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盖世双谐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走为上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宋项使出“雁入胡天”的那一瞬,马棹那颗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在他认知中,只要自己教的这绝招一出,宋项就输不了。

  就连坐在他身旁的黄东来此刻也是惊呼出声:“糟了,孙哥要遭重啊!”

  谁知,黄东来话音刚落,那擂台上空便是异变陡生。

  那擒抱住孙亦谐一同窜上半空的宋项,本来已在空中调整好了体势,占据了上风,只等落地了。

  却未曾想……在那接近极限的领域中,孙亦谐居然还是能做出应对。

  但见,就在两人即将双双落地的当口,孙亦谐默运“倒转乾坤心法”,在完全无处借力的情况下,竟是凭借自身独特的内功在半空兀地施出了一股回旋的力道,以一招龙狗拳法中的“偷龙转凤”,强行和宋项换了个位置。

  如此一来,宋项便成了“垫背”的那一个,他那招“雁入胡天”也成了自掘坟墓的招式。

  噗——

  人落在那沙土地上时,不会有很大的动静。

  但动静不大,并不代表摔得不重。

  宋项本就被孙亦谐打得挺惨,加上发动“雁入胡天”已耗去了他绝大部分的内力和体力,所以他几乎是在一种力竭的状态下栽下来的,且身上还压了孙亦谐这一个人的重量。

  当时宋项就给摔懵了,孙亦谐起身后,宋项还躺地上,老半天儿都喘不上气来。

  这场胜负,也挺明显了,周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谁都能看到是宋项先落的地;再退一步讲……哪怕算两人双双落地,从受伤和体力消耗的差距来看,宋项也没法儿再上去跟孙亦谐打第二轮了。

  孙亦谐也狡猾得很,一起来就返回了擂台上,跟观众们抱拳拱手:“承蒙各位乡亲抬爱,孙某今日途经贵宝地,与这宋项打擂,其实主要是为了帮各位乡亲教训教训这个宋家恶少,给大家出口气,并没有想害他性命;所以我在台上也没用什么上乘的武功路数,只是用些粗浅的功夫跟这外行随便玩玩……献丑,献丑了哈哈哈。”

  他这么一说,老百姓们便都感到恍然大悟——难怪他刚才的打法招式都莫名其妙的,原来是在瞎打,故意让着那宋项,我就说嘛,堂堂少年英雄会上能进前四的少侠,怎么会跟宋项这种货色认真呢?

  同时,经过孙亦谐这么一忽悠,他“已经赢了”的这个概念便被他坐实了,仿佛根本就没有再去讨论的意义了。

  而那台上的马棹呢,这会儿只能摇头叹息,心里话说:“罢了,咱这少爷确实是打不过人家,如今也只能指望事后这锅别甩到我头上来。”

  但他自己也明白,这是自欺欺人,他这个锅,是逃不掉的……

  马棹后来的遭遇怎样,咱们后文再表,还是先说眼下。

  且说那宋项,他摔在地上懵住之后,一帮家丁立刻围了上去,又是扇风又是递水,还有掐人中的,好半天儿他才缓了过来。

  但等他站起来时,孙亦谐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老百姓们也已经在庆贺孙少侠的胜利了;这还没完,当有人注意到宋项已经起身时,人群中那些给孙亦谐的欢呼声很快就转变成了给宋项的嘘声。

  “宋家少爷你平日里的威风呢?”

  “还拳打虎脚踢龙呢,结果是个外行啊。”

  “你也有今天啊?活该!”

  “之前几十天都是使诈赢的吧?把老子押的银子赔来!”

  这就叫墙倒众人推,反正在场围了上百来人,混在人群里骂上几句泄泄愤大概率也不会被发现,所以叫骂者甚众;考虑到宋项平日里欺压良善积攒了无数的怨气,这种反应也是可以预见的。

  那宋项活了小半辈子,还从没受过今天这么大的屈辱,那一口恶气是郁结难舒。

  因此,当一名家丁很不识趣的问了他句:“少爷,现在咋办?”之时。

  啪——

  宋项当即就是一个耳光扇过去,当场把那家丁的牙都给打飞了几颗:“咋办?还能咋办?输都输了,留这儿丢人现眼呐?还不快送我回府!”

