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朝神捕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99章 深不可测杜二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者是客很欢迎,在杜家酒馆,消愁要喝烈酒,讲故事且先温酒!”

  “若是敌人来了,那便换个地方招待,不能毁了老娘这里的好酒!”韩成吉刚来到杜家酒馆,便听到一股元力凝聚的传音。

  杜家酒馆,便是在这乌江码头,神秘老板娘所开的酒馆。

  有一种说法是酒起源于杜康,所以起名为杜康酒,自号杜家酒馆的都不在少数,韩成吉倒是没当真,不认为老板姓杜。

  何况这个酒馆,只有一位老板娘,没听说有什么老板。

  听到元力传音的声音,正是韩成吉所听见过的,那位神秘老板娘的声音。

  韩成吉蓦然一惊,抬头向坐在柜台后面的老板娘看去,却见对方已经起身,走向酒馆后院。

  韩成吉没什么犹豫,立马跟着走了进去,后院不是待客之地,但这一次没有店小二过来阻止。

  后院分了几道门的层次,外面是那些厨工、小二的住处,最深处才是老板娘的居处,从码头延伸到江畔,是用粗木搭建成的水上阁楼。

  老板娘站在阁楼外,眺望着滔滔的乌江之水,见韩成吉走了过来,身体轻飘飘的跃起,脚尖踩水奔向乌江对岸。

  “身法倒是不错!”韩成吉暗赞一声,都到了这一步,可没什么退怯的余地,同样跃起追了过去。

  从进入杜家酒馆,老板娘发现他的意图,凝聚元力传音之时,他便明白这神秘老板娘,最低都是凝元期高手。

  现在这老板娘所显露的身法,更是高深无比,码头处于回水湾内,这一段乌江近百丈宽。

  韩成吉要不是学会梯云纵,都没办法这么轻松的踏水渡江。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到底是敌是友?”跨过乌江之后,韩成吉停在神秘老板娘,大约五丈之外,出声向她询问。

  “你们巡捕堂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吗?”

  “喜欢刨根问底,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老板娘清冷的声音传来,似乎对巡捕堂印象很深。

  而她此时清冷的声音,跟在独家酒馆里泼辣的样子完全不同,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的性格。

  “这世间有善恶、分敌友,巡捕堂之人的职业习惯,所有问题都要探查清楚,不能糊涂着糊弄过去。”韩成吉出声回答,意思清楚明白,在他这里善恶、敌友都很重要。

  如果这老板娘是敌,那纸条是指引他去送死,进入长河帮的暗杀之局。

  若这老板娘是朋友,那纸条就是提醒他的意思。

  只是在韩成吉的角度,当时想成提醒他找姜伟,考虑的问题不一样。

  后面反复思考,直到这次见到老板娘,他才想到更多可能。

  或许这件事,这个老板娘并不在局中,只是一个局外人,或是旁观者。

  “查清问题,要有相应的实力底气,凭你现在的实力,倒是有资格去黑石县城,但在我这里还不能放肆!”老板娘的声音里,似乎只有清冷一种情绪,听起来毫无波澜。

  但她所言的一字一句,却让韩成吉心里起伏不定。

  尽管实力受到轻视,但韩成吉不认为老板娘,在说什么欺骗他的话,他感觉对方完全看透了他的实力。

  只是韩成吉,终究不愿服输的性子,让他爆发出一股战意。

  “还请赐教!”

  在表露战意之后,韩成吉平举着手里的捕快刀,右手握住刀柄缓缓拔出,倒是有那么点君子之战的风范。

  在他拔刀这个过程中,对方没有丝毫举动,毫不在意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猴戏一样。

  “嗤,唰!”

  “看刀!”韩成吉拔刀出鞘,正准备发起攻击。

  “咻!”

  才听见一道细微的破空声,韩成吉便感觉有什么东西,缠住他握刀的手腕。

  那东西还在延伸,在他看向手腕的时候,便已顺着他的身体,缠住他的双脚,令他正要跨出的步伐,就那么僵持在原地。

  想运起元力反抗,却被对方的元力死死压制。

  “什么?”这时韩成吉已看清,对方用来袭击他的东西,只是一根看起来很正常的细线。

  就是纺织衣服那种,老妇都能轻松扯断的穿针细线。

  可就是这种细线,缠住他握刀的手腕,绕过他身体之后,缠住他跨步前冲的双脚。

  他前冲的趋势被卡断,偏偏还是对方的细线,支撑他倾斜的身体,没有直接扑倒下去。

  “如何呢?”

  “我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对方还是那般清冷的声音,毫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细线配合她所言缠上韩成吉脖颈,似乎一念之间就能割断他咽喉。

  韩成吉再怎么硬气,这个时候都只能屈服,唯有沉默来保住最后一丝尊严。

  或许见他保持沉默,知道他已屈服,对方感觉无趣,收回外放的元力。

  “啪!”韩成吉前倾的身体,没有及时反应过来,直接被摔个狗吃屎。

  他立马扯断细线站了起来,这时更是完全确定,对方所用就是普通的细线。

  “今天不跟你计较,自己离开吧!”老板娘说了一声,就要踏水渡江返回。

  “你到底是什么人?”韩成吉还是不甘心,朝对方大喊问了一声。

  只是他心头无比震惊,想不通在这小小的乌江镇,怎么会有真元境高手?

  韩成吉虽是才凝元五层,突破后尚未完全适应,但他基于原来的实力基础,现在至少达到凝元七层巅峰,跟凝元八层差不了多少。

  对方用缝制衣服的细线,这么轻松写意的将他制服,绝不是凝元九层高手所能做到。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对方已超过凝元期这个层次,乃是真元期高手。

  “回去问冉孟凡,问他可还记得杜无忧杜二娘?”对方踩着江水,转眼已到了江心,声音才传入韩成吉耳中。

  “杜无忧杜二娘?跟冉堂主认识吗?”韩成吉更加疑惑,想不通凝元四层的冉孟凡,跟着真元期的老板娘,存在着怎样的关系?

  如果只看长相年纪,两人倒是属于同一辈人,更多问题却无法猜测。

  但修炼者的长相,从来都不是判断年龄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