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报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晚……
“王师兄,李长老叫你去真传殿!”
在一座华丽的小屋内,一内门弟子拱身对着王方说道。
“知道了。”
王方十分高傲,看到没有看一眼那名弟子。
那内门弟子识趣的退了下去。
“这么晚了,师父叫我做什么?”
王方有些疑惑,不过下一刻就露出一抹笑意,“难道是今天的比赛被师父看见了,他想要奖赏我?对了,一定是这样!”
越想他就越兴奋。
“呵呵,还得多谢那小子了,储物袋内竟然还有一本阵经,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战胜李枫华!”
王方大手一转,一本古朴的经书便出现在其手上。
李枫华是真传弟子中的佼佼者,一身蛮力尤为变态,在练气九重中完全没有对手,一直压他一头。
斩杀陆离后,他从储物袋内看见了这本阵经,欣喜若狂,王方天赋异禀,对阵法一道有很深的见解,才十几天的功夫,就将其中最厉害的子母剑阵掌握了
虽然只是掌握了一点皮毛,但也让他的实力大幅度提升!
“走,见师父去!”
王方将阵经放下,整顿了一下自己的穿着,然后祭出自己的法器便向真传殿飞去。
“不知道师父会奖赏我什么?”
一路上他还开心大笑,仿佛已经看见师父在众师兄弟面前大肆赞赏自己了。
不一会他便来到了真传殿,没有逗留,迫不及待的便走了进去。
“哟,师弟来了,听说师父要单独面见你?”
刚进门就有一道酸溜溜的声音传来,王方皱了皱眉头,神情不悦。
“这不是赵师兄吗?听说你今天在静怡师姐手上连半招都没有坚持住,真不知道你这个酒囊饭袋是做什么了,怎么越修行实力反而越倒退了呢?”
虽同是木林风的徒弟,但他与这个赵师兄关系十分不好,今天自己表现不错,所以就冷嘲热讽。
“师弟,你觉得师父叫你是有好事?我可是见到他老人家怒气冲冲的。”
“呵呵,还不是因为你们不争气,败得这么惨,师父能开心吗?”
王方不以为然。
“哼!”
那个赵师兄脸色难看,甩了甩衣袖就离开了。
王方则得意的笑着,大步向李林风的宫殿走去。
“师父!”
“五长老,王长老,木长老!”
一开门,他便一愣,因为里面有四个人影坐着,王方连忙行礼。
“怎么回事?”
王方此时心中万般疑惑,因为四人脸色都十分阴沉,仿佛要吃人一般,一股不安的情绪在心中升起。
“王方,你好大的胆子,是不是忘了正阳门门规!”
看着意气风发的王方,五长老厉声发问。
“什么?”
王方心头巨惊,瞬间大汗淋漓。
“弟子不曾忘记,只是弟子并无违反门规之处!”
王方连忙下跪。
“难道被发现了吗?不可能,杀陆离只有我与冷通知道,难道是被其他弟子发现了不成?”
“大胆!还不承认!身为真传弟子,你应该记得谋害本门弟子是要废除修为逐出师门的吧!”
五长老眼神一厉,庞大的威压从他的身上散发,王方不过练气九重,哪里受得住,全身骨头咔咔作响,整个身影匍匐在了地上。
“噗……”
一口鲜血直接从他的口中喷出。
“不可能,不可能有人发现,冷通也不可能告密,一定是有人看见陆离来丹房后才失踪的,长老一定只是怀疑,不然不可能让我自己承认,对了,一定是这样,只要我不承认他们就不能惩罚我,承认了生不如死,不承认还有一线生机。”
五长老就是执法殿殿主,说一不二,王方根本就不敢承认。
“师父!”
他艰难的抬起头,向李林风求助。
虽然陆离是真传弟子,但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个,虽然斩杀真传弟子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但有筑基境界的师父做依靠完全可以化解,这也是他敢谋害陆离的原因。
可谁知道这时李林风只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王方既然练习了子母剑阵,那么与木并的消失肯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弟子从未做个违背门规之事,还请长老明鉴!”
王方看向五长老,从口中弱弱的说道。
“是吗?说说你的子母剑阵是从何处学来的?”
木理拍了拍座椅,直接站了起来,一股冲天杀机从他眼中射出。
“啪!”
“噗噗!”
王方直接被他的气息掀飞,狠狠的撞到了大门之上,随即又喷出一口鲜血。
巨大的碰撞声在殿外不断回荡,让外面的弟子心头莫不一颤,都在小心猜测着其中发生了什么。
“木理,你做什么?”
毕竟是自己的爱徒,李林风脸色难看,直接站了起来,指着木理呵道,当着自己的面打自己的徒弟,这不就是打自己的脸吗?
五长老是执法殿殿主,他教训王方李林风自然没有话说。
“怎么?你想包庇他!”
木理直接将杀气对向了李林风,让后者脸色铁青。
哼!
冷哼一声后,李林风坐下,包庇两个字他承担不起。
“完了!”
倒在地面上的王方此时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他终于知道是什么地方泄露了。
“你还不承认吗?”
五长老厉声问道。
“这……这是我的奇遇!在一个山洞内发现的!”
王方吞吞吐吐,依旧没打算承认,若是说出,那么肯定会被废掉修为,如果真是这样还不如杀了他呢!死不承认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其实王方此时心中还有一个疑惑,不就是死一个普普通通的真传弟子吗?至于如此大张旗鼓?
什么是因果,这便是因果,这一劫本来是陆离的,不过他见财起意,无意之中便为陆离挡下了这一劫难,他若是知道其中的缘由怕肠子都要悔青吧。
“哎!”
一边的木林风无奈的闭上眼睛,失望至极,子母剑阵是木理花费数十年光景自创的,普天之下,除了他与他儿子外还有谁会?这个谎话实在可笑。
“哪这么多废话,直接拿他的储物袋看一看便知。”
一个没有说话的王长老直接将手一招,王方腰间的储物袋便飞了过去。
学得子母剑阵,那么身上一定有阵经了!
“哗哗哗……”
王方的储物袋直接在哪长老的手中化为飞灰,其中无数宝物纷纷落下。
“嗯?”
木理眼中寒光一闪,从众宝物中缓缓飞出两件东西,一本古朴经书与一柄法器。
经书自然就是阵经了,法器是一柄长剑,他亲自为木并挑选的如何认不出。
“啊……你该死!”
他拿过哪柄长剑,发现已是无主之物,瞬间神情癫狂,无主,自然就是代表着主人已死。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知道是这个结果但也忍不住心生悲愤。
王方与冷通得到了陆离的储物袋,他分得了这柄长剑与阵经,可没想到就是这两样东西会要了他的性命。
木理咬着牙齿,恨意滔天,随即大手一挥,一个一丈大的手印出现,径直向王方拍去。
“师父,救我!”
此时王方已经吓得脸色惨白,在筑基期高手的威压下,他根本无法动弹,只能求助的看向李林风。
“哎……”
李林风一叹,并没有出手阻挡,王方闯下了滔天大祸,死有余辜,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弟子去将木理得罪得死死的。
五长老几人闭着眼睛,也没有阻挡。
“啊……不……”
“啪!”
王方万分惊恐,眼睛圆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大掌印拍下。
一声巨响,整个宫殿都是一震,此时的王方已经成为一滩肉泥,血肉横飞,满屋子都是血迹,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