  “是是……”那家丁捂着半边脸,嘴角还在淌血呢,就冲身边的几人招呼道,“快!快把轿子抬过来,送少爷回府!”

  就这样,在老百姓们的嘘声中,宋项灰溜溜地钻进了轿里,匆匆打道回府;台上那装满银子的箱子呢,自然被留下来归了孙亦谐他们。

  只有马棹和赵迢迢这两位,还是坐在台上,没跟着宋项一块儿离去。

  对于他俩,老百姓们倒是没有太多的仇恨,因为他们虽然是在宋家讨生活,但和那些家丁恶奴不一样;这两人既没有改姓宋,也没有仗着自己的身份成天出来欺压老百姓,所以无论在宋家人还是外人的眼里,他们其实都不算是真正的宋家之人,只是两个打工的而已。

  过了一会儿,热闹看完了,台周围的百姓们也就渐渐散了。

  孙亦谐、黄东来和雷不忌他们拿上了银箱,准备走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话不算多的赵迢迢,却忽然开口叫住了他们:“三位,请留步。”

  他这话,不能不理。

  赵迢迢毕竟是绿林道上“剑客”级的高手,在江湖上算是一流好手了,比马棹可厉害不少,他要是想强留孙黄雷三人,绝对留的住。

  “前辈,还有何指教啊?”孙亦谐心里其实已经猜到对方要干嘛了,不过表面上还是装作不知,姑且问问。

  “我想再问一句……”赵迢迢道,“孙少侠刚才所说,‘打擂是为了帮乡亲们教训一下宋项’,是否是真话?”

  “呵……当然是真。”孙亦谐说谎,自是连眼都不眨一下的——就算眨了,也可能因为眼睛小而不被发现。

  “那好。”赵迢迢沉声道,“那赵某便劝你们一句,你们把自己那三千两银票拿回去,至于这箱子里的三千两银子……你们还是留下吧。”

  “诶?这话咋说的?”雷不忌听到这句可不痛快了,“愿赌服输啊,那宋项都没说什么,赵前辈你怎么反倒要耍赖呢?”

  “哎~不忌你稍安勿躁。”黄东来也明白赵迢迢的意思,所以他拍了拍雷不忌的肩膀,解释道,“赵前辈这是在为我们着想。”

  “啊?”雷不忌嘴一歪,“这又怎么说?”

  黄东来笑道:“你想啊,我们来这汝南城不过一天半的功夫,耳朵里就已灌满了百姓们对那宋项的恶评;这宋家少爷什么德行……赵前辈肯定比我们要清楚,所以他才担心我们拿了这钱会遭那宋项的报复。”他顿了顿,又看向赵迢迢,“若我没猜错的话,昨日赵前辈会暗算那位使金环掌的兄弟,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吧?”

  “嗯……”赵迢迢看着黄东来,露出一道赞许的目光,点头接道,“黄公子果然聪明,不过……关于今儿这箱银子,背后还有些你们不知道的事。”

  他说到这儿时,马棹也朝他投来一道疑惑的目光,因为连马棹也不知道宋项为了凑这三千两干了什么。

  赵迢迢会知道,一是因为他武功高,二是因为他这绿林道上的人,本能地就对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很敏感……

