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三章 开始闭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每根法杖高约半丈,上端都定有一颗白色晶石,这东西陆离见过,用于测试天赋的。
“不知道会出现几等灵根?”
陆离面露追意之色,十多年前,老头子也用此物为他测试过天赋,他是一品灵根,最普通的,而他的师姐静怡是三品,灵根的级别只是测试人对灵气的吸收能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代表了修炼速度,但修炼速度受多因素的影响,诸如功法,所以灵根并不能很好的决定一个人的日后成就,但修仙界的大势便是灵根级别越高日后成就越高。
台上那修仙青年看向那些孩童,道:“凡是能触亮这法杖的,皆可进我仙门,大家排成十队,不要慌乱,不要紧张。”
所有孩子都很听话,纷纷自觉的排起队伍。
陆离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倒想见识一下能否出现级别高的灵根。
测试有条不紊的进行,一个个孩童上去皆失望而归。
“哇,亮了,亮了。”
数十个呼吸后,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道嘈杂,原来,在圆台最边上的那根法杖上,那颗晶石爆发出了一震光芒,光芒散去,一条圆形光线在那晶石周围流动。
一名修仙弟子笑道,“一品灵根,有修仙资质,你且过来。”
“啊~,没想到我老杨家也出现仙人了,祖宗托福,祖宗托福。”
人群中,一穿着简朴的中年男子认出选中那人是自家的孩子,哇啦一声便跪地哭了起来。
周围人纷纷投去羡慕嫉妒之色,出现一个修仙者,这一家至少三代衣食无忧,都靠了过来,与男子套近乎。
陆离轻笑一声,踏入修仙之路真的很好吗?修仙凶险,在凡人看来腾云驾雾御剑飞行固然神往,但其中的勾心斗角阴险狡诈呢?他自己仅仅只是练气八重,就有数次差点丢了性命,回想起来,若做凡人能安然无事,快活百年也乐乎得很。
“快看,那边也亮了。”
一人指着一边大声喊到。
“那不是城主的儿子吗?果然虎父无犬子啊!”
圆台上,一孩童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光芒。
在不远处,绕是心性稳重的周战也面露狂喜之色,两行激动的清泪从眼角落下。
光芒散去,出现了两道圆形光线。
为首的青年修仙者对着周战大笑道:“周城主,恭喜了,贵公子是二品灵根,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父凭子贵,他对周战客气了不少,因为那孩子的天赋在他之上。
“哪里哪里,还得感谢仙师。”
周战对着那人一拜。
“二品灵根,这是有筑基境界的资质啊!”
陆离也露出一丝震惊之色,他没想到在这个小城内竟然会出现一个二品灵根的孩童,要知道整个正阳门拥有二品灵根的弟子都不超过二十人。
一众修仙者皆面露欢喜,能带一个二品灵根的孩子回门派必定会有大赏。
有数千个孩童,测试还在进行,数个时辰后,渐渐的接近尾声。
“没想到能有五十多个,真是不可思议。”
陆离走出人群,他没有心思看了,不过眼中残挂着一丝惊讶,虽然二品灵根只有一个,但也有五十多个孩子拥有修仙之质,这一次算得上是江都城数百年来前所未有的盛事吧。
不再逗留,他还有要事去做,那便是去消化自己脑内与体内的东西,祭出法器,直接腾空而去。
他在山野间穿梭,很快便相中了一处洞穴,环境绝美,地处优雅,在一处百丈孤峰上,一条纤细的瀑布飞流而下,那洞穴便在瀑布内部,面对是云雾缭绕的诸多如柱状的山峰。
“不错!”
陆离飞过水帘,进入洞中,光线虽然昏暗但不影响他的视线,洞穴不大不小,高三丈许,长两丈左右,倒也宽敞,略有些不足之处便是有些潮湿,洞中长满湿淋淋的青苔,在洞口处也长有几株杂草,也算雅致,陆离满意的暗自点头。
“先将聚灵决掌握,然后在将体内的精气炼化,加上那些对境界的感悟,想必能一举突破至练气九重吧!”
