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一章 了却凡俗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离拱手,道:“既然前辈心愿已决,那我便祝前辈来世无病无忧,儿孙满堂。”
“哈哈哈!”
老者只留下一道轻笑,随即便向下方飞去。
陆离笑了笑,对着身后道:“都出来吧!”
下一刻便从树林之中走出十余个透明身影,穿着都是淳朴的村民。
他们都是那些冤鬼,青年死了,他们怨气已消,将陆离抬回村子后便守护在外面,陆离出来,他们也便跟来了。
“恩公!”
众鬼趴在地上,对着陆离一拜。
“请起!”
“你们怨气已消,为何还不去投胎?”
众鬼又跪在地上,大声道:“我们这辈子受了太多苦难,求公子将我们带走,去外面找一户富贵人家。”
陆离了然,以凡人之躯被折磨成恶鬼,下一世理应享荣华富贵,于是便从储物袋内拿出一物,一截一尺长的黑色树根。
这是阴积木,他在韩极的储物袋内发现的一株材料,可用与丹药炼制,当然,因为阴积木性寒,暂且用作这些鬼魂的依附之所也可。
陆离对着众鬼唤道:“你们都进这里面来吧,我离开这后,定会为你们寻一个大富人家,享享一世的繁荣富贵。”
“谢恩公!”
众鬼大喜,纷纷化为一抹清烟进入了阴积木中。
陆离笑着摇了摇头,将其收入了储物袋内,然后又对着天边一唤,“长剑!”
只见一道寒光从前方飞来,落入了他的手中,光芒散去,正是老头子留给他的那柄灵剑。
陆离看了看手中的玉质长剑,又看了看漂浮在面前的木质长剑,喃喃自语道:“不知道哪一柄质的更好?”
虽后他将两剑握在手中,相互靠近,一会后,看着木剑笑道:“看来是你要好些,也对,那前辈是半步金丹境界,所佩戴的灵器一定是低级中最顶尖的。”
他咬破一点手指,往那木质长剑上滴了滴鲜血,这剑早就已经是无主之物,所以十分容易掌控。
很快他便感觉自己与长剑血肉相连,心念一动,这长剑便绕着他旋转,十分轻快。
“呵呵,没想到我居然已经拥有两柄灵器,真是世事难料啊,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还是不要显露出来,以防惹祸上身,特别是这把木质长剑!”
陆离将那长剑拿质眼前反复观望,在心中暗自思量。一会后,他终于将这两柄灵器收了起来。
“如果那魔道弟子的储物袋没有被毁就好了,想必其中的宝物颇多吧!”
陆离又看向天际的残霞,面露一丝遗憾,在灵器的攻击下,那青年的肉体与储物袋全部化为乌灰。
“呵呵,如果现在面对他,不知道能不能将其击败。”陆离转身,看着下方满目疮痍的村子。
经过灵器的反复汲取以及精气的恢复,他的肉体也得到了磨练,肌肉十分有力,气血茂盛,眼中充满着朝气,境界也达到练气八重中期,算得上因祸得福。
他仰头对望长空,“等此间事了,定好好的闭一个关,将体内的精气与脑中所得消化,到那时,想必能突破至练气九重吧,只是不知道又要多少年了。”
停滞一会后,他便向村中走去。
村中的尸体已经清理干净,但空气中依旧残留有一丝难闻的血腥味,陆离皱着眉头,心中有些压抑,两侧都有来往的人,但大家没有说话,还留在两日前的情绪之中。
一会后,陆离来到了一座茅草屋前,这是阿婆居住的地方,只是现在已经倒塌,陆离鼻子一酸。
“小哥子,你还活着,这几天都不见你,我还以为你已经……”这时候,一道人影从旁边的屋内走出,看见陆离连忙惊喜道。
“我没事,大叔,你们一家都没事吧?”
“没事,我们跑得快,倒是婆姨,哎……”
大叔眼神暗淡。
纵使已经猜到但陆离心头还是有些不好受,虽非亲非故,但阿婆对他有救命之恩。
“小雪呢?”