  昨天那宋项还没进自家库房偷东西时,赵迢迢就瞅出这货要干嘛了。

  一个人要偷东西之前,他的眼神和举止都会变得和平时不一样;就算是惯偷也无法完全消除这种痕迹,更不用说宋项这种几乎没偷过东西(他以抢为主)的人了。

  昨儿个一回府,赵迢迢就觉得宋项的眼神不对,他就知道是因为这三千两的事情,所以他就稍微在暗中监视了一下宋项的动向。

  结果,赵迢迢亲眼看见,就在晚饭前后,宋项到库房里去拿了个东西出来,交给了一名家丁,也亲耳听见宋项吩咐那名家丁把东西拿去通诠鉴当了,这才换来了那三千两银子。

  今天宋项若是赢了,这事儿赵迢迢肯定是烂在肚子里,不会跟任何人提起,因为这本来就跟他没关系,他没必要去宋员外面前搬弄这种是非。

  但结果,宋项输了,那情况可就不同了。

  眼下,赵迢迢也不隐瞒,把自己查探到的这些事一五一十都跟身边那四位说了——反正这事儿八成也瞒不住,只要到通诠鉴那边一查谁都能推理出来。

  说完之后,赵迢迢停顿了片刻,再道:“说实话,不管你们拿不拿这些钱,宋项都是要报复你们的。

  “不过,他的报复,并不可怕,真正需要提防的……是他爹宋员外。

  “你们若不拿这箱钱,让宋项把当出去东西赎回来,那这事儿便依然是你们和宋项之间的事。

  “但你们若拿走这钱,宋项偷家里东西的事情就势必败露……

  “三千两……可不是数目,那宋员外是有头有脸的人,他不可能去当铺强要回那价值三千两的东西,让当铺来担这损失,而宋项终究是他儿子,他不可能把儿子怎么样的,因此……”

  说到这儿,他就不说了,也没必要说下去了。

  “哼……”黄东来听到此处,不禁冷笑道,“所以到最后,就会演变成宋员外和我们之间的问题了是吧?”

  “切……”雷不忌经黄哥一点,也明白了,一脸不快地言道,“这世道还真是不讲理,分明都是那宋项的错,就因为他爹有势力,最后还是得咱来让着他?”

  “呵呵……”赵迢迢也笑了,“雷少侠,想法还是太耿直啊……”他露出了一种在看小孩般的眼神,“天理、公理、道理、事理……无论哪种,只要沾了‘世道’二字,就都成了狗屁;在这世上,‘力’字可比‘理’字管用得多,财力、权力、势力、武力……你得有了这些‘力’,才有资格去讲‘理’,否则谁听你的啊?”

  这些,无疑都是赵迢迢的经验之谈,他也是看到雷不忌这般天真,有感而发才说的,若今天雷不忌不在这里,面对孙亦谐和黄东来这种浑身散发出老阴逼气质的青年,赵迢迢就不会说,因为他觉得对方应该都懂……

  “妈个鸡的!凭什么?”没想到,被赵前辈认为应该懂道理的孙亦谐,这时却说道,“区区一个员外,咱还怕了他不成?”

  这倒也是,孙亦谐在这个世界的父亲也是员外,当然了,孙员外可没跟朝廷的宦官势力有什么勾结。

  “孙哥,几个意思啊?”黄东来斜了他一眼,问道。

  “还能啥意思?钱照拿,姓宋的不服就让他来!”孙亦谐大义凛然道,“难道恶势力有靠山,咱们就要向恶势力低头吗?”

  话是这么说,但在许州的时候他们可刚给庶爷低过一回头,当然……庶爷到底算不算恶势力,这个还有待商榷。

  “孙哥你不要冲动啊。”黄东来似笑非笑地接道,“你是不是对‘姓宋的’都有成见啊?说实话……是不是跟你输给女人有关系?”

  “你……给……老子……闭嘴!”孙亦谐拉长了嗓门儿制止了黄东来的吐槽,接了句,“我自有办法。”

  说罢,他又冲赵迢迢和马棹拱了拱手:“二位前辈,孙某多谢二位的关心,不过宋家这钱,我们是拿定了!”

  …………

  二十分钟后,客栈。

  “孙哥,咱这算不算逃跑啊?”雷不忌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道。

  “这怎么能叫逃跑呢?这叫战略性撤退!”孙亦谐动作可麻利了,比雷不忌还快,几分钟之内就把自己和黄东来两人的行李都给收拾好了。

  他们正说着呢,黄东来也进屋了。

  “好了,搞定,都换成银票了。”黄东来进门就道。

  “这么快啊?”雷不忌道。

  “嗨~钱庄这地方嘛,你去存银子,就快,而且还把你当大爷一样供着,只有取银子的时候才会磨磨唧唧的呢。”黄东来道。

  “行,你来得正好,咱们也收拾得差不多了,我再扫个尾,你去退房。不忌,你快去拴马。”孙亦谐思路清晰,指挥有条不紊。

  黄东来干笑一声,语重心长地接道:“你啊……装逼的时候就‘我自有办法’,然后装完回来,兄弟们来给你擦屁股。”

  “毛!跑路不是办法咯?”孙亦谐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你懂不懂?”

  “好好好,走就走呗,反正本来也要走的。”黄东来懒得跟他多扯,他也知道赶紧跑路的确是上策,所以说着就又出了门。

  他们这会儿可不知道,今日这一走,便引出日后那一场千里……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