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 筑基长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筑……筑基强者。”
陆离语气颤抖,因为他感受到了比静怡都还强大十倍的气息,老者身材不大,却如一座巍峨高山挡在面前。
在陆离眼中,周围的一切都开始逐渐消失,被黑暗吞噬,只剩下前方那一老者。
只一个眼神,就让陆离如遭雷击!
“好可怕!”
陆离的心现在瑟瑟发抖,他丝毫不怀疑,只要对方愿意,微微动动手指自己就会烟消云散。
“我儿木并,是你杀的?”
老者语气平淡,看不清脸上神色,不过却如暴风雨前的宁静,令人不安。
“终究没有躲过。”
陆离心中苦涩,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看向老者,道:
“你儿子并不是我所杀,我发现他时他便已经死了,木师兄练气十重,我只是一个半年前晋升的真传弟子,就算是有得通天本事也没有这个能耐,还请长老明鉴。”
陆离没有拐弯抹角,狡辩什么,因为在筑基高手面前,这些小手段都是无用,还不如直接说出,免得惹怒了他被其随手一掌拍死。
当然,他也不会傻到实话实说,说到底,木并是他杀的,不管有意无意,这一点都足够他死十次!
老者无动于衷,就静静的看着陆离。
“还请长老明鉴。”
被如此看着,这让陆离如坐针毡,怕老者不信,又道了一句。
“是或不是都是你的一派之言,是真是假我自不信,待抽取你的灵魂后便可见真假,我儿一命胜你百命,去陪他吧。”
老者说话不俗,口齿之间却布满杀气,语音刚落,陆离便感觉自己深陷泥潭,被牢牢禁锢在了这片黑暗之中。
“好强,这便是筑基吗?”
除了心中的恐惧,陆离便只有这个念头,被韩极禁锢时他尚且可以挣破束缚比划一二,可面对筑基高手,他连反抗的心都没有,绝望,深深的绝望。
不待陆离反应,只见老者微微抬起右手,伸出一指,在其指尖处出现了一朵小荧光,荧光之中似有火焰在跳动,气息温和,看不出有什么强大的威能。
老者裂开嘴角,对着陆离轻轻一划,刹那间白光一闪,一道两丈长的白色银刃出现在他指尖所过之处,手指落下,银刃便向陆离斩来。
银刃散发的气息,比之前陆离催动灵器时还强盛几分,这是杀招。
一出手就不给陆离活路,他的生命就如蚂蚁一般一文不值。
老者不屑与一个练气七重的蝼蚁废话,斩杀后抽取灵魂查看便可知晓一切,这才能得到他想知道的。
看着飞驰而来的银刃,陆离瞳孔骤然收缩,呼吸略微停顿,勉强动了动手指,有丝丝真气在其中波动。
银刃越来越近,身后跟着一段白色流影,就在陆离面前一丈处,陆离暗自闭眼,默默念叨了一声:
“疾!”
只见在他身躯周围,出现了一道金色钟影。
危机关头,陆离催动了一张二级灵符——金钟符!
“当……”
银刃与金钟相碰,一声悠扬的钟声传来。
空中,金钟发出万丈光彩,光芒所过之处黑暗渐渐退去,又出现了白云群山,那股神秘的禁锢之力消失,陆离也随之摆脱束缚,恢复了自由。
“还好及时催动了金钟符,不然现在已经化为血雾了吧,抽人灵魂,手段好歹毒啊。”
银刃与金钟相持一个呼吸后便被金光遮盖,见挡下了攻击陆离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脸色依旧难看,金钟只能挡下一时。
“二级灵符?有意思。”
看着大放光彩的金钟,老者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似笑非笑,让人捉摸不透,一个普通的真传弟子,不曾想到会有二级灵符这等宝物。
他似乎起了兴趣,挪动步子,向陆离走来,他负手而行,一步数丈,转瞬之间便出现在金钟前方。
“怎么办?怎么办?筑基境界,根本没有一丝希望。”
陆离的心如同一团乱麻,不到最后一刻他不会妥协。
看着下方奔涌的洪流,陆离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在心中暗道:“姑且搏一搏吧!”
随即看向老者,缓缓吐道:
“长老,木师兄的死跟我没关系,何不网开一面?这番苦苦相逼,我定拼个鱼死网破。”
话音刚落,一道银色的灵符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又是一张二级灵符,攻击型的,长歌剑符!
