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七章 魔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人忍受不了,颤颤的说着。
“误会吗?”
束长风的眼神就如毒蛇一般阴森,吓得对方心魂颤抖。
“来!”
缓缓地对着那人伸出右手,微微一招,对方竟不由自主的飞了过来,堂堂一个筑基高手,竟然毫无反抗之力犹如玩物,束长风半眯着眼,其中杀机四伏。
“放过我。”
那人在空中无比艰难的道。
束长风眼色一冷:
“尔等宵小,作乱比赛,该杀!”
语音刚落,他眼中杀气四射,手掌一握。
“不……”
一声绝望的惨叫后,空中出现了一团血雾,那人的身体直接爆开,法阵内的气氛也渐渐变得沉重。
此时静怡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一个筑基境界的人,犹如蝼蚁一般随手便被捏死,金丹之境,到底有多么强大!
呆愣一会后,她终于反应过来,对着束长风恭敬拜道:
“晚辈静怡,谢长老救命之恩。”
“好!好!”
束长风一脸微笑,半抚着胡子,满意的打量着静怡,眼中一片欣赏之色,杀一个筑基,他情绪竟然没有一点儿变化,看来做这种事情似乎是随意至极的了。
“嗯?”
不过这时他突然皱了皱眉头,扭头向一侧望去,眼中露出玩味之色,随后大手一张,从前方黑暗之中逮出一个透明身影。
“魂力不错,竟然没有在我的攻击中飞散,不过已就到此为止了吧。”
他手上的不是别物,正是之前那人的灵魂。
“不,不要,放过我,给我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
那灵魂大声求饶,不过束长风没有理会,只是道了一声:“没有机会了!”随后手掌一握,那灵魂便化为云烟,消散在了世间。
杀都已经杀了,怎么可能不斩草除根?放他离开,若变成了一个强大的鬼修对自己岂不是一个麻烦?这种时刻就不需要心慈手软。
其实这也算一种解脱,束长风不是大凶大恶之人,没有将他抓去炼成器灵,受那烈火煅烧之苦,这种孤魂野鬼,极易被魔派修士捕去修炼魔功,那时才真是生不如死,不得超生。
做完这一切后他扭头看向静怡,手中出现一抹紫光,挥一挥衣袖,静怡便被这些光芒包裹。
沐浴紫光之中,静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和,惊愕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她发现自己的真气竟然在快速恢复,境界也隐隐约约更近了一步。
十几个呼吸后,静怡便已完全恢复,手指上的伤口也在不知不觉间愈合。
“谢长老!”
静怡弯身道谢。
“小丫头,可愿入我紫灵门!”
束长风先是一笑,随后竟变得无比严肃,轻轻念道。
听闻此话后纵使一向冰清的静怡面上也不禁露出一丝喜色。
“弟子愿意!”
“哈哈,好!”
束长风畅快大笑。
静怡此时尚觉得有些不真实,上一刻自己差些殒命,下一刻便受到束长风的青睐,身份转换得太快,也是她修炼寒冰决的缘故,换做别人这时一定举止失态
见静怡淡定从容的表现后,束长风对她愈加满意了。
“这个小玩意算给你的见面礼了。”
束长将手一招,在其掌心处便出现了一个储物袋,这是之前那人的,筑基境界的东西,他自然不屑一顾,不过对于练气境界的静怡来说,却是一大恩赐。
“这……”
静怡一时有些犹豫。
“拿着吧,这便是因果。”
“谢长老。”
静怡没有客气了,接过了储物袋。
束长风微笑的点了点头,随后手指一动,落在冰台上的盾牌与那柄黑色大刀便出现在面前,看着这两件灵器,轻道:“这刀煞气太重,就算是筑基境界的人都会被影响心智,不易掌控,不过这盾牌倒还不错。”
他看向静怡,“丫头,这刀我带走了,你留在身边有害无益。”
静怡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那恐怖的煞气,她不仅她驾驭不了还会走火入魔。
束长风轻轻挥了挥衣袖,整个阵法瞬间破灭,旋风消失,又露出了星光装饰的夜空。
不过他也不见了踪迹,一座孤峰上,一人影突然出现,看着下方各门派的诸多法阵,他皱了皱眉头,低呼了一声:
“够了!”
