陆离轻呵一声,只见那阵印飘向了空中,随后突然炸开,在他周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罩。
在这金罩中有九个金色圆圈,其中八个环绕在八个方向,最后一个则居于最中心处。
这是八合阵的九个阵眼,最中间那个便是主阵眼,若其他八个方位上各站一人,那么他们的力量全部都会集中在主阵眼上,这便是八合阵的可怕之处!
陆离用手推了推这些阵眼,面露喜色,笑道:“总算不枉费我这大半年的参悟,这阵应该能承受练气九重之人的加持,九个练气九重,加持在一起定能与练气十重的人一争高下。”
“散!”
仔细观量一会后,陆离打了一个手印,这阵便化为一片金芒消失了。
这八合阵可是他的压轴手段了。
陆离摸着下巴喃喃自语,“如果用法器压住其余八个阵眼,虽不能提升攻击力,但可以化作防御阵法,日后离开了林家,没有这血麟甲还不适应呢,若以我那两柄灵器压阵,防御力应该不弱于这血麟甲吧!”
陆离摸了摸身上的红色鳞片,默默想着,他之所以选择这个阵法就是看中了攻防兼备,若不是这阵太薄弱,用灵器压阵,哪怕是筑基高手都破不了防御。
看了看天色,轻声一笑,“该回去了。”
他的职责是保护林运,可不能离开太久。
“木头侍卫,你来得正好,走,陪我们出去买一点东西。”
林月月与林运站在一起,看见陆离出现便笑道。
陆离拱手,“遵命!”
林运疑惑的问道:“姐,你要去买什么?”
林月月瞥了一眼林运,“当然是去买胭脂水粉啊,柔姐姐马上就要出嫁了,那天一定会有许多天才子弟来,我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万一有天才看中你老姐我了呢?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若能嫁一个绝世天才那也值了。”
林运摸了摸下巴,随后对着她竖起了大拇指,说道:“高,实在是高,只不过,我觉得老姐你已经长得如花似玉了,抹那些胭脂水粉反而会适得其反。”
“哪里啊,你看柔姐姐,她抹了之后无意哥都看呆了。”
林运一脸黑线,他已经暗示得十分清楚了,难道自己有多高的化妆水平心中没有一点数吗?
看着比自己高一头的姐姐,又说道:“父亲已经是家主了,放心吧,他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一定会给你安排一个英俊潇洒的绝世天才的。”
林家三子中,属林正豪与林水实力最强,而且两者关系十分要好,林水又无意家主之位,再加上他的女儿又要嫁给韩无意,有韩家的支持,不是林正豪坐家主之位还有谁能坐?
“你个小屁孩,我买胭脂花你的钱了吗?父亲的眼光能和我一样吗?如果有我满意的人来我也可以去勾搭勾搭,万一他也看中你老姐了呢?有你在一旁协助,父亲一定会同意的,这样我也算是和柔姐姐一样,嫁给了喜欢之人。”想到林依柔,她的眸子中就充满了浓浓的羡慕。
陆离忍不住重新打量了一眼林月月,不曾想这如小孩子一般的女子竟然向往两情相悦的爱情。
林运也没有说话了,自己姐姐这般模样,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林月月已经快十九岁了,过不了多久也到了嫁人的年龄,越接近岁数她便变得越烦躁紧张了。
“说,你到底去不去?万一你姐一个人在街上被坏人掳走了你就一个人哭吧!”林月月指着林运装作生气的说道。
“好好好,我去还不行吗。”林运不满的嘀咕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