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五章 纸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离发现自己越来越困惑了,要想弄清缘由,只能是进入后山一探究竟。
“你走吧。”
陆离避目思索,对着青鸟摇了摇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青鸟走了两步,回头道:“大哥哥,能不能为我保守秘密,如果奶奶知道我死了一定会非常难过的。”
陆离点了点头,同时心中也不是滋味,青鸟竟然逃脱了,现在完全可以转世投胎,之所以没有这么做肯定是因为奶奶无人照料了,只是阴魂在世间行走,又能坚持多久就烟消云散了呢?
“桃树?”
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疑惑,或许后山的事比他想象更难处理,这桃树或许是一个变数。
“等伤恢复后一定要去探个究竟,”陆离睁开眼睛,看着阴沉的后山无比坚决。
他独坐了片刻后便起身离开了,现在最要紧之处便是恢复伤势。
第三日。
陆离与村长立在空中,看着浓雾弥漫的后山皱着眉头,因为今日后山的阴气又浓郁几分了,使人心头莫名的恐惧。
“道友,要不要我与你一同前去?”
村长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陆离摇了摇头,道:“不了,就算是遇见危险我也自有保命手段,进退自如,人多了反而会手忙脚乱。”
他有许多灵符,关键时刻扔出一张便是。
“好吧,道友一定要警惕小心。”
村长也不多劝,陆离都如此说了自然是有了,自己去不仅没有作用可能还会拖累到他。
陆离冲着他点了点头,随即右手一招,一柄高级法器出现,整个人的气息也开始搅动,长发飘荡,与之前判若两人。
他的伤已经完全恢复,境界也开始松动,比重伤前实力又强劲了一分,没有逗留,陆离便化为一道白虹,向那诡异的浓雾直飞而去。
村长静静的目视陆离的背影,纵然感受到那恐怖的实力,但眼中担忧之色不减。
“噗……”
虽有阳光照耀,但树林内十分暗沉,压抑,无比的压抑,雾气浓郁到可以凭空聚成水滴,这里的草木无不湿淋淋的。
安静,树林中似乎没有生灵,没有一丝风,没有一点虫鸣,就在这静寂的环境中却突然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嘈杂声,一白色身影从空中落下,不过脚不沾地,轻轻的伫立在小灌木的叶片之上。
“好潮湿,而且还有浓浓的腐臭味,难闻!”
陆离皱着眉头,手捂着鼻子,一进后山他便嗅到一股腐肉之气,令人作恶,右手紧握长剑,眼睛谨慎的打量着四周,脚步挪动,向深处走去。
“哇……”
陆离才走了不过十几步,便听见前方传来一声诡异的叫声,如小孩在尖叫,也如疯癫妇人的古怪声音,其中夹杂着恐惧、不安的情绪,绕是陆离性子平淡也听得他心中发毛。
若是普通人听见一定会被吓傻。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诡异之物?”
陆离平缓了一下心神,面无表情的向声音的方向走去。
“哇!”
重重迷雾之中,突然一张恐怖的鬼脸从树后出现,对着陆离怪笑,只是这笑声却十分阴森古怪。
“妖孽,看剑!”
陆离神情一凝,随手长剑一挥,一道白色剑芒直射而去。
“啪!”
“呜呜呜……”
一声清响,那树被斩成两截,而树后也冒出一股诡异的白烟,还有断断续续的杂哭声。
陆离轻步走了过去,发现树后有一只被斩成两段的三尺纸人,白面、红颊、黑帽、穿着淡红色的衣服与锥形小鞋,整个身体从腹部被斩成两半,就如烂西瓜一般横在地上。
而那些白烟,则是从其腹中冒出,同时冒出的还有如同稀泥一边的粘稠物,其中还夹杂着未曾消化的骨头与毛发,散发着浓浓的恶臭。
同时那发皱的手脚还在微微颤抖,嘴中发出凄厉呜呜声。
“这是什么?”
