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朝神捕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488章 灭族之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唰,哗啦……”

  见话说到这个份上,对方还在挣扎犹豫,韩成吉终于失去耐心,天星锁链出现在手里,朝着对方缠绕过去。

  “嘭!”在甩出天星锁链时,韩成吉左手打出一拳,封锁对方的躲闪路线。

  “嗤啦!”

  突然出现的天星锁链,有着碾压对方的速度,在对方猝不及防下,便已缠绕合拢,将其捆缚起来。

  “若非看你不似奸恶之徒,早已直接将你抓捕归案,但你不识好意,还要负隅顽抗,我只能先将你抓住,再去查探背后的原因。”韩成吉冷声说道。

  “你真不是要套我的话,查找相关证据?”对方挣扎几下,在五级玄器天星锁链的捆缚下,根本无法脱困,却依旧充满怀疑的询问。

  不过韩成吉,先是展现绝对碾压的速度,现在有显露出强大的拘捕实力,对方自知不配合的话,逃脱的希望很渺茫,愿意跟韩成吉谈判。

  “真要去查找证据,无非多耗一点时间,不要太相信自己的隐藏,须知法网恢恢,任何作案的事实,都不可能毫无痕迹。”

  “若非我修炼一门奇术,能大致看出一个人的善恶,判断你往日多行善事,少有恶行,根本没必要跟你废话!”韩成吉再次表明态度,只是语气变得冷淡许多,对方一直不配合,已经让他有些恼怒。

  “现在这般处境,我能相信你吗?”对方反问一声,韩成吉却没有回答。

  见韩成吉不想废话,自身已受制于人,感受到绝对的实力差距,脱困逃离的希望很渺茫,对方总算开口交代起来:“我叫田玉川,现在是天罗府巡捕堂,一名三级捕卫。”

  “以你真元期修为,即便是突破之前,凝元后期的修为与实力,却在一个府衙巡捕堂,担任三级捕卫,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就是在故意隐藏。”韩成吉插话道,同时有着提醒对方,不要谎言欺骗的意味。

  天罗府同样在南陵郡辖区,南陵郡十府之一,盛产一种名为天罗草的药材,修炼水准在南陵郡,属于中流偏上。

  只是在天罗府,毕竟还是一府之地,修炼者多为炼体期,凝元期便是高手。

  天罗府衙巡捕堂,堂主只是凝元六层,捕卫主要是凝元初期、炼体后期。

  在三级捕卫中,藏着一位真元期高手,确实很让人意外。

  尽管韩成吉当初,凝元九层还是南阳府,巡捕堂的一个一级捕卫,但他主要是突破太快,没有故意隐藏什么。

  “田某半生行善,在巡捕堂虽有藏拙,却也兢兢业业,多次辅助同僚办案,这个问题无愧于心!”

  “在突破真元期后,开始谋划复仇大计,刺杀魏永信的妻儿,完全是家族私仇,无关善恶!”田玉川开始交代,没有刻意伪装什么,仇恨之意尽显无疑。

  “具体说一说!”韩成吉没怀疑什么,毕竟对方的善恶值,不是什么奸恶之徒,这次接连刺杀两人,复仇这个原因很合理。

  “田某家族,或者说宗族更准确一点,乃是天罗府一个隐世家族,在天罗山脉外围,一个名为田家庄的地方隐修。”

  “田家庄所在之地,位处一偏僻山谷,远离进出天罗山的路径,平日里罕有外人踪迹,算是一处与世隔绝,安稳潜修的宝地。”

  “但在三十年前,尚未继任郡王爵的魏永信,进天罗山历练受伤,误入田家庄所在山谷,被庄内一女子救起。”

  “养伤期间,魏永信得知田家庄,培植着一株八百年的天罗草,便表明购买之意。”

  “天罗草乃是治疗经脉伤势的主药,或炼制扩展经脉的丹药,但魏永信主要是内伤,经脉没什么问题,完全就是贪图天罗草的利益。”

  “尽管他出价不低,却只是一般的收购价,何况庄主根本没打算,售卖那一株天罗草,所以就很干脆的拒绝了对方。”

  “谁知这次拒绝,给田家庄带来灭族的祸患,魏永信伤愈离开后,便带着郡王府的高手,包围屠杀田家庄,当时在庄内所有田氏族人,整整四百二十三人,无一生还。”

  “其中包括田某的妻儿、父母,还有众多同族血脉的族亲。”

  “田某当时刚突破凝元期,进入天罗山磨练战技,躲过那次灭庄惨祸……”

  田玉川声音低沉,充满仇恨的说起田家庄,跟现任南陵郡王魏永信之间的恩怨。

  说起来,魏永信负伤闯入田家庄,被田家庄人所救,虽不是危急时刻的救命之恩,同样是不小的恩情。

  但魏永信贪图天罗草,求购不得便直接灭庄,这行径令人发指,不仅是恩将仇报,更是罪恶滔天的屠杀。

  田玉川能忍住仇恨,在调查出真相后潜伏三十年,修炼到真元期才开始复仇,可见其隐忍与决心。

  在这三十年内,田玉川进入天罗府巡捕堂,成为一名三级捕卫,还得到那么高的善功值,可见其本性之善良。

  “如果你所言不假,这次刺杀大案,我不会追查下去,但你不能再用这种方式,去向郡王府寻仇。”

  “作为巡捕体系的捕卫,你完全有能力升任更高职位,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搜集魏永信本人,乃至魏氏一族的作恶证据,将恶人查办绳之于法,而不是迁怒魏永信的亲属。”听田玉川说完因果后,韩成吉首先表明他的态度。

  “田某所刺杀的魏氏两人,都不存在私怨迁怒,那魏无天不是什么好东西,田玉兰更是贪图富贵,出卖田家庄的贱人!”

  “至于你说查办魏永信,你认为在巡捕体系,有能力做到吗?”田玉川满脸气愤的喝道。

  “查办一个郡王,必须周王下令,世间有多少恶事,明明真相都摆在那里,却不能做到人证物证俱全,你说田某无权无势,能扳倒一位郡王吗?”田玉川厉声反问道。

  有些事回忆一番,揭露出埋藏的真相,仇恨被放大,难免需要情绪宣泄。

  “为什么不能?”

  “你根本没有尝试过,就放弃了这一条路,从一开始你的想法,就是躲在巡捕堂,隐藏自己的实力,修炼到自认为能够复仇的层次,再用江湖手段报仇。”韩成吉平静的反问一声,接着直指田玉川内心。

  因为南陵郡王府的权势,田玉川从未考虑从官府角度,去查办审判仇人的罪恶,从一开始就确定了暗中复仇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