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六章 杀筑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
“你不打算插手吗?”
李枫眼睛闪烁,因为他发现有一道身影正快速向那法阵而去。
“那丫头已是我门中弟子,我怎会放任不管。”
束长风嘴角泛起一丝莫名笑意,只是眼中杀气弥漫。
还未进入山门便已将其当做紫灵门弟子,看来束长风对静怡不止十分看重了。
“呵呵,你出不了这阵,等我师兄到了,你就等死吧。”
破残的冰台上,老头手握一枚已经捏碎了的玉片,嘴中狞笑,配上口中的血迹,这笑容格外阴森恐怖。
静怡脸色无比凝重,她知道老头在求救,只是她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想必老头所谓的师兄已经要到了。
她此时脸色苍白,倒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之前的交手已经让她消耗了大量的真气,若再出现一个筑基境界的人,她绝对不是对手。
“先担心你自己吧。”
“杀!”
静怡眼中飘过一朵雪花,长剑一鸣,一股萧杀的气息四处弥漫,她眼眸开始变得泛蓝,犹如两枚冰质的蓝玉宝石,身后长发飘飘,又添加了几分脱俗风姿。
“咔……”
“咔……”
她的眼神向下方的老头看去,令其周围的水汽不自觉的开始凝固,那血色的伤口,也开始凝固成冰。
“啊……”
老头惨呼一声,原来是他伤口处的血液冻结,产生的冰锥将他完好部分的血肉刺破,剧烈的疼痛袭击着他的大脑。
“我要你死!”
他左手握着大刀,径直向静怡劈来。
“不自量力!”
此时静怡似乎变了一人,缓缓地伸出右指,点向那散发恐怖气息的刀刃。
这是打算以肉身硬撼灵器!
“嘎嘎嘎……”
老头口中传来难听的笑声,他还未见过在练气境界有人能以血肉之躯挡下灵器的攻击,看见那无知的举动,他仿佛已经看见一个绝代佳人香消玉殒了。
静怡将寒冰决运转至了极限,只见她的那一截手指渐渐的变为淡蓝色,而且还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这一指,似出自天人之手,眩目柔和的淡蓝色光芒让人眼睛生出一丝疼意,所携带的气机凝聚一起形成丝丝蓝带,覆着在手指周围。
寒冰决是黄级中阶功法,为正阳门无上神通,通常只有筑基境界的人才能修炼掌握,静怡竟然能在练气境界就能将其修炼至极限,从某些方面来说,她已经拥有进入筑基的资质,甚至是……金丹!
“烈魂斩!”
老头睁目怒吼,那柄大刀上的黑气猛然搅动,似乎有千万冤魂在其中挣扎,这是一门诡异的武技,充满邪色之气。
从大刀的刀尖处,一股刀芒散出,将刀刃包裹,使攻击更加凛冽几分,受伤之后,老头的攻击似乎比之前更加强大了。
究其原因,是他一开始便大意了,若早早使出这武技也不至于悲惨如此。
“啪~”
想象中的一幕没有出现,玉指轻而易举的便穿过那层刀芒,直直点在了锋利的刀刃上。
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浪席卷四方。
“这……这怎么可能!”
老头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难以置信看着眼前惊悚的一幕。
静怡面色轻淡,眼中寒光一闪,微微收回手指,手掌一摇,一指弹在了刀刃之上。
“啪!”
一道清脆无比的声音响起,随着还有一股蓝色波动。
强劲的力道顺着刀身传至老头的身上,只见他的表情扭曲,身体内也传来一连串啪啪声,口中也喷出一口鲜血,其中还夹杂着内脏碎块。
静怡将手收回,随身一挥衣袖,寒气四射,迎面而来的血液瞬间被冻结,且倒射回去。
“啊……”
由于被血液堵住了喉咙,老头这才惨叫出来,不过当寒气袭来的时候,他眼中的痛苦之色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艰难的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惨叫声消失,从他口中吐出来的竟然是寒气。
“咔……”
“咔……”
在倒飞的过程中,在他的身体内部竟然传来冻结的声音,此时老头已经气机全无,在他那残留惊恐之色的瞳孔上,可以清楚的看见有薄冰在四处扩散,不一会整个眼球便被冻结,最后一抹生机消失不见。
而老头倒飞的身形也不在变化,就如一座雕像,一抹白色在他眼角出现,他的身上迅速布满了一场白霜。
“啪!”
老头的身躯落在了残破的冰台上长,破碎,碎成了一地冰渣,四处落散,灵魂也在这一瞬间化为云烟,随风而逝。
空中的静怡身子一软,彻底没了气力,眼中的蓝色渐渐退去,气质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手指变为正常,只不过指甲盖上出现了一道裂缝,一丝血迹从中流出。
“天才,真是绝世天才!”
不远处,看见静怡将那老头斩杀,束长风禁不住叫了出来,脸上的笑意愈加浓郁,一旁的李枫也面带震惊,看得出来,两人都没有料这个结果。
“小小年纪,竟然能将黄级中阶功法修炼至绝境,这天赋,将来成就说不定能在你我之上!”
李枫扬首发出一声感叹,他年轻时虽然也是天赋绝顶,但可没有变态到这般地步。
“嗯,进入紫灵门,这天资,可为精英级别。”
束长风神情略微激动,能招到一个精英级别的弟子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旁边的李枫神情一愣,要知道何烈都没有达到这个级别,精英,这意味着静怡日后的成就绝对不会低于他,金丹境界,在紫灵门都可为权重长老。
束长风看了一眼李枫,轻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便消失不见。
“该死!”
“师弟!”
在杀死老头几个呼吸后,一个身影急匆匆的闯进了旋风之中,看见那遍地碎肉冰屑悲痛欲绝。
“来了吗?”
静怡神情低落,苦笑一声,如今她已经没有一点反抗之力了,一个寻常练气十重的弟子都可以带给她致命的威胁。
不过她心中也有一丝慰寂,能杀一位筑基,死也无愧。
“是你!”
那人抬头,看向静怡的眼神中充满恨意,同时也夹杂着不解、困惑。
他倒比老头年轻一些,身材高大,气息只强不弱。
“给我死!”
怒吼一声后,一个三丈宽的大掌凭空出现,直向静怡拍来。
生死之间,静怡倒也看得开,没有恐惧,没有慌乱,顺其自然,神情淡若。
不过那巨大的手印在静怡上空的时候便骤然停止,似乎被某种力量禁锢。
“这……”
下一刻那人便目光呆滞,神情一片恐惧,颤颤巍巍的看着静怡。
“嗯?”
静怡有些困惑,不解的看向面前那人,不过很快便顺其目光看向身后,她的表情也呆滞了。
在她身后,一个身穿灰衣的老者凌空伫立,背负双手,长发微微浮动,气息十分缥缈,他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只能看到,但感受不到。
这老者的面孔两人皆无比熟悉,不就是震慑诸门的束长老吗?
“束长老。”
静怡抚着长剑连忙起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嗯!”
束长风和善的对她一笑,示意不要客气,随后便神情一变,冷淡的看向前方。
“咕……”
“咕……”
在难以置信的咽了咽口水后,那人终于反应过来,急忙伏身行礼:
“拜见束长老。”
“你要杀她?”
束长风没有叫他起身,而是冷冰冰的道了一句,那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这……这……”
那人眼神恍惚,不知做答,他如何不知道束长风已经看中了她,这么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他还企图下杀手。
“嗯?”
束长风眉头一皱,一股庞大的气息向下压去,就如海啸排山倒海而来一般,整个阵法都在这股气息中颤颤发抖,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回禀长老,这……这是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