只见那些作乱的人头脑之中凭空传来一声怒呵,顿时吓得神魂震荡,下一刻便飞速遁走。
空中,静怡看着眼前孤零零的盾牌沉默不语,只是眼中的激动之色隐藏不住,将这盾牌收起来后又从碎冰屑中找到了一个储物袋,一挥手,冰台便消失不见,空荡荡的夜空,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正阳门法阵内,空中又多了几处血雾,看来是那些偷袭之人留下的。
不过杨狂脸色十分难看,因为有三名弟子倒在了血泊之中,要知道这些可都是有机会踏入筑基境界的天才,门派未来的中流砥柱。
纵使是他,也不能完全护得了这些弟子的周全。
“掌教,外面似乎平静了。”
一个长老皱着眉头道。
“不要掉以轻心,或许又在玩什么把戏。”
杨狂不敢丝毫放松,握着长剑,仔细感受着周围的异动。
出来暗杀的皆是那些大门派的手段,借此机会打压它门发展,事实上,也只有他们才能派出这么多筑基高手。
那些修炼的弟子皆面色惶恐,筑基境界交手,光是余波就可以让他们重伤。
“咕……”
不过就在这时,法阵突然传来一股奇异波动。
“嗯?”
杨狂厉眼望去,不过下一刻面色惊喜,一挥手,便将静怡带回阵中。
“掌教!”
“好好好,没事就好!”
杨狂放声大笑。
……
第二日。
杨狂立于空中意气风发,因为昨晚静怡已经将发生的事告诉他了。
经过一晚上的变故,不少弟子惊魂未定。
束长风环顾四周后大手一挥,空中又出现了数十个圆台,与昨日一样,圆台射出一根根紫色光柱,将参赛弟子送上。
今日的比斗与昨日相比更加激烈,不乏有惊才绝艳的天才脱颖而出,深得束长风的赞赏。
在极远之地的群山环抱之处,有一魔宗——炼血门。
炼血门方圆百里皆是赤地,遍布尸骸,山中没有一丝绿色,树木干枯,都是焦黑的岩土,而且空气中弥漫着恶臭的血腥味,除了散发黑气的邪鸦在啄食尸骸上腐败的血肉外,几乎再无其它生灵,天空虽有太阳照耀,但那阳光似乎失去了温度与光亮,使这片地昏昏沉沉的,压抑,无比的压抑。
在赤地的中心,有许多诡异的建筑,看似断壁残垣,但却散发着渗人的气息。
这些建筑之中,有一异常高大的宫殿,宫殿的颜色暗红,似乎是用鲜血浇筑的,而在墙壁之中,有许多若隐若现的身影在挣扎、惨叫,他们面目狰狞,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这些都是被禁锢的灵魂,在此永世不得超生。
在建筑的四角,从远处看去有许多类似丝带之物在飞扬,不过近看,便可发现这哪是什么丝带,每一根类似丝带的东西实则是由暗黑色铁链穿锁一颗颗头颅组成的,而这些头颅之中隐隐约约有冤魂在哭喊,铁链散发幽冷的光芒,微风吹过,传来头颅相摩擦产生的嗤嗤声。
宫殿有四角,每一角上有近百根铁链,每一根铁链上都贯穿了上千颗头颅,恐怖,十分恐怖,实在难以想象,这宫殿内居住的到底是何人。
在宫殿内,上空漂浮着一朵朵绿色的鬼火,而宫殿的地上,竟然是无数恐怖的图案,狰狞扭曲的人类面孔,大耳朵的地狱恶魔图像,红毛怪异的长尾怪物……若普通人看见会被活活吓死,而且每一个图案都有一双眼睛,那是一双有神采、有光泽的眼睛。
在大殿中心,有一堆白骨,有人类的,有妖兽的,而在白骨之上有一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