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同门相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呵呵,有趣。”
木并眉头一皱,有些意外,不过冷笑一声,一股气浪从身体中爆发,加大了真气的消耗。
长剑也立即飞向空中,浑身微微作响。
随即二指往前一点,长剑化为一道流光,直插那个阵眼。
不过被阵法拦下。
“哼!”
木并口中爆出一声轻哼,双手快速变化,一个又一个法印打进了那个屏障,长剑不停的旋转,屏障就如同水幕一般泛起了一朵朵涟漪。
“不愧是筑基高手留下的阵法,竟然逼我消耗了三成真气。”
数十个呼吸后,木并发出一声感叹。
随后心念一动,长剑刺破屏障,直插阵眼。
“啪!”
凸起破碎,显出了其中的真身,阵法屏障也消失不见。
“天哪,竟然以灵器作为阵眼,奇遇啊,大奇遇啊,哈哈哈哈。”
看见插在地面上的东西,木并大笑。
没有犹豫,他立即走了过去。
“不好!”
当他靠近之时突然四周场景一变,数十把飞剑飘在空中,与那把灵器一模一样,而且每一把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噗噗噗!”
没有多想,木并直接后退,只见两把长剑瞬间插在了他的脚下。
虽然躲过一劫,但更多的长剑飞向了他。
“龟甲符!”
见势不妙,他直接掏出来一张灵符,光芒一闪,一个半丈左右的透明龟甲在他前方若隐若现,为他挡下了飞来的长剑。
“这就是那个杀阵吗?好险!”
木并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反应慢了点的话他已经被这些长剑插穿了身体。
“龟甲符也当不了多久,得看破阵眼!”
数十把长剑与龟甲符僵持着,不时发出一声摩擦声。
这些长剑的攻击无比犀利,他根本挡不下来,不得已使用了一张保命灵符。
“怎么回事,竟然看不透阵眼。”
三十个呼吸后,木并心中发怵,没有看到阵眼就意味着破不了阵,而挡在他面前的龟甲已经开始破裂,裂缝遍布。
“没想到这个阵法这么高深,早知道就叫李风那小子作替死鬼了,该死,爆击符!”
木并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暴击符与龟甲符都是二级灵符,十分珍贵,就算是他也没有几张。
黄色灵符飘在空中,一股股灰气从其中散出,形成一团云烟,最后云烟飘荡,竟然从其中出现了一个一尺大的拳印。
“去!”
木并默念了一声,拳印携带灰气向前卷去。
“轰!”
那些长剑瞬间便被弹飞,不过前方又出现了一道屏障,拳印与之碰撞,发出一道巨大的轰声!整个洞穴动荡,一些碎石从头顶落下。
最后拳印缓缓消散。
“该死,怎么这么强!”
见暴击符竟然没有破阵,木并惊愕。
“嗡嗡嗡!”
被弹飞的长剑再次飞起,直插向他。
“金盾符!”
木并又连忙扔出三张灵符,不断后退,在他前方,三张灵符化为三道金色盾牌,可长剑似乎更具攻击力了,一扇金盾只能挡两个呼吸。
此时他心中万般后悔,若将李风留在这就好了,不过外面被他布了阵,就算是喊破喉咙声音都穿传不出去。
“拼了,灵剑符!”
几十个呼吸后,他接连扔了八张灵符,可那些长剑攻击不解,逐一攻破。
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之色,下一刻一张金光闪闪的灵符从他储物袋内飞出,他一指点在其上,口中默默有词。
“波……”
最后一张灵符被破,长剑直接插向他的头颅。
“破!”
一声大呵,灵剑符大放光彩,一柄散发白色的光晕的五尺巨剑长其中飞出,在其周围,缠绕着一圈圈白色光环。
长啸结束,长剑向前飞驰,攻向他的长剑瞬间便被搅成碎块,白色飞剑长驱直入,与阵法屏障碰撞,“轰轰轰!”
