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念青云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筑基遗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了,妖兽的精血更适合绘画灵符,正好,现在可以画几张中阶的飞行符。”
将蛇胆小心收好后看着一动不动的蛇躯,有了主意,随即连忙挥匕将青菱蛇的心脏取出。
妖兽的精血就在心脏之内,不一会陆离便从其身体中取出一物,青菱蛇的心脏不大,只有小半个拳头大小,现在都还在跳动。
陆离手掌微微用力,将心脏牢牢抓住,随后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青瓶,拿着匕首在青菱蛇心脏下方划了一个小口,一滴红色的小血滴缓缓落下。
“只有三滴吗?只可惜。”
十几个呼吸后,只有三滴鲜血滴下,让陆离颇有些失望。
精血是妖兽一身血液之精华,数量稀少且无比珍贵,同是大补之物,仅仅三滴而已,空气中便布满了浓浓的百花芳香。
精血没有血腥味,更像是一种神秘灵液。
青菱蛇喜食灵物,但长达一丈的身躯也仅有三滴,可以想象,妖兽的精血到底有多珍贵。
这条青菱蛇的价值也就在一块灵石左右,但光是蛇胆与精血就可以占去大半。
陆离将枯萎的心脏扔到一旁,将小瓶放好,看了看手上的血迹,默念叨:“水球术!”
话音刚落,在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水球。
这只是低级的法术,他闲来无事时学的。
陆离将手清洗干净,随便也将蛇肉清洗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味道如何,但晚饭有着落了。
“差点忘了,还有一颗蛇脑袋。”
陆离准备离开,不过突然浅笑,转身将已经没有动静的青菱蛇的头颅捨起。
虽值不了多少灵石,但蚊子再小也是肉。
将蛇头收下后,陆离便一头扎近了树林,继续寻找着灵草。
陆离不知道,在他上空,两道人影御剑而过。
两人容貌俊俏,衣着华丽,举止脱俗,谈笑风生。
“李兄,那真是筑基期前辈的洞府?”
二人踩着飞剑,并排飞行,一人身着青衫,刚才说话那人。
一人身着白衫,旁边那人。
两人胸口都纹了十颗星星,真传弟子,练气十重!
“木兄,骗你做什么,三天前我采药路过那个山洞,发现有些古怪,进去一看原来是有一位筑基期的高手坐化在其中了,只是洞中被布了一门阵法,我进去不了,木兄以阵道见长,所以就想来劳烦你了。”
两人都是年纪轻轻,有这般境界足以可见其天赋。
说话这人叫李风,二十岁,而他口中的木兄名字叫木并,二十二岁。
说起木并,那可是大有来头,正阳的筑基长老木长老的儿子,从小天资卓越,不仅境界了得,还精通阵法一道,是门派重点培养对象,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人物。
“不劳烦,不劳烦!只是……”
英俊的脸上泛起一丝贪婪,看向李风,欲言又禁,意有所指。
“放心,只要木兄能破阵,你我二人共享其中的灵丹法宝,你五我也五。”
李风神情不变,一脸恭敬。
“那就好,时间不多了,我们得加快速度。”
“木兄,就在前面不远了。”
李风与木并身影一摇,飞剑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小半个时辰后,两人来到了一个山谷,只见小石流水,青苔绿影,谷中百花绽放,两旁古木丛生,确实是一处景色宜人的胜地。
“李兄,那阵法虽是筑基期高手布置的,可现在他已经化为一堆枯骨,不知道风蚀了多少个年头,那阵的威能已经大不如前,以李兄真传弟子第一布阵师的能力,相信破个破阵没有问题。”
两人盘踞在空中,李风指着前方笑道。
“哈哈,李兄谬赞了,阵法我也只是略懂略懂而已,洞在何处,快带我去。”
木并一脸享受之色,看来很喜欢这种吹捧,想到是筑基高手的坐化之地,心中就是一团火热,已经迫不及待了。
“就在前面,木兄请跟我来!”
