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朝神捕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22章 郡王世子遇刺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怎么在这里?”

  韩成吉正吃惊捕卫当街纵马,捕卫队伍里有人看到了他,立即勒马停下对他询问。

  “原来是刘捕头……”

  韩成吉见对方停下,才认出对方的身份,乃是当初跟着路天行,到南阳府查办王智杰一案,那四位金牌捕卫中的一人,名叫刘志杰。

  查办王智杰一案,除了太守府右丞担任特使,另有两名书吏一起,负责官面上的处理,主要就是路天行一起的捕卫。

  当时除了路天行这位封号神捕,还有两位金牌捕卫,四名白银捕卫。

  留在南阳府巡捕堂,接任张成瑞副堂主之位的秦长安,只是其中一位白银捕卫。

  尽管在南阳府,韩成吉对王智杰一案避嫌,全程都在做其它任务,但路天行看出一些端倪,最后表示对他的看重。

  所以他与各位神捕堂的捕卫,虽无什么直接的往来交流,可至少还是混了个眼熟。

  “在下见过刘捕头,这不近期修炼遇到了瓶颈,来郡城碰碰机缘,顺带历练一番!”认出刘志杰后,韩成吉先行礼拜见,接着回答了问题。

  巡捕这个体系,礼节没有官方其它部门繁琐,毕竟都是修炼者,还有很重的江湖习气。

  不过韩成吉在这里,只是自称在下,而不是属下,让刘志杰有些皱眉。

  “现在没什么事吧?”刘志杰又开口询问。

  “眼下倒是没什么事。”韩成吉有些疑惑,刘志杰明显在出任务,看起来还很紧急,应该不会约他见面才对。

  尽管与郡城神捕府的金牌捕卫拉拉关系,肯定不是什么坏事,但韩成吉还真没那个念头。

  尤其他现阶段,实力不够郡城的修炼水平,这次只是个人私事,更希望低调一些。

  “没事就跟着一起,你本是府城巡捕堂的人,现在对你临时征召!”刘志杰出声说道。

  “属下领命!”韩成杰有些无奈,却只能抱拳接受。

  刘志杰的身份职位更高,现在用官方身份征召,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何况刘志杰征召之前,更是询问他当前是否有事,让他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不要那么勉强,你若真有让路捕头看重的能力,那么这次便是你立功的机会!”刘志杰出声说了一句,便打马去追前面的队伍。

  韩成吉满脸无奈,却只能在街边溢价买了一匹马,跟着那些捕卫离开的方向追去。

  有三级哮天鼻的能力,他倒是不担心跟丢不知路。

  且街道拥堵,前面的捕卫喊得凶,其实速度不算快,韩成吉在后面反倒畅通,很快就追到了大队伍。

  南陵郡城中间,有一条大河穿过,名为南盘河。

  郡城的繁华区域,基本都在南盘河两岸。

  其中下游一带乃最奢靡的玩乐区域,堪称销金窟,南岸赌场为主,北岸青楼妓院为主,河中的赌船与花船,更是走高端精品路线。

  那些叫得出名号的花船、赌船,都成为赌徒与风流客,争相推崇、一掷千金的地方。

  身份差一些的人,更是以进入那些赌船、花船,为友人间自夸的荣耀。

  但在今日,北岸最大的青楼怡春楼,却被官差严密把守。

  包括整条青楼街,南盘河赌船、画舫这一段,乃至南岸的赌场,都被驻军戒严。

  韩成吉跟着刘志杰,来到了怡春楼外。

  “青楼赌场之地,易生祸患,看来又是某位贵公子,出了什么事吧?”见案发现场在青楼,韩成吉有所猜测。

  逛青楼与赌场的人,主要是那些二世祖,成天无所事事,到处闯祸闹事,偏偏都还身份不低,随便闹出一点什么问题,都牵连着错综复杂的关系。

  “杨捕头,现在什么情况?”刘志杰带人进入怡春楼,出声向在场一位捕头询问。

  那位捕头,与刘志杰等人的服饰,稍许有一些差别,韩成吉认出对方,应该是巡捕堂的人。

  郡城神捕府分为巡捕堂与神捕堂,巡捕堂负责城内治安,神捕堂监查全郡大案。

  除了身份、职权有所区别外,两者实力也有一定差距,神捕堂门槛更高,要么实力强大,要么能力出众。

  案件发生,首先是巡捕堂派人到现场,确定是大案才会惊动神捕堂。

  不过这一次,不仅是巡捕堂、神捕堂的事,连驻军都对这一带区域戒严,可见不是一般的大案。

  “没有任何线索,死者乃郡王第三子,醉酒后被匕首插入心脏,当场殒命!”杨捕头沉声回答,脸色很不好看。

  巡捕堂负责治安,这一带属于他的责任辖区,现在郡王之子死在这里,他都难逃被问责。

  若能尽快找出凶手,将功补过之后,倒不会有什么罪责,顶多办事不力被降职、免职。

  若是找不到凶手,郡王府追究起来,他难免不会受到迁怒。

  “没有任何线索?”

  “青楼人多眼杂,凶手不可能没留下半点痕迹,你们可仔细查探过?”刘志杰皱眉问道。

  “现在这局面,我敢不仔细吗?”

  “三公子平日里风评不错,不喜流连这烟花之地,可谁知昨夜怎会来这怡春楼,还只带了一个护卫。”

  “那护卫在旁边房间作乐,跟姑娘一起被杀,那护卫被一刀封侯。”

  “在三公子的房间,接待三公子的姑娘,则是被人捂住口鼻闷杀。”

  “除了这些表面的情况,完全没有凶犯作案的线索。”杨捕头一边回答,一边带着刘志杰这一队捕卫,穿过怡春楼的大厅,从后院上了一艘画舫。

  “三公子与其护卫,都是昨夜在画舫上遇害?”刘志杰眉头皱得更深。

  若是在怡春楼大院里,四周人多眼杂,或许还有些线索。

  可在画舫上发生凶案,昨夜画舫又是航行在南盘河上,凶手从水里潜入画舫,作案后从水中逃脱,确实能做到不留半点线索。

  “是的,案发现场在画舫,案发时间大致是丑时末、寅时初,辰时画舫的小厮给客房送热水,最先发现凶案现场,接着便向巡捕堂报案。”

  “怡春楼方面,处理还算不错,拖着等巡捕堂的人赶来,才让画舫靠岸过来。”杨捕头客观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