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三章 身世,秘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空中,数十个圆台上比斗正进行得无比激烈。
相比其他圆台,束长风格外注重其中一处。
“啪!”
那个圆台上,一个红色身影向后翻了一个跟斗,落在了一处。
这人十六岁左右,面容邪异但稚气未消,一头红发,一袭红衣,一把红色大刀,额头处还缠绕着一块红色缕带,半坦胸乳,红衣之下,尽是棱角分明的肌肉。
“哟,不错嘛。”
他将刀抬至肩处,眉宇间散发着英气,是一个无比俊俏的少年儿郎,不过眼中透发着玩世不恭,玩味的挑衅着对面那人。
而他的对手,此时正在六丈处一脸凝重,二十几岁模样,境界练气九重。
“何烈,不要张狂,想胜我,没有那么容易。”
“啧啧啧,练气九重,不过如此!”
杨烈玩舞着大刀,奇怪的是在刀刃处时不时会燃烧起一抹火焰。
远处,那些门派掌教观束长风的目光全在这少年身上便跟着投视过来。
“何烈?”
束长风背负双手,嘴角露出一股笑意,随口低呼。
他的语音刚落,身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一人——灵焰门掌教李枫,他们如何看不出束长风对那位叫何烈的弟子十分上心。
看着怪异的众人,中年模样的李枫只是点头微笑,没有言语,灵焰门可是大派,比正阳门高出好几个档次,门中拥有火灵脉,全门上下皆修行火焰神通,势力庞大,掌教李枫更是金丹境强者,威慑一方。
而台上的何烈,便是灵焰门的弟子,十六岁,练气六重,不过观其比斗,其实力似乎能轻松让练气九重的对手落入下风。
杨狂看着何烈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是在思索什么,似乎是在将其与林何比较。
其他掌教都面露震惊之色,十六岁,能拥有这样的境界与实力可谓绝世天才,林何的实力虽然与之相差无二,但天赋不佳,并没有引起他们的在意,最多只是片刻惊讶而已。
“何烈,看剑!”
他的对手感受到了耻辱,大吼一声**剑冲了过来。
锋利的剑韧上缠绕满了恐怖剑气,手一带,剑气夹杂着旋风便向何烈卷来,红色衣服微微飘动,在这遮天蔽日的攻击下那五尺身影显得有些渺小。
看着越来越近的攻击,何烈嘴角上扬,怪异一笑。
“这还算些样子,值得我认真一战了。”
何烈眼睛一凝,将大刀插在身侧,双腿微曲,右拳后扬,看向前方大吼一声:“黄级武技,烈火拳!”
只见他的右拳处,无故生出了一条条流带型的火焰,如漩涡一般,而他的拳心便是火焰漩涡最中位置。
“看我打得你鲜血四溅!”
大叫一声后,何烈纵身一跃,高举右拳向对手击去,此时他手中的气息比那人强大太多,也危险太多。
“天儿,小心!”
在束长风身后,一个灰衣中年人脸色猛变,竟然大吼出来,仔细观看,他与他口中的天儿模样有七方相似。
束长风皱了皱眉头,似乎被这中年人打搅得有些不悦。
圆台上,那天儿面色苍白,他如何感受不到那团红色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机,只是事已至此,只能催动攻击硬着头皮上了。
“轰。”
一声巨响后,一股火焰气浪席卷四方,而在碰撞后的下一刻,一道身影急速向上倒飞,最后撞到了上空的屏障,留下满目涟漪,犹如一滩烂泥坠下,趴在圆台上动弹不得。
内脏破裂,气血缭乱,嘴角还在流着汪汪鲜血,裸露之处甚至还有被灼伤的污迹。
何烈没有手下留情,破了他的攻击后剩下的拳劲直接击在了他的身上,此时全身血迹斑斑,双眼无神的睁着,嘴角不自觉的抽搐。
“天儿!”
那中年男子悲呼了一声,随即便向前飞去。
“嗯?”
