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盖世双谐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三章 茶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午后,曲辛像往常一样,在茶铺的柜上坐着发呆。

  他的面前,摆的不是茶,而是水。

  有句话叫“卖盐的喝淡汤,编草席的睡光床”,曲辛这个茶铺掌柜也算是应了这话——他每天喝的都是没加半点茶叶的白开水。

  水的滋味,是很寡淡的,得配上些“话佐料儿”才有味儿。

  而曲辛的开的这个茶铺,正是一个让人串闲话的地方。

  曲辛此人,今年刚好四十岁,无论身高还是长相看着都很普通,即便是这茶铺的熟客们对他这掌柜也没有太深的印象,因为平日里负责招呼客人的都是店伙计,而他则只是坐在那儿,跟个吉祥物似的。

  没有人去留意他,更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茶铺老板,竟会是“幽影”这个组织的三号人物。

  武昌,乃是大朙最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之一,幽影作为一个以收集和交换情报为主的组织,会把大本营设在这里,也是顺理成章的。

  而顾其影不在的时候,全权代他管理着这个组织的人,正是曲辛。

  这曲辛的武功呢,自是不如顾其影的,也不如年纪比他还小的沈幽然,甚至可能连组织中的部分杀手都比他强……但偏偏就是他,稳坐在这第三把交椅之上。

  他仰仗的,有两点:其一,出色的后勤调度能力;其二,顾其影的信任和器重。

  当然了,这“信任”也只是相对而言。

  顾其影“真正信任”的人只有沈幽然一个,至于其他人嘛……再怎么信任,也免不了被他种蛊。

  曲辛,也不例外。

  不过,他中的蛊和其他人的并不相同——幽影的成员,根据级别的高低,被种下的蛊也会有差异;像曲辛这种级别的人,其身上的蛊发作的间隔期会很长,这既是表示顾其影对他的“信任”,也是为了便于他在一个远离顾其影的地方长期自主行事。

  另外,曲辛的手里,还掌握着所有级别在他之下的人的续蛊配方;请注意,是“续蛊”的方子,不是“解蛊”的,也就是说这药的作用是缓解蛊的下一次发作,而不是把蛊彻底清除。

  不得不说,顾其影想出的这套体系还真管用……正因为这套体系的存在,即使是在他“死了”之后,组织也没有分崩离析。

  洛阳事发后,曲辛便顺理成章地接过了指挥权,并照常维持着幽影的运转。

  这段日子以来,幽影的各级成员们除了继续收集江湖、民间和朝野的各种情报外,还多了个重点任务:盯住黄东来,设法从他身上搞到尊主大人的手记。

  看到这儿想必各位看官也都明白了……那晚在信阳的客栈屋顶上,于暗处潜伏着的“第四人”,正是幽影的一名探子。

  而昨夜在驿馆的那场埋伏,也是幽影所为;那个带领着九名杀手一同杀进去的杀手头目,正是曲辛本人。

  然而,这曲辛终究是在“坐着的岗位”上待太久了,他在前线带队指挥的表现实不咋地,昨晚他冲进屋时那声傻呵呵的“跟我杀”连他的部下们都想吐槽。

  本来他昨晚下的命令是:除了黄东来必须要活捉之外,其余两人死活都行,具体看他们反抗得激烈不激烈。

  结果,他那嗓子一喊,不激烈也激烈了……

  若是没他那声吼,说不定弟兄们冲进去之后快速把刀往三人脖子上一架,事情就搞定了,打都不用打就能活捉三人。可现在呢,去了十个,最后只出来三个,整整七个兄弟交代在了那里,且这七人的武功也都不算弱。

  虽然也可以说,由于冉凌这名高手的闯入,他们再怎么应变都是会失败的,但若没有他这种傻逼行为,至少也能少死几个人啊。

  道理……是这个道理。

  可惜,并不会有人把这些话说出来。

  这也是顾其影这套“蛊控体系”的弊端——没人敢得罪自己的上级。

  但无论如何,昨晚的挫败,显然还是让组织内部对曲辛的指挥能力产生了质疑;面对这些敢怒不敢言的部下们,曲辛也是很有压力的……

  因为那帮人也都不傻,他们都明白:搞不到尊主的手记,最伤的人可不是咱们,而是你曲辛。

  咱们的蛊虽是解不了,但好歹可以“续蛊”维持着,但你曲辛的蛊要怎么缓解,只有尊主大人才知道;如今尊主已经不在了,等你的蛊到了发作期,要是还没搞到手记,那你可就遭重了。

  眼下,曲辛坐在这儿,看似是发呆,实际上就是在琢磨这事儿呢。

  也就在这时,几道熟悉的身影,经过了他的眼前……

  “唷,四位爷,来啦,来来,里边儿请,这儿有座。”店里的伙计一边招呼着,一边就把冉凌、孙亦谐、黄东来和雷不忌四人都领到了一张空桌边。

  此刻的冉凌,穿得自然是便服,他要是穿身锦衣卫的行头过来,非把这一屋子客人都给吓跑了不成。

  孙、黄、雷三人也都换上了平常的服装,不再穿那破破烂烂的伪装了。

  “挑好茶上,再来几盘儿干果点心。”冉凌坐下的同时,便随口向伙计吩咐道。

  “诶~好嘞!”那伙计应了一声,就扭头忙活去了。

  他还没走远呢,雷不忌便小声对冉凌道:“冉大哥,不是说带我们查案吗?怎么跑这儿喝茶来了?”

  冉凌闻言,看了雷不忌一眼,不紧不慢地答道:“在这儿喝茶,就是查案。”

  “啊?”雷不忌听不明白。

  不过孙亦谐和黄东来是明白的。

  “冉大哥的意思是……在这里可以收集到情报?”黄东来轻声接道。

  “不错。”冉凌也稍稍压低了嗓门儿,回道,“城里就属这间茶铺的生意好,这儿的伙计和熟客也都爱串闲话……昨夜驿馆出了那么大的事,今天在这儿肯定会有人说起,我们不妨在这里坐上半天,听听他们能嚼出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东西来……应该能有所收获。”

  他们低声说的这几句,可是句句都没逃出曲辛的耳朵——人家用耳功听着呢。

  可能是担心掌柜的“发呆”太入神,没有注意到这几位的出现,店里的另一名伙计这时还特意走到曲辛身旁,小声道:“掌柜的,您看……”

  曲辛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下去了。

  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下一秒,曲辛不由分说,立马在柜台下朝这伙计打了个手势,那意思也很简单:往茶里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