陆离坐在石壁凸起的石台上,开始在心中思量。
“对了,村长给的那灵茶,”陆离将手一翻,从储物袋内拿出一个小瓶,透过淡淡的光线,可以看见其中流动的氤氲之息,“有它相助,想必能很快便将聚灵决掌握吧。”
这灵茶清醒神志的效果他已经见识过了。
“火球术!”
随即左手一招,便在掌心处凝聚出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
“水球术!”
陆离一唤,空气中的水气开始向右掌汇聚,很快便出现了如火球一般大的水球,将两者合拢,水球很快便沸腾了。
陆离小心拿出一点茶叶放了进去,打了几个法印封闭水球内的气机,防止精气外泄。那滚烫的水球很快便变了颜色,散发着无比诱人的清香。
冷却后陆离一饮而尽,随着茶水入腹,一股清凉之气贯通血管脉络,直冲脑内,陆离安稳盘坐,前所未有的思路清明,一点一点反反复复的琢磨着聚灵决的奥义。
不知多少个万里之外,一处猩红的宫殿内,前方有一白骨王座,白骨下是沸腾的血池。
突然,有一身影从空中直落而来,血池瞬间平静,演化为一块块含有古怪图案的地板。
那高大身影丢下一物后便走向前,端坐在那白骨王座之上,那桀骜不驯的眼神正藐视着天下。
“咳咳咳,这是哪?”
林何缓缓地站了起来,对着罗睺问道。
“炼血门!”
“你带我来做什么?”不知为什么,林何似乎不再惧怕罗睺。
“自然是想收你为徒,我罗睺,世人尊我为大魔,做我徒弟,如何?”
林何摇了摇头,道:“魔门,我是不会入的。”他十分厌恶罗睺那残暴不仁的手段。
“哈哈哈,小子,有个性,老子很喜欢。”罗睺大笑,整片天地震荡,但林何无事,随后突然神情一冷:“不入,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天地间仿佛瞬间冻寒。
“杀?来便是。”
林何挺起胸膛,一副等死的模样。
“你可知我境界如何?”罗睺神情又是一变,似笑非笑的看着林何,林何沉默不语,没有回答,于是又道:“元婴境界,够不够做你师父?那些个筑基金丹,我随手就可以拍死数万万,做我徒弟,在这沧澜星上无人敢动你半分毫毛,哪怕是紫灵门也得仔细掂量。”
“不入!”
林何只回答两个字,一入魔门,他也会变为大凶之人。
“当真不入?”
“不入!”
罗睺大笑,“有趣,有趣,要知道多少天纵之才想做我徒弟可都没有机会,你天赋差得一塌糊涂,竟然还拒绝,你可知我修炼的魔功可是能让人有成为出窍境界的潜质?放眼整颗沧澜星,没有哪一个元婴高手不想得到,甚至还有那些自喻仙道的老不死同样如此。”
“你还不入吗?成为我的弟子,这魔功由你继承,将来突破至出窍,便可离开这沧澜星,去见识寰宇之浩瀚。”
“不入。”
林何还是这两个字。
罗睺不禁有些恼怒,第一次见到这种顽固之徒,冷道:“你就不怕我灭你门派?”
林何也冷道:“我若练成魔功,你就不怕日后我杀了你?”
“我为你师父,你会杀我?”
“我若成魔,那眼中还会有师徒情分?”
“好小子,炼我魔功就适合你这样的人,意志如此坚决,你有很大的希望驾驭它,哈哈哈,练不练,是我说了算!”
罗睺大手一张,林何便被握在手中,罗睺眼睛闪烁着诡异的红光,盯着林何的瞳孔,一串串述不尽的奥义涌入其的脑内。
好长一会后,他才将大汗淋漓的林何放下,随后往地面上一扔,地面又化为血池,林何的身体在其中起起伏伏。
宫殿四周亮起一阵血光,罗睺站在外面,轻笑道:“小子,练不到金丹境界你永远别想出来。”
血池内,林何突然睁起猩红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