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朝神捕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349章 冰山一角的强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用那么多,在下只要五千万两,现在结清即可!”那凝元五层的修炼者,鼓起勇气说道。

  这并非他不相信,南陵郡王府的信誉,只是这次事件结束后,他想见到南陵郡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正所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到时候见不到南陵郡王,被郡王府其他人刁难,绝对很正常。

  还有一个隐患,若是老郡王没能保住断剑,郡王府是否还会认账?

  到时别说去讨债,不受迁怒就算很幸运。

  “嗯?”南陵郡王魏永信眉头一皱,似乎郡王府的威名受到了质疑。

  “魏兄!”

  “五千万银票,你把玉佩给易某吧!”易寻仙喊了一声,掏出五千万两银票,递给那凝元五层,换走了南陵郡王的玉佩。

  “这桩生意倒是不错!”张雄进在一边称赞道,至于心底是什么想法,却不为外人所知。

  别看太守张雄进,南陵郡王魏永信,易宝楼总楼主易寻仙,这三人在赌石大会很和气,可真要出现利益冲突点时,都还是各有打算。

  “坐镇赌石大会的三大真元期高手,已经是众所周知,站在南陵郡顶端的人物。”

  “但那现身取走断剑的老郡王,还有后面的几道声音,易寻仙、张雄进几人,根本没有争夺的勇气。”

  “可见众所周知的高手,只是公开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真正的那些强者,修炼几百年后,早已过了入世争锋的年龄,只有出现巨大的利益时,那些人才会现身出来!”

  韩成吉旁观这一场,对一柄断剑的争夺,却是暗自感叹不已。

  曾经他以为,南阳府最强者,便是郑云炜之父郑天奇,凝元期九层的高手。

  但后来才知晓,南阳府还有多位真元期高手。

  他一直认为,南陵郡只有真元初期高手,但现在发现还有不少,让真元初期修炼者,根本不敢为敌的存在。

  这个世界,便总是这样,当你所站的高度不够,所见都是冰山一角。

  “刚才老郡王,称呼那断剑为灵剑……”

  “莫非那一柄断剑,乃是达到七级的灵兵?”

  断剑已被取走,解石区域恢复平静,连易寻仙三人,都已回归暗处坐镇。

  这个时候,有人反应过来,提起老郡王对断剑的称呼。

  “灵兵?”

  闻听之人,莫不倒吸一口凉气。

  兵器七至九级,可称为灵兵,即便最低标准,那都达到了七级。

  须知在南陵郡,已知能炼制的最高兵器,仅仅只有三级元兵。

  连四级玄兵,都要从外郡购买,或是原来遗留下来的兵器。

  即便那些古老势力,或许藏有四、五级玄兵的底蕴,但绝对拿不出七级灵兵。

  如今出现一把灵兵,即便只是最低的七级,即便只是一柄断剑,那都会掀起一场风波。

  “无论是否灵剑,都跟我们没什么关系,那是顶尖大人物们,暗自较量争夺的东西。”

  “至于我们,现在参加这赌石大会,何必继续切石,看看还能切出什么宝贝?”见在场修炼者,议论纷纷的扩散了心思,对断剑灵兵充满好奇,有易宝楼的主事人,站出来大声说道。

  “对呀!”

  “灵剑的归属,跟我们毫无关系,若是暗中决定,我们连消息都听不到……”

  “但那灵剑,可是从这石料里切出来的宝贝,赌石大会还在继续,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有人回过神来,对手中尚未切开的石料,更是充满期待。

  这一场赌石大会,已切出价值五千万两白银的六级青木灵晶。

  更是有一柄,疑似灵兵的断剑,老郡王开出一亿两白银的价格,更许诺两个人情。

  不过那凝元五层的修炼者,担心事后出现什么变故,只要了五千万两白银,趁着无人注意,已经暗自离开。

  须知实力太低、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很简单,只要没被利益冲昏头脑,都能根据自身情况,做出正确的选择。

  解石区域,逐渐恢复热闹,十个切石的案台前,都排着不少人。

  尤其刚才切出断剑的案台,更是被当成一块气运宝地,有不少相信沾喜气的人,都宁可多等一段时间,排在那个案台前。

  至于石料里,为何会切出半截断剑这个问题,倒是没有多少人去探究。

  或许在远古时期,断剑沉入地底,遇灵脉包裹,不受大地腐蚀,历经灵脉几十万年孕养,再次现世之时,展现出不一样的光华。

  赌石的老坑石料,所出产的矿脉,基本都不是纯天然形成,天然矿脉只会有灵矿。

  但远古那些大宗门、大势力,都建立在灵脉区域,若是爆发一场大战,导致宗门覆灭。

  在战斗中,山崩地裂,灵脉崩散、地层翻涌,众多兵器、丹药,各类修炼物资,都沉入地底,破碎的灵脉重组,孕育出全新的矿脉,便属于很正常的事。

  这个时候,除了继续解石,还有不少人验资后,进入下半场区域。

  韩成吉估摸着时间,没有急着去下半场,但他穿梭在十条解石案台的长队里,近距离感知那些石料。

  “切出一块星辰矿,应该是三级星辰铝,遇到需要的人,还是能卖出不错的价格……”

  韩成吉这边的感知,尚未有所收获,却听到一块石料被切开,出现一块狗头大的矿石,被识货之人鉴定出来。

  “三级星辰铝,对本人作用不大,在场可有朋友收购?”石料所有者,立马举起矿石,朝四周大喊道。

  韩成吉中断感知,已被人买到手里的石料,赶快靠近解石区域。

  但他不确定这东西的市场价,没有急于报出价格。

  “三级星辰铝,只能做辅助炼器材料,延展性、韧性不错,但缺乏锋芒,虽未稀有星辰矿,但只能卖出三级灵材的价格。”

  “你这一块大致五斤,二十万两白银,可愿意出手?”有熟知星辰铝特性之人,在分析一番后报出价格。

  “这一块石料,本人十五万两白银买到手,二十万两只算是白费功夫,朋友加一点如何?”星辰铝的主人,感觉价格偏低,不是很愿意出手。

  但在场其他人,似乎都不感兴趣。

  “收购切出来的东西,可不会看石料的价格,你这还不算切垮,算是小涨的一块赌石,如果自己用不着的话,还是出手比较好!”对方没打算加价,只是平静的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