陆离持剑站在空中,神情疑惑,虽然这纸人看着有些惊悚,但实力并不强,充其量只是相当练气三重,左手一招,那半截纸人便落在了他的手中。
陆离仔细的观察着,暗道:“这纸倒十分奇特,用来绘画中阶灵符正好。”
他轻轻试了试质感,就如身上穿着的华丽绸缎一般细腻,入手冰凉,薄如蝉翼,是上好的宣纸。
陆离反复看了看,发现在这纸人的内部有许多黑色条纹,似乎是被人画上去的,这倒与绘符有几分相似,而纸人内部有一些青色竹片,构成了简单的骨架,那些条纹,则似人的经络脉管。
陆离仔细盯着纸人内部的黑色纹路,点头感叹道:“好手笔啊,这是傀儡纹,绘画得如此精妙,对方一定是一个善于绘符的高手!”
他对符道十分了解,看出了一些端倪,认出这是绘画傀儡符的纹路了,傀儡符陆离也会,只是让他画得如纸人内部一般还远远做不到。
陆离打了一个手印,施展水球术将纸人内部清理干净,从中拿出了一截拇指大小的竹片。
打量一会后,笑道:“没想到竟然还有一截蕴灵竹,倒也值一些灵石。”
竹片取出后,纸人立即停止了抖动。
陆离将其放好,脸上有些凝重,因为他已经猜出这些纸人是做什么的了,蕴灵竹、傀儡符的纹路、上好的宣纸,看来出手之人是以纸人为傀儡,吃生灵血肉,以蕴灵竹为核心,收集生灵血肉之中的精气。
他刚才拿起的蕴灵竹内的精气不下于一颗低阶灵丹,制造纸人的那人之所以大费周章看来就是为了广收精气练习魔功吧。
而且这纸人所蕴含的精气越多实力也会越强,陆离不仅有些期待了,因为蕴灵竹内的精气对他也大有好处。
纸人是傀儡,已经无用,打了一个火球术便烧毁了。
陆离提起长剑,一步一步向后山深处走去。
“哇……”
“哇……”
……
越往深处走怪叫声越来越多,陆离停在一棵树下,静静伫立着,因为他发现前方的树木竟然在变得朦朦胧胧,而且还有许多鬼影在周围晃动,古怪的声音不绝于耳。
“有意思!”
陆离嘴角浅笑,这些声音有迷人心窍的作用,会让他不知不觉就陷入幻觉之中,倘若是村长进来可能就中招了,但陆离意志坚定,体内真气一荡,一股气浪涌出,将周围的草木吹得七零八落。
“哇……”
“哇……”
风劲猛烈,五只纸人被吹出,它们飘在空中,大睁着眼睛,大张着嘴巴,奇怪的是口中并无牙齿,喉内黑漆漆的,莫名的诡异。
“呵呵,实力比刚才那只强大不少。”
陆离面不改色,淡淡的看着周围这些六尺纸人,嘴角冷笑不止。
从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相当于练气六重的修仙者,看来体型越大实力就越强了。
长剑在身前缓缓舞动,划破空气的哗哗声让人心中发寒,同时剑刃上闪烁的白色光华更给人一股危险的气息。
“哇……”
“哇……”
五只纸人高举双手,面目狰狞,对着陆离发出诡异的大叫,似乎是想干扰陆离的心智。
他在空中被团团包围,纸人举止夸张,动作怪异,眼中呈现那阴森森的恐怖空洞,若是普通人一定会被活活吓死。
陆离摇头一笑,不受一点影响,看准一个纸人便纵身飞去,长剑一挥,一颗白色的纸头高飞而起。
而那纸人仿佛漏气一般,竟然快速干萎,随后从空中落下。
陆离先发制人,这五个纸人虽然不是对手但若联合起来倒也棘手。
“哇……”
剩下的几只纷纷大叫,向陆离抓来。
那惨白双手上白光一现,下一刻一尺长的黑色指甲从中长出,指甲上弥漫着浓浓的黑色阴气,眩人眼睛。
陆离孤身傲立,身影在纸人之中不断闪烁,很轻松的便躲过了所有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