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 击败筑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美人,到我了!”
看见静怡收回攻击,老头一笑,手中白光一闪,一柄与他身高差不多长的大刀出现,黑漆漆的,煞气逼人,一看就是杀人无数之徒。
一把防御型灵器,一把攻击型灵器,让老头的实力提升了不少,静怡不说话,只是长剑上迅速布起一层白霜。
“筑基境界的人,我还未曾杀过!”
看着那恶心的身影,静怡的声音冷如寒冬,让蠢蠢欲动的老者又心生忌惮,毕竟之前已经领教到了厉害。
“哼!”
“冰封千里!”
冰冷的语气一出,静怡便眼冒寒气,呼出来的气息便在身前凝聚出一片白雾。
在她脚下,一抹白色出现,很快便在周围十丈内形成一个巨大的冰台。
“杀!”
老头大吼一声,提刀冲来。
静怡脸色不变,似乎在这冰台之上便如立不败之地,静静的看着那丑陋的面孔,嘴角冷笑。
老头越来越近,刀上那冲天煞气使其更加狰狞恐怖。
“起!”
冷呵一声后,静怡不动声色的点了点玉足,一道特殊的波动开始四处散去,在老头接近一丈处时一条巨大的冰藤拔地而起,冰藤之上长满尖锐的冰刺,向老头缠去。
“该死。”
“破!”
老头暗骂了一声,然后举起护盾,将冰藤撞成了碎块。
“人呢?”
破了攻击之后,他惊讶的发现静怡不在了,硕大的圆台之上,竟然只有他一人。
寒风吹过,飘起了他的枯黄长发,也激起了丝丝不安,因为在他的感知内,这个阵中除了他外在无一人。
“怎么回事,难道让她跑了!”
老头不安的四处张望着,周围乌黑一片,除了风,还是风。
“不可能,这阵是掌教布置的,没有特殊的法印根本无法出去,可是她到底去哪儿了呢?”
“等等,这是什么?”
就在他暗自思索的时候竟然有一小点白色的东西从他飘落。
伸出手掌,他终于看清是何物了,皱着眉头疑惑道:“雪?”
没错,他所接住的正是一朵雪花,姑且不说这是在阵中,只是这炎热的天气下如何会有雪花?
老头抬头望去,只见他上方,一大片雪花悠然飘下。
古怪,古怪,这些雪花似乎有某种魔力,周围那猛烈的大风竟然没有将其吹散,就如宁静的冬日一般,在狂风之中,雪花自然飘下。
“出来!”
老头忍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大声怒吼,巨大的声音在阵中不断回荡,而雪花也在一刹那间恢复了正常,随着狂风不停旋转。
“如你所愿!”
在他上方,一道寒意透骨的声音传来。
透过黑暗,在老者上方处,一柄两丈长的巨剑快速落下,巨剑被一片白色覆盖,若细看,可发现飘落的雪花竟然是从剑身上吹下,这不是一把平常的剑,更像是一把冰剑,又冰冻结而成的剑,在剑的周围,还冒着腾腾寒气。
“不好!”
只是惊鸿一瞥老头便脸色大变,巨剑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机让他感受到了致命威胁,想都没有想,直接将盾牌挡在身上。
“当……”
一声巨响,巨剑与盾牌碰撞在了一起,老头脚下的冰台一震,一股白色波动向四周扩散。
“走!”
“该死!”
挡下攻击后,老头想立即便走,只是脚下的冰台竟然长出了冰花,将他的双腿束缚住了,根本行动不了,不由得暗骂一声,脸色难看。
“刺!”
狂风之中,又一道声音传来。
“咔……”
“咔……”
冰台传来细微的咔咔声,老头不安的四处张望,下一刻许许多多的冰锥长出,向老头身体插去。
冰锥每一根皆尖锐无比。
老头眼睛不安的跳动,大吼:
“气罩!”
只见在他身体周围,一层淡黄色的球形屏障出现,将插向他的冰锥全部崩碎。
“啪……”
“啪……”
静怡也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步子清脆,每踩一步脚下便会盛开一朵莲花,一尘不染,气质清新脱俗。
“可恶!”
