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朝神捕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064章 利益交换促合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某不清楚,罗执教对相关案件,到底知晓多少内情,才能说出‘恶意打压’这几个字?”

  “须知这一次案件的背后,事关王城出来的贵人,尽管贵人现已离开,但驻军大营田尔耕将军,南阳府尹李大人,都在跟进这个案件。”

  僵持几秒后,韩成吉改变态度,语气变得缓和许多,开始展开计划。

  面对凝元期高手,他不可能硬扛到底,那么只能搬出靠山,让对方心有忌惮。

  只要对方愿意谈判,他都能坚持自身原则,处理好这个问题。

  “若非恶意打压,那便不该有牵连,涉案人员结案处决,其他人不要抓着不放!”罗长兴沉不住气,立马开口说出他的想法。

  或许他从罗永盛言语间里,听出了一些对他的不满,还担心他夸大事实被责骂,态度倒没先前那么强势。

  相比程家上百年传承,兴盛武馆成立的时间不长,距今大致才五十余年,由罗长兴、罗永盛两兄弟之父所创。

  两兄弟修炼资质相当,原本实力都差不多,但罗长兴作为大哥,继承武馆这份家业,罗永盛选择离开武馆,到外界江湖闯荡。

  其实这十多年来,两兄弟基本已断了联络。

  没想到罗永盛,在江湖中历练,反倒迈出那一步,成功突破到凝元期,又得朋友引荐,进入南阳学府,成为一名三级执教。

  这次罗永盛回归,更多存着衣锦还乡,向大哥炫耀的心思。

  但兴盛武馆这份基业,毕竟是其父亲所留,罗永盛不想武馆衰败下去,愿意跟大哥到县衙出头。

  “大哥,你可有什么,瞒着我的事?”罗永盛没理会韩成吉,转头向罗长兴询问,尽管称呼听起来很和睦,但语气里包含着一丝不寻常的严厉。

  “没什么事,兄弟间我犯得着隐瞒吗?”罗长兴赶紧解释。

  “野狼帮绑架贵人一案,当时确实闹得很严重,驻军大营田尔耕将军,直接带来三千骑兵封城,可后面虎头蛇尾,根本没闹出什么大事,在成功剿灭野狼帮后,贵人与田将军都未曾出面。”

  “但县衙紧抓着不放,先是剿灭虎王帮,天马帮被迫变卖产业,即将撤出青阳县衙。”

  “借野狼帮一案,县衙抓捕武馆的两位长老,现在没做任何判处,必定是在暗查武馆,这用意值得怀疑啊!”罗长兴说出他的猜想,这便是他认为县衙,恶意打压兴盛武馆的依据。

  韩成吉听完冷笑道:“难不成罗馆长,认为县衙剿灭虎王帮,那是恶意打压的牵连?”

  “虎王帮不是罪有应得?”

  “天马帮撤出青阳县,不是其心虚逃跑的表现?”

  接连问出三个问题后,韩成吉看向罗永盛,出声说道:“南阳学府,好歹是南阳府第一势力,且为与王朝亲密的半官方势力,相信罗执教分得清好坏!”

  “这个江湖很混乱,可那绝不是理所应当,王朝自有法度,那些王朝级大势力,韩某暂不作评论。”

  “但一般的发展中势力,要想这份基业,稳定的传承下去,不应该挑衅王朝律法的底线。”

  “兴盛武馆的定位不错,作为传承修炼的教学之地,更该有自己的德行操守,便如南阳学府一样,成为修炼者求学的圣地,而不是百姓眼里的恶霸!”韩成吉由衷的说出这番话。

  看罗永盛的表情变化,必定是有所触动,让他稍许松了一口气。

  罗永盛能入南阳学府担任执教,至少没什么大恶的事迹,且看他很在乎自己的名声,或许本质还不算坏。

  “你说得不错,本执教希望兴盛武馆,能够稳定的传承下去,不容许任何势力恶意打压!”罗永盛认同韩成吉的见解,但却再次强调他的立场。

  “县衙从来没有,打压兴盛武馆的意思,但县衙代表王朝法度,不冤枉一个好人,同样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只要兴盛武馆其他人,没什么违反律法的行为,便完全不必担心清查!”韩成吉掷地有声,立场同样很坚定。

  “兴盛武馆不算大,但从馆长到长老、教练,再加上嫡传弟子,加起来近两百号人,不可能每一个都干净。”

  “县衙不能因为一两个人,便抓着兴盛武馆不放,一杆子彻底打死!”罗永盛出声说道,态度已缓和下来。

  兴盛武馆一位长老、五位长老,十八位教练,组成高层力量。

  这些人手下,又有各自的嫡传弟子,算是武馆的嫡系成员。

  在这些人之外,武馆开馆收徒,更多是一种给钱教学的关系,相对更独立自由。

  “我再次申明,县衙没有那个意思,不存在打压任何势力,严格按王朝法度办事,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韩成吉坚持原则,并没有借坡下驴。

  “本执教姑且相信你,但兴盛武馆开馆收徒,容不得任何污点。”

  “且本执教在努力,要让兴盛武馆,成为南阳学府的附属武馆,更是不能有污点存在。”罗永盛出声说道,几乎变成协商的语气。

  其实罗永盛明白,他到县衙显露身份与实力,县衙都不可能再打压兴盛武馆。

  但他一开始的目标,都不止是保住兴盛武馆,而是要挽救兴盛武馆的名声。

  “兴盛武馆不想留污点,这个不难解决,县衙查到的问题,但凡涉及到兴盛武