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门派大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哎……”
陆离一叹,“对了,老头子说他在衣袖内为我留下了一件东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将信将疑的将手伸入老头子的衣袖了,因为那个梦太真实了。
“嗯?”
很快,陆离眼睛就露出一丝惊色,因为他的手真的触摸到了什么?
“老头子……”
陆离将那东西拿出,看向老头子的眼神十分震惊,没想到那个梦境竟然是真的。
在陆离手中的是一个储物袋,这是老头子贴身携带的,也是他留给陆离的东西,看着床上“沉睡”的人,陆离心中十分复杂。
“老头子,你这个骗子!”
打开储物袋后陆离立马瘫坐在地上,泪水不自觉的从眼中冒出。
这储物袋内有许多灵石与灵丹,根本不是老头子以前所说的空无一物,陆离甚至从其中看到了自己为老头子买的百草丹与那枚养身丹。
也就是说老头子一直以来根本就没有服用过丹药。
还有那些玲囊满目的宝物,这些都是老头子这辈子的珍藏,原来老头子根本就没有将这些变卖来换取灵丹,陆离终于明白了老头子的身体为什么会恶化得这么快了,如果真的服用了灵丹,在续命数十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哎,你这又是何必呢?”
陆离擦干眼角的泪水,心中十分不是滋味,他知道老头子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他将所有资源留下都是为了给自己日后的修行铺路。
只是他不知道,老头子是为了保住这个储物袋才死的。
“老头子,你叫我放弃报仇,要好好活着,可是这心头大恨不消,怎能安好?恕我不孝,这个仇我必须得报!”
看着老头子的身体,陆离的右手牢牢抓着储物袋,冲天杀气从他的眼中射出。
有了储物袋内的资源,他完全有信心在二十年内突破到练气十重!到时候王方冷通几人也不过阿猫阿狗。
陆离现在才看见了报仇的曙光。
忍住心中的悲痛,陆离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柄高阶飞剑,打了几个法印进去,这些都是老头子的,只不过现在是无主之物了,所以陆离十分轻松的便将其控制。
“老头子,我们走,带你去找一个风景独美可以闲云野鹤的地方。”
陆离将老头子背在背上,然后踩着飞剑向天际飞去。
虽然重伤未愈,但真气已经可以缓慢的运转了,控制飞剑飞行也还是勉强能做到。
三个时辰后,在一座高耸云烟的山峰上,陆离站在一个小土堆旁。
“老头子,这应该就是你所满意的地方了吧,你看这万里青山一览无余,滔滔江水奔腾不绝,山上有凉风,山下有鲜花,四季气候万象,而且也宽敞空旷,哎,只是……只是你走时都没有机会尝一口美酒。”
这座山峰十分陡壁,宛如一根擎天巨柱,除了飞鸟与他这样的修仙者外没有东西能涉足此处,这倒也清静。
看着土堆,陆离心中悲凉,数十天前老头子还在向他讨要美酒,若知道会如此他一定会拿出来给他尝尝,老头子这辈子无儿无妻,最大的爱好便是饮酒画符。
“我走了,老头子。”
又呆了一个时辰后,陆离无比留念的回看了一眼,然后踩着长剑向远处飞去。
他没有打算回门派了,现在重伤未愈,若被王方两人看见他肯定会再被杀害,在山间飞跃了小半个时辰,找了一个山洞就飞进去了。
“就先在这将伤养好吧!”
陆离坐在洞中,对着洞口打了几个迷惑阵,然后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枚养身丹。
只不过他拿在手中迟迟没有服下。
“老头子……”
他自言自语,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这枚百草丹他认识,是静怡师姐给的那枚,老头子没有服用,留给了他,陆离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给老头子服用一枚养身丹后效果会如此之好。
“咕……”
心中虽然五味俱全,但陆离还是将养身丹吞下了,随后闭上眼睛,静心打坐。
正阳门内,大比正进行得无比激烈。
“啪!”
“噗!”
一座擂台上,一个白色身影被对手一刀劈退。
“王方,你的实力还真是没有一点儿长进啊。”
一个灰衣大汉手提一柄巨刀,正得意的看着倒在地面上的那个白色身影。
穿白色衣服的自然就是王方了,只不过现在他那英俊的脸庞已经扭曲,灰头土脸,十分狼狈。
“李枫华,你别得意。”
王方用长剑撑起身子,一脸难看。
李枫华的攻击力量十分霸道,大刀重若千钧,他身体现在都还在微微颤抖。
虽同为练气九重,他的力量却比对方弱了不少。
“哈哈,废话少说,我一刀送你下去!”
李枫华一声大笑,手提大刀便冲了过来,在距离王方两丈处时一跃而起,双手高举大刀,怒吼了一声:“大崩斩!”
锋利无比的刀刃上瞬间布满白芒,闪烁的光晕将李枫华的半个身影淹没,这一刀无比厚重,眼中精光一闪,对着王方直接劈下。
“该死!”
王方立即向一旁跳去。
面对如此猛烈的攻击他根本就没打算硬接,只是那耀眼的白光让他睁不开眼,李枫华的吼声就如天雷,震得他神魂动荡。
“轰!”
又是一声剧烈的碰撞声,整个擂台都是一震,一股尘埃也向四周扩散。
至于王方,大刀强劲的能量波动扩散时撞在了他的胸口,也让他直接摔在了两丈处。
李枫华的这一刀几乎可以在地面上劈出一道数丈长的壕沟,不过这擂台似乎十分特别,这一击刚落,上面就闪烁着一些神秘的符文,尘埃散去,他的大刀没有在擂台上留下一丝痕迹。
“好!好!好!”
在台下观看的弟子先是满脸震惊,最后便放声大吼,他们都是一些内门与外门弟子,眼中充满狂热的崇拜。
王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李枫华也不理会他,大刀在他的手中仿佛没有一点分量,他提着刀柄,高举双手,享受着台下众弟子的喝彩。
“咳咳咳!”
一道轻微的咳嗽声从台中传来,只见没有动静的王方又缓缓地站了起来。
“嗯?”
李枫华皱了皱眉头,收起脸上的笑意,他没想到王方竟然还有力气站起。
“你不是我的对手!”
他将刀拖在地上,绕着王方行走,同时又冷声说道,大刀在擂台上摩擦,发出十分刺耳的咔咔声。
“呵呵,不过就占了几招便宜,你就真以为吃定我了吗?”
王方抹去嘴角的血溅,神情冰冷。
“哦?”
李枫华也微微惊讶,不过脸色更古怪了,眼神中充满玩味之色,他可不认为王方还有什么手段。
“哼!飞剑!”
王方暗哼一声,一个气浪从体内散发,头发飞扬,长袍飘动,只见他双指一并,手中的法器便飞到了空中。
“去!”
手指对着李枫华一指,长剑便向其插去。
“小小计量,可笑!”
长剑的速度极快,风中传来空气被撕裂的梭梭声,不过李枫华似乎并没有将其放在眼中,右脚往地面上一踩,一层淡淡的金色真气屏障出现。
长剑直接插在了这个屏障之上,虽然半个剑身都陷入里面但终不能在进一分。
“啧啧啧,这就是你最后的手段了吗?”
屏障内,李枫华抱着大刀,不屑的摇着脑袋。
“愚味!”
王方神情不变,口中只吐出两个字,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李枫华,这才是我的杀招!”
擂台上突然传来一声长啸,只见王方对着上空一指,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五柄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