僵持两个呼吸后,屏障便被撕裂,周围的石壁也被刮下一层,在洞穴的四个角落发生爆炸声,那显然是这个阵的阵眼,不过现在已经被毁。
白色飞剑在攻破阵法后慢慢被淡,最后晕光流逝,长剑烟消云散。
灵剑符在二级低阶灵符中是不错的符咒,其攻击力已经不弱于筑基期初期高手的全力一击。
“呼呼呼呼……”
看见危险解除后木并一屁股坐在他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色苍白,汗流浃背。
若不是有灵剑符,今日可怕要身死道消了。
“啊……我的灵剑符啊!”
损失惨重,木并面目狰狞,有些抓狂。
要知道这张灵剑符可是花了他数百灵石!
“啪啪啪啪!”
就在他起身准备去收取筑基高手的财物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拍掌声,一道诡异的身影站在他的身后。
“嗯?是谁……”
木并大惊,招回法器,指向后方。
“是你!”
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李风。
“你怎么进来了?”
木并皱着眉头,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已经布了阵法,李风不可能毫无生息的出现。
“呵呵,就你那个破阵?啧啧啧。”
李风神情轻藐,冷笑,玩味的调侃道,此时他对木并的敬畏之色已经消失不见。
“不可能,我的阵法你是如何破的。”
李风的神色让他莫名的心慌,心中充满恐惧、不安。
“你自认为阵法一道你是真传第一,殊不知见识十分肤浅,十把中阶法器已就布了这么一个破阵,我弹指可破。”
李风神情一凝,似笑非笑的走向木并,右手灵光一闪,一把长剑出现其上。
“你……你要干什么?”
木并有些心慌,不断的后退,李风想做什么他已经知晓了。
“杀你?”
李风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杀机流露。
“筑基高手的财富我不要了,都……都给你,通通给你。”
木并语气缭乱,语气恳城。
他为了破阵已经将真气消耗得差不多了,连压箱底的灵剑符都已经使用,如今已完全不是李风的对手。
“筑基高手的财物?哈哈哈,你好好看看周围吧。”
李风不屑的大笑,随后手掌一招,筑基遗骨消失不见。
“什么?竟然是幻阵,好手段了啊,李风,宝藏都是假的,你是故意引我来的?”
木并目光呆滞,他自认为阵道一途自己见解不弱,可是竟然没有看出这是一个幻阵。
“不不不,宝藏是真的,只不过都被我收入囊中了,顺便告诉你一句,这里面的阵法是我布置的,你不是自认为阵法你真传第一吗?呵呵,刚才的杀阵入不入得你的法眼。”
李风倒是不慌不忙,一脸笑意。
“你真想杀我?”
“对!好了,不废话了,受死吧!”
李风长剑一横,利刃直指木并!
“金盾符!”
想都没有想,木并直接扔出一张灵符,一个巨大的金盾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下了李风的攻击。
“可笑!”
见长剑被挡,李风并不意外,左手握拳,直接砸向木并的防御。
“咔嚓!”
这一拳力量巨大,金盾不堪重负,破裂开来,而他的拳头也打在了木并的肚子上。
“哇……”
木并瞬间便被击飞,一口吐出一滩鲜血,狠狠的撞到了后方的石壁上,瘫软落地。
“咳咳咳,这么强的肉身力量,没想到你竟然还练习了锻体功法,看来你是想在百门大比的时候大放光彩,好进入紫灵门,只是你我二人并无恩怨,为什么要苦苦相逼,置我于死地!”
木并剧烈的咳嗽着,眼中充满恐惧之色,他眼前这个身影似乎变得无比陌生了,会布置高明的阵法,还兼修锻体神功,没想到平时不露山不露水的人竟然是一个如此恐怖的天才。
虽同为练气十重,但就算是他全盛时也不是一合之敌。
“要死了废话都还如此多,死吧!”
李风不想与木并废话,直接举起长剑,一剑刺向他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