李风一笑,长剑飞驰而下,向前方隐秘之处而去。
不一会,两人就站在一口毫无奇特之处的洞穴外。
地面上是厚厚一层的落叶,洞穴四壁长满了灰白色蜘蛛网。
“就是这了,木兄前面请。”
“嗯!”
木并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走了进去,来到洞穴后,他对李风的态度此时判若两人,明显冷了,他爹是筑基长老,身份尊贵,一般的真传弟子他都不屑与之为伍。
李风神情一愣,有些呆滞,随后便跟在了后面。
这洞似乎深不见底,越往深处走越大也越黑暗,李风将手一招,一朵无比耀眼的火焰出现在他的手上,他走在后面,为木并照明。
“李兄这些是?”
十几个呼吸后,洞内出现了许多碎石,一看就是“新鲜”的,木并指着这些碎石问道。
“木兄,这是我三天前不小心触动了阵法时留下的,见笑了。”
李风连忙解释。
“呵呵,看来你是想强闯啊,想独吞其中的宝物与财富,只是可惜了,未能如愿。”
木并藐视的看了一眼李风,冷笑连连。
李风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没有理会。
“那就是筑基期高手的遗骨吗?没想到至今都还洁玉无瑕,拿回门派肯定能锻炼出一把灵器,不过这阵法应该不弱。”
看着洞深处的骨头,木并眼中闪烁着浓浓的贪欲。
法器之上,便是灵器,陆离现在都只拥有一把低级法器而已。
木并虽然是纨绔子弟,但他不傻,看周围的落石,一脸凝重,他知道李风一定在这经历了一番苦战,说不定这个阵法还是一个杀阵。
“李风,你且退到洞外去,不要打搅我破阵,同时也好为我护法。”
木并侧着头,命令道。
“是!”
李风脸色难看,握了握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
看着李风的背影,木并讥笑:“筑基期的财富,怎么可能是你这种下贱弟子能拥有的。”
打发走了李风,木并从储物戒内取出了十柄中阶法器便开始施展法术,不过他不是在破阵,而是在布阵!
只见他面朝洞口,十把飞剑盘旋在空中,手上的动作不断,一道道诡异而神秘的法印打向石壁。
“阵!起!”
一会后,他突然一声轻呵,双手合拢,空中的五柄中阶法器瞬间射入地底、石壁,一道半透明的屏障出现。
“呵呵,李风那小子还真是天真啊,竟然敢胆大妄为的与我五五分,筑基高手的东西岂是他能沾染的?只有我,只有我这样的天才才配拥有,筑基境界的东西,都是我的了,哈哈,半年后的百门大比,我势在必得!”
一切布置妥当后木并放声大笑,看向那具骨头,仿佛看见了一个绝世美人,不,比绝色美人更钩人心魂。
“这一个破阵都破不了,真是一个废物,难怪你与这等机遇无缘。”
木并打量着四周的布局,很快就明白这阵法的机要,若是在四五十年前可能还有不小的威能,现在只能说是破残不堪了,他发现这阵其实非常高明,不过五个阵眼都已经毁坏了三个,也难怪他会说是破阵。
“飞剑!”
心念一动,从他储物袋内飞出一把长剑,通体青色,闪烁着绿光,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
“以高阶法器破阵够看得起你了!”
看着枯骨,木并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噗!”
只见他的飞剑在空中飞舞一圈后便直插向洞中的一处凸起。
破阵的原理无巧,只要毁坏其阵眼就可,那个凸起明显是一处阵眼。
“轰……”
只见当飞剑要触及到凸起时突然出现了一张白色屏障,同时山洞开始摇晃,木并的飞剑刚与之接触便被弹飞,似乎毫无作用。
“开始了吗?”
山洞外,李风坐在一块青石上,听到了洞中的动静后嘴角出现莫名的笑意,他眼神深坠,似乎有一条深不见底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