只是这时束长风微微举起右手,那人便停伫在了空中,同时面带冷色的道:
“王掌教,比赛有比赛的规矩,你现在可不能上去插手。”
金丹期的实力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只是一个念头,就让一个筑基巅峰的高手无法动弹。
其他人眼睛一缩,看向束长风的眼神更加敬畏了些。
“长老,王某方才冒犯了。”
那男子畏色未平,也意识到刚才的唐突,金丹高手,他可不敢得罪,连忙弯腰道歉。
“王掌教护子心切,难免乱了神,放心吧,令郎无事。”
束长风不以为意,随手挥了挥衣袖,只见那台上突然刮起一阵大风,两人消失不见,当王天出现在地面上时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只是模样十分狼狈。
看见自家儿子无大碍后他才松了口气。
“这……”
束长风这手段让身后众人瞠目结舌,先凭空造出这些圆台,现弹指之间便让一个重伤垂危之人恢复,这是什么级别的神通?
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天比斗接近尾声。
月出东墙,日落西山,天色渐渐暗淡,所有人都退回至了山脚,半壁山有一诡异之处,就是一到夜间那萧凌的剑气便会突增百倍,练气境界的人心神会被波及。
各门各派纷纷找了一处宽敞的地方,布下了隐秘阵法,似乎是在防范什么。
门派之间恩怨纷争错综复杂,这次比斗,被掩藏起来的天才全部暴露了出来,对于有仇的门派来说,正是报复的最好时机,毕竟这些天才弟子是一个门派的未来。
不过此时在一处峰顶上,一人负手而立,面向星空,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寒夜里时而刮起冰凉的山风,那人的长发与袍衣徐徐拂之,结合姣结的月色整个身影充满缥缈之气。
“噗!”
“噗!”
不知什么时候,两道破空声传来,在束长风背侧,出现了两道人影,一个焰红,一个朴白,分别是引人注目的何烈与灵焰门掌教李枫。
“老束,他来了。”
同为金丹境界,在加上两人相识,李枫并没有如白天那般客气。
“嗯!”
束长风转过身来,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精神焕发的何烈,轻道:“何烈。”
“拜见束长老。”
何烈在疑惑自己的师父带自己来见何人时,看见是束长风表情惊愕,还不待反应便听见他在唤自己名字了。
于是连忙弯身行礼。
束长风伸出右手抚着长胡,仔细的打量着何烈,而且一边观看还一边喃喃自语:
“确实与他有八分相似!”
见何烈没有起身,笑道:
“呵呵,不要客气,你的身世你师父都告诉你了吧?”
“告诉了,束长老与我爹认识?”
何烈抬起头,眼中充满疑惑之色。
束长风点了点头,“认识,我与你爹是多年好友,日后别叫我长老了,就叫束叔叔吧!”
“束叔叔!”
何烈连忙唤了一声。
“哈哈哈哈。”
束长风大笑,看着何烈,又道:“像,真像,简直是一个模板上刻下来的,你爹与我同是紫灵门长老,你身份特殊,十多年前不得已将你交付在灵焰门,知你有如此天赋我与他都十分欣慰,借百门大比这个机会,他特地嘱咐我来将你带回紫灵门。”
在一旁的李枫插话道:“是啊,你爹有数不尽的难处,不要怪他。”
“束叔叔,师父,我理解父亲的苦衷。”
何烈表现得十分乖巧,让两人皆点头赞赏。
往届百门大比紫灵门来的长老最高也只是金丹初期,所以束长风的到来让许多门派掌教大感不可思议,金丹中期,来观摩一场小比斗竟然是为了接一人,只是这何烈的父亲到底是何方神圣。
“老束,下方那些个老鼠你要管管吗?”
站在山峰边缘上,李枫皱着眉头看向各门派的阵法所在处。
安静的夜色下并无不妥之处,只是这在金丹境界的眼中就变得不同了,透过云烟雾气,他可以看见有许多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四处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