“大叔,我要走了。”
“她在屋内,受到了惊吓现在正发着高烧呢。”
“快带我去看看。”
陆离眉头一皱,连忙向屋内走去。
只见,一个小女孩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身躯还在微微颤抖。
“这是阴气入体。”
陆离一眼便看出小雪的眉间缠绕着一丝阴气,她本就体质虚弱,身体根本挡不住那些冰寒阴气。
“小哥子,什么是阴气入铁?”大叔在一旁疑惑不已。
陆离手指一动,一股真气在指间流动。
“小哥子,这是什么?”
陆离没有理会他,而是一指点在了小雪的眉心处,两个呼吸后,黑气消散,这只是微微一缕,倒也十分轻松。
“大哥哥……”
小雪幽幽的睁开眼睛,轻唤道。
陆离一笑,道:“小雪乖,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小哥子,难道你是仙人?”
大叔震惊的看着陆离,他虽然没有见过仙人,但却听过许多仙人的手段,腾云驾雾,口吐雷电,飞剑,法术。想必刚才就应该是法术吧。
“算是吧。”
陆离点了点头。
“拜见仙人!”
确定陆离的身份后,大叔立即跪了下来,眼中充满敬意。陆离无奈的摇了摇脑袋,将他扶了起来。
随后从储物袋内取出一物,是一截小竹片,这是他斩纸人得到的蕴灵竹,其中含有丰富的精气,对他没什么用,用于小雪治病最好不过。
于是对着大叔道:“大叔,这竹片你用红线穿起来给小雪戴上,不出一月便可痊愈。”
“谢谢,谢谢,谢谢小哥子。”
大叔如获至宝,连声道谢。
这竹片他虽不在乎,但对凡人来说,这可是仙家之物,了不得,会当做传家之宝世代传袭下去。
“大叔,我走了,不必相送。”
陆离做了一个“止”的手势,随后便走出门外了。
“接下来该去哪呢?”
陆离站在屋外,心中迷茫。
“嗯?”
不过这时,他眉头一动,突然看向旁边倒塌的房屋,那似乎有什么动静,于是便缓步走了过去。
整个房屋只剩下大门屹立,陆离轻轻推开,里面乱七八糟的,茅草四散,他穿过一扇隔门,在一处黑暗前停了下来。
“青鸟?”
陆离轻唤了一声。
“大哥哥。”
从黑暗之中,缓缓走出一个透明孩童。
“你怨气已消,还不去投胎吗?”
“奶奶走了,我好伤心,我舍不得他走,我也舍不得这里,是我没用,没有保护好奶奶。”青鸟哭呛。
陆离安抚的摸着他的脑袋,他也想不到安慰的话,只是轻轻说道:“你不能留在这了,要不了几日你的灵魂便会消散,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投胎。”
“嗯!”
青鸟点了点头,陆离随后便从储物袋内取出那截阴积木,让青鸟钻了进去。
挥了挥衣袖,最后看了一眼,他便向空中飞去。
“先去找一个凡人城市吧,好让他们早日投胎。”
陆离看了看储物袋,随后扔出自己的高阶法器,御剑而去。
如今他练气八重中期,飞行速度不同往日,穿梭在云烟之间,大河山川在他脚下飞驰而过,他背负着手臂,四方查看。
“就是这里了。”
半个时辰后,他终于看见了一个繁荣的凡俗城市,于是化为一阵旋风驶了下去。
在一个豪华的府邸上空,陆离现出身来,不过别人却看不见他,陆离向下看去,便发现其中有一位穿着华丽的妇人挺着肚子正四处悠哉悠哉的走着。
陆离满意的点了点头,拿出阴积木,将青鸟唤了出来。
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去吧!”
“嗯!”
青鸟化为一道清烟向那妇人飞去,当看见他钻进其肚子后陆离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挥衣袖,向别处而去。
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内,他寻访了好几处地方,最后才将阴积木中的灵魂安置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