老头看着静怡气得直咬牙齿,顶上压着把巨剑,他的盾根本无法撤回,而气罩他也不敢松懈半分,稍有不慎便会被冰锥刺破。
静怡面无表情,冷若寒冰,看不出喜怒之色,眼睛一凝,手掌在身前一招,一个奇异的符号在眼中闪烁,在她身前,出现了一个一尺大小的神秘图案,随后手指一点,图案瞬间扩大,两丈之宽,玉手轻轻一推,便使其飘向了上空。
“破!”
“破!”
“破!”
图案虽然没有散发奇特的气息,但老头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口中传来一声声大吼,同时真气汇聚在脚部,试图将整个冰台震碎。
可惜平台坚固,承受住了,老头的挣扎除了激起一股股气浪外在无他用。
这一会的时间,那个图案已经伫立在了巨剑上空,微微旋转,条纹闪烁,看上去非常不凡。
“下。”
静怡默念了一声。
只见出图案之中竟然缓缓地出现了一柄透明巨剑,当透明巨剑的剑柄完全出来之后便飞速向下落去,与那白色巨剑重合。
“咕……!”
一声轻响,冰台震荡,老头的腰身猛然弯曲,那虚幻的巨剑为那柄真剑增添了几成力道。
“咕……”
又一道巨剑虚影落下,老头已经满头大汗,头上的巨剑似乎有千万斤重!
“咕……”
又一道剑影落下,老头脖子处的血管猛烈跳动,犹如一条肥大的蚯蚓,十分恐怖,而且他的脚也开始颤抖,似乎承受不住了。
不远处的静怡脸色微白,双手快速变化,一个个法印涌入上方那巨大的图案之中,对付筑基境界,看来也十分不易。
“死!”
当打入最后一道法印时,图案瞬间大放光彩,一道无比凝实的剑影从中出现,剑身已经呈淡白色,同时更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静怡冷唤一声,庞大剑影便携带雷霆万钧之势压来。
“啊……”
两剑相融,老头终于顶不住了,撑着盾牌的手已经无力,巨剑压下,只听见一道凄烈的惨叫声。
“轰~”
巨剑势如破竹,直接将冰台插穿,不堪重负之下,冰台裂成了无数碎块,接下来便是漫天缭乱飞舞的飞雪。
“啪!”
静怡一步踏下,雪花纷纷落地,在她对面,出现了一滩红色及一个半缩卷的老人。
右手一招,一柄如冰一般的长剑从不知名处飞来,出现在了她的手中,通透无暇的剑身上带有丝丝血迹。
“你……这怎么可能!”
老头气息萎靡,被刚才的巨剑斩断了一臂,那握着盾牌的右手正倒默在不远处。
他艰难的站起,难以置信的盯着看着那绝世佳人,眼中充满恐惧,不过比起之前的邪念,此时他的眼眸倒干净了不少。
在阵外,有两人立在孤峰之巅,背负双手,目视前方。
在普通人眼中,前方只是飘缕了些许云烟,不过金丹境修仙者所见却有不同,在他们的视线里,前方亦然有一个巨大的旋风,只是隐秘得非常完美,没有气息外泄,筑基境很难察觉,但在金丹境眼中,所有隐秘手段都形同虚设。
他们的目光甚至能穿透旋风,看清其中的一切。
束长风嘴角露出浅笑,轻轻念叨:
“有意思,竟然能击败筑基修士,没想到竟然还能看见天赋如此要好之人,我都想亲自收她为徒了,呵呵,此行也算有所收获。”
他早就发现了前方的动静,不过并没有打算插手,而是静静地看着,于是渐渐的起了兴趣。
“以练气之境对决筑基,而且胜了,虽说那老头实力并不强,但到底还是筑基境界,这丫头的天赋,进你紫灵门绰绰有余。”
一旁的李枫看向束长风,跟着微笑道,两人皆十分意外。
“这是自然。”
束长风抚着胡子,满意之色愈加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