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准备杀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便炒几碟小菜与一壶酒水吧。”
陆离语气平缓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
“好嘞,那就给客官上三碟本店的特色青菜与一碟哑兔肉吧,一壶桃花春可好?”
这小厮年龄还比陆离略小几岁,胸口处纹有三颗星星,穿着朴素,是一名外门弟子,在此做劳工赚取灵石。
陆离虽然看起来十分另类,但他在这见的人多了,也没有在意,一如寻常一般客气招待。
“好!”
吃什么饭菜倒无所谓,口腹之欲并不是他的目的。
“客官随我来,二楼有几处雅斋。”
“二楼吗?”
“可以!”
陆离皱了皱眉头,有些迟疑,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一跳就点头同意了。
“请!”
小厮将身体移向一旁,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陆离的境界是练气七重,真传弟子,是贵宾,可以享受这特殊的待遇。
陆离轻步上了二楼,找了一处小角落坐了下来,“不知道韩俊会不会来这?”
他并不知道韩俊住哪,但那等执垮弟子多半会来这花天酒地,所以在此等待是最适合的。
他本打算直接找人询问,但为了防止事情败露就只能放弃了,事后门派可能会顺藤摸瓜知晓是他。
“客官,你要的酒菜。”
一阵吆喝声传来,打断了陆离的沉思。
“咕咕咕!”
“好辣,这便是酒的滋味吗?老头子一生嗜酒如命,真不知道这有啥好喝的。”
陆离拿过一只青瓷小杯,倒了半淌酒水,一饮而尽,不过下一刻便皱起眉头,眼中充满难受之色,烈酒烧喉,陆离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喝了一杯辣椒水。
平生第一次饮酒,本以为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却是这般滋味,他有些不懂老头子为何如此喜爱了。
“空有其香但味实在是……”
陆离又倒了半杯,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饮下,而是放在鼻边轻轻回味,酒虽然难喝,但那气息却十分清香。
一会后,陆离将酒杯放在眼前,看着上面的彩色图案有些出神,口中默念:“只可惜老头子一生嗜酒,到死时都不曾喝上半口,可憾啊,看来有机会得买瓶美酒去他坟前拜拜。”
停伫一会,随后他便将青瓷杯子轻轻放下,眼神投向了窗外,眼中思绪起伏。
时间渐渐的逝去,茶楼中人来人散,唯一不曾离开的便是陆离了,他时而微微闭眼,时而观赏着酒杯,手指轻敲桌子,似有什么心事。
打杂的小厮时不时的向这边张望着,他在此处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点菜却不吃的,古怪古怪,不过也没来打扰,或许是在猜想陆离遇见了什么烦心事。
“看来今天他是不会来了!”
不知不觉已是夕阳满天,陆离轻叹了一口气,在这坐了一天,饭菜没有尝动,右手旁的半杯清酒随着敲动的手指微微震荡,已经不复之前的清香了。
他有些微微失望,准备起身离开,坐了一天也十分枯燥。
“哟……哈哈……”
不过就在这时一楼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陆离点动的手指刹那间停伫。
“呵呵,终于来了!”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一股杀意渐渐的在他的眼中酝酿。
“咚咚咚……”
一连串脚步声传来,不一会在他的对面就出现了五六个身影,为首的那人不是韩俊那还是谁?
看见韩俊出现,陆离用手微微扳下帽子的一角,将自己的脸遮住,同时开始拿起碗筷低头吃着已经冰凉的饭菜。
那几人吵吵闹闹,举止嚣张,淡淡的瞄了周围一眼,便坐在了一张桌前。
此时的二楼,除了陆离外还有几桌食客,所以他也没有被韩俊注意。
“韩师兄,晚上我们去哪里玩啊?”
在韩俊的怀中,一个面容姣美的女子半抱着他的脖子潜声唤着,声音粘黏,口吐幽兰,极至狐媚。
“呵呵,你说呢?”
韩俊一转眼睛,莫名一笑。
“讨厌!”
女子的玉指轻轻划过韩俊的胸口,狡黠不已。
“哈哈哈!”
