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才那一掌已经让她头破血流了,脑部血流不止,不一会便将地面沁透。
“……呃”
躺了约五六个呼吸,女子突然发出一声低咛的呼声,随后从口中如泉水一般的涌出了一大口鲜血,这些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向了洁白的颈部。
韩极虽是暴怒不已,但也下手有所分寸。
女子幽幽的睁开眼睛,眼前朦朦胧胧,只看见一个黑影站在前方,不过很快便清晰起来,黑影的模样也显示出来。
“啊……”
“不要打我,我什么都说!”
当看清模样后女子吓得惊叫不已,连忙用手抵着地面,向后挪动,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血痕。
在她的右侧脸上,一个巨大的手掌印清晰可见,而且掌印所覆盖的地方血肉已经成泥浆状,完好之处也被可怕的力道撕出十数条伤口,这张接近完美无暇的脸……已经毁了。
“说!”
韩极一点都不怜香惜玉,跺了跺脚,气浪将女子再次掀飞。
“韩师兄是被一个真传弟子杀的,我听见韩师兄说那人叫陆离。”
这时女子说话倒十分利索,她将双手贴在地上,肮脏缭乱的头发在头上缠绕成一团,此时她的模样就如最落魄的乞丐,脸上的伤口不停的在溢血,从她的下巴一颗颗滴下。
“陆离!”
韩极咬着牙齿,身躯发抖,他如何不知道陆离是谁,曾经还谋划着想要掠夺陆离的财富,这是后来陆离突然失踪就不了了之了。
他知道韩俊与陆离的恩怨,只是他做梦都不曾想到陆离竟然有胆子报复。
……
“呼,不行不行,真气撑不了多久了!”
第二天,陆离踩在长剑上面露疲倦之色,虽有飞行符加持,但经过一晚上的飞行丹田之中的真气也已消耗了八成,看准一座山峰便飞了过去。
“应该没事了吧,一连飞了六个时辰,早就出了正阳门势力范围,就先在这修炼吧。”
陆离找了一个山洞,在洞口处布置了个迷惑阵便盘膝坐下,此时他的丹田就如枯竭了的池塘,在塘底还依稀有几汪泉水。
从储物袋内拿出几枚补充真气服下,便安安静静的修炼。
“元兄,你能感受到陆离的踪迹吗?”
在一处不知名的山峰上,韩极对着一个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子说道。
这男子名叫元奎,同样为练气十重,面容俊俏,天资卓绝,是门派内数一数二的天才人物。
“那小子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气息在这竟然消失了,闻天探位术察觉不到了。”
元奎面露无奈之色,摇了摇头,他的手指举在胸口且微微转动,在那指间处,一股如头发丝的气息在不断缠绕翻滚,不用多想,这应该便是陆离的气息了。
“我的追踪术也在这失效了,不知道那小子用了什么手段。”
韩极将手背至身后,看着天边云霞,只是眼中难以抑制那浓浓的恨意。
“应该是一种隐藏气息的高阶灵符,一个练气七重的小人物,竟然还有这等稀奇灵符,真是不可思议。”
元奎一边摇头轻语一边将手放下,走到韩极身旁,同看天边彩霞。
站在高处,自然风大,他们的长袍与长发随风剧烈摇摆着。
“高阶灵符?看来是这样了。”
一听见高阶灵符,韩极的眼神一变,竟然有了一丝贪婪,同时在心中想道:“他绝对是继承了筑基高手的遗物,否则凭他一个刚晋级的真传弟子,怎么可能拿得出高阶灵符?还有,我弟再不济也是练气八重,那小子绝对是使用了高级法器,或许……甚至可能是灵器!如果我得到……”
他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一时间眼中的恨意竟然消退了不少。
“元兄,我知道你的手段不少,若能察到那小子的踪迹,我愿意付二十块灵石,如何?”
韩极扭头盯着元奎,咬了咬牙,狠心说道。
二十块灵石,在正阳门纵然是权势滔天,但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他只是擅长武力,在寻人这种杂术方面略微不足,但元奎就十分擅长。
“嗯?”
一听到二十块灵石,元奎就眼冒精光,随后略低着头,右手摸着下巴,闭眼轻想,不一会说道:
“既然韩兄如此说,那我也就吝藏了,只是这门神通极耗鲜血,施展起来还得需要你的一滴精血。”
“什么?”
韩极皱了皱眉头,看向元奎:“一定得是精血吗?”
精血乃他的毕生修为,少一滴都会影响自己的境界,故有些犹豫。
元奎沉思片刻,道:“不错,那小子有高阶灵符隐藏气息,也只有利用练气十重的精血才能探到一点蛛丝马迹,当然,高级妖兽的精血也可以,只是作用略逊而已。”
韩极心中纠结,此时上哪去找妖兽精血,在说时间耽搁不得,陆离的气息被隐藏,本就若有若无,时间一长就自然消散了。
他在心中计量:“一滴精血耗我两年苦修,百门大比在即,断然不能出现差错,只是机缘就在眼前,若能得到筑基境的财物,我突破至筑基境的几率可提高一成,百门大比天才诸多,我能进入紫灵门的机会实在渺小,干了,那小子杀了韩俊,这个仇不能不报,一滴精血而已,待得到那小子的宝物后一定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
韩俊思量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对着元奎说道:“元兄,那就有劳你了,只要能找到那小子,兄弟我欠你一个人情!”
元奎轻淡一笑,道:“凭你我的交情何必说这些呢?”
韩极微微点头,随后盘膝闭目而坐,双手抬至胸口,一股玄之又玄的紫色波动从他手间散发,微风吹过,长发飘飘。
元奎摸着下巴,看着一动不动的韩极面露古怪,在心中默念:“韩俊被杀,门派已经下达了追捕令,原本以为他是为弟报仇心切才亲自出手,不过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了,纵使是手足情深,但也不至于不惜耗费精血吧,等门派用探均镜探清陆离行踪不好吗?如此心急,其中大有古怪,一个普升半年的真传弟子,竟然能杀了韩俊,看来……”
想着想着,元奎就露出了一丝令人费解的怪笑。
“嗯……”
十五个呼吸后,韩极轻咛了一声,睫毛开始颤抖,脸部的血管若隐若现,嘴角抽动,眉宇间露出痛苦的神色。
在他身体周围,一股股淡紫色的神秘气息开始撩动,最后围绕他旋转,古怪至极。
“哇……”
又过去五个呼吸,韩极的脸色忽青忽红,终于哇了一声,一滴小指大小的深红色血液从他的口中射出,漂浮在他的眼前。
血滴表面的模样不停变化,似乎其中有许多细小虫子在不断蠕动,而且在血滴周围,有一缕缕淡红色的血气缠绕,使血滴看去十分神秘。
令人奇怪的是这精血就如春节绽开的百花,一出现就散发出一股令人陶醉的芳香,这气味,比百年佳酿都还醉人几分。
“呼……”
韩极口中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随即睁开眼睛,略显疲倦之色,同时还带有丝丝颓废欠缺之气,显然,提炼自身精血是及其伤损根基的行为。
看着漂浮旋转的精血,韩极的右手食指微微一钩,只见精血就飞到了他的手指上方。
“给你!”
几分沉默之后,韩极将食指一弹,只见那深红的精血便飞向了元奎。
“好!”
元奎大手一招,精血被他稳稳的脱在了掌心,如之前一般,它漂浮在空中,与肌肤没有一丝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