这灵符有些龚异,玉质,其上的符号纹路不多,只寥寥几笔,这些条纹相互延伸,组成了一个剑型印记,在阳光照耀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有意思,境界虽不怎么样,但宝物倒是不少,一张普通的二级低阶灵符而已,竟然还妄想与我鱼死网破,可笑,可笑。”
老者眼中充满藐视,对陆离手中的灵符不屑一顾。
“哼,我有这金钟在,你能奈我何?”
陆离大哼一声,竟然主动肆意挑衅筑基强者,而且眼中充满着张狂,甚至有一丝鄙夷。
“大胆,狂妄,我定将你抽筋拔骨,灵魂用烈焰灼烧蒸烤,小子,看我将你的龟壳打破。”
老者大怒,奋起右臂,在其掌心处,出现了一个半寸漩涡,而在手掌周围,许多淡黄色的流光向掌心汇聚,旋涡的气息节节攀升。
“咕咕……”
陆离咽了咽口水,若没有金钟在,这种程度的攻击可以将他拍成薄薄的肉饼,而且那攻击力还在不断提升,一时间眼中布满凝重,手心处也分泌出了一些汗液。
“摧骨掌!”
两个呼吸后,老者轻呵一声,随即一掌拍下。
“当~”
又是一道一模一样的钟声,只是比之前更强烈几分,空中,两道淡金色的光晕相互抵触,一道金色气浪在碰撞处出现,迅速向周围涌散。
“咔……”
相持不过半个呼吸,一道如蛋壳破裂的声音格外刺耳。
“咔咔咔……”
很快,金钟上便布满了裂缝,金钟濒临崩溃。
“哼!”
老者眉头一皱,哼了一声,随即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咔……”
又是一道破裂声,不过这声音却与之前有所不同,不是十分刺耳,有些低沉。整个金钟上的裂纹开始闪耀,下一刻全部分离,化为一枚枚碎块,四处飘洒。
“噗……”
陆离喷出一口鲜血,强烈的掌劲透过了金钟,撕裂的他的衣服、皮肤、肌肉,伤口淌血,瞬间变为血人,整个人气息微弱。
金钟虽然为其抵挡了绝大多数的攻击,但仍有一小部分作用在了他的身上,筑基高手的攻击,哪怕只是一丝也不是陆离能承受的。
陆离在空中半眯着眼,凝聚气息不使自己昏迷过去,虽下场悲惨,但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嗯?”
老者皱着眉头,在攻破金钟后他便发现了一丝不对,因为陆离倒飞的速度极快。
“不好,这小子有炸!”
猛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隔空一手向陆离抓去。
真气在空中汇聚,转瞬之间便出现了一个三丈大小的半透明巨掌,老者手掌一动,真气巨掌便向陆离呼啸而去,这速度,比陆离快太多。
陆离身负重伤,神情有些恍惚,看着越来越近的大手,他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指,对着巨掌念叨了一声:
“长歌剑符!”
“疾~”
一张白色灵符从他的衣间飞出,迎上了大手,随着疾字一落,灵符化为漫天碎屑,一柄一丈长的透明巨剑浮现在了空中。
“轰……”
猛烈的碰撞声传来,一股庞大的球形气浪出现,迅速向四周弥漫。
“噗……”
陆离被这余波扫中,如同撞上了一块千斤巨石,又是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哗……”
一道微弱的破水声传来,陆离被拍进的河中,掀起一丈左右高的浪花,不过面比这奔涌的河水,这浪花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哗哗哗哗哗……”
水中,陆离闭着眼睛,只听闻耳边尽是灌水一般声音,这河深不见底,陆离依旧在快速下沉。
兼备重伤,已经让他的意识其摇摇欲坠,艰难的动了动手指,一张灵符出现在他的手中。
“掩息符!”
在心中呼完一声后他便神智暗淡,昏了过去。
空中,一老者脸色阴晴不定,难看无比。
“呵呵,没想到今日竟被一个小子玩弄,有命逃跑,不知道是否有命活着上来。”
老者自嘲一笑。
陆离入水后便没有了气息,就算他是筑基境界也察觉不到陆离的行踪了,身负重伤,十有八九会死在其中,老者短暂伫立了一会后便离开了。
水深处,一人影随暗流涌动,周身没有一点气息,宛如一块木头,潜向了不知名的去处。
……
数日后,一老婆婆走在一江畔边,发现河畔淤泥之上躺着一道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