周围的几个跟班纷纷大笑,眼中一副了然之色。
“韩师兄,最近有一位女弟子新普升为真传弟子,我昨日见过,长得还有几分姿色,要不要去邀她加入我们青龙帮?”
看着“坦荡”的两人,坐在对面的一个弟子一脸坏笑,眼中散发着猥琐的光芒。
“是吗?你去查清楚她的住处,明日我们就去。”
韩俊一听见有几分姿色立马神情激动,不自觉在怀着女子身上拍了一巴掌。
几人说话的声音极大,似乎并不在意这是茶楼,一些在这吃饭的弟子皱着眉头,有些忍受不了,不过都知晓韩俊的底细,无奈,最后便直接离开了。
“看来杀了他也算得上是为民除害了!”
陆离轻轻的放下碗筷,灰帽之下泛起一丝冷笑,微微抬头,眼中杀机四伏。
韩俊之所以如此嚣张全是因为有一个练气十重的哥哥,而且还是执法队的队长,纵使许多人对韩俊抱有恨意也只能是不敢怒且不敢言。
小心整理一角帽子后,陆离便避开几人,下楼结账了。
“客官,一共是三斤碎灵石。”
“给,这是五斤,不用找了。”
陆离扔出一袋碎灵石,不多不少,正是五斤,毕竟占了桌位一天,多给两斤也不为过。
“啧啧啧,真贵啊,一顿饭菜竟然要这么多灵石。”
走出茶楼后,陆离在外面找一清静之处便坐了下来,心中颇为感叹。
能来这吃饭的非富即贵,他没有点什么珍贵菜肴,所以这价格还算便宜的了,其实那味道怎样陆离并没有尝出来,因为全部心思全在韩俊的身上。
“嗯……出来了吗?”
等了约半个时辰,一团人影从茶楼中拥出,个个喝得酩酊大醉,陆离脸上挂起一丝笑意,如此甚好。
“走……走……”
韩俊眼睛迷离,颤颤的用手指着前方,最后瘫着脑袋,昏昏沉沉,被那位女弟子搀扶着。
随后这几人便摇摇晃晃的向右手边走了。
“呵呵,真是天助我也!”
待几人离开后,陆离出现在了茶楼门口,闻着空气中那浓浓的酒味,他眉间的喜色愈发浓郁。
眼神看着远处那几人,随即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那些跟班也各回自己的住所了,只有没有醉酒的女子与韩俊一起,那女子境界也不弱,与陆离一般都是练气七重,扶着韩俊踩着一把长剑缓慢的向一处山峰飞去。
陆离则飞在两人的上空,相隔数十丈,也没有被发觉。
半刻钟后,陆离停在了一棵古树上,目视两人进入了一处精致的房屋内。
“原来就是住这,害我大费周章。”
韩俊的住所与林何在同一山峰,并没有相隔多远,只不过是在另一边的山坡上。
不过陆离并不知道,这住所其实是那女弟子的。
这地方屋舍不算密集,每栋房屋相隔也有数十丈,而且很多都是空置的,真传弟子一般都极少在家修炼。
“似乎就只有那两个人,太好了,动手,就是现在!”
陆离仔细感受了一番,发现屋内就两人的气息,显然韩俊的哥哥不在,这无疑是一个好时机。
“噗!”
从储物袋内拿出那柄高阶法器后,陆离一跃,轻轻飞到了门口,右手持剑,左手中也拿着几张高阶灵符。
韩俊这般模样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陆离打算直接用剑结果了他,灵符能不用就不用,毕竟这太珍贵了,用一张便少一张,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准备了几张。
站在门口,陆离右手缓缓抬起长剑,指着大门,体内真气涌动,一时间狂风大作。
“啪!”
大门被狂风猛然吹开,屋内,床帘被大风掀起,风中还夹杂着落叶尘埃,吹熄了其中的烛火。
“啊!”
接下来便是一声尖叫,陆离宛如魔鬼,光线昏黑,里面的人看不清他的脸,但那长剑却散发着让人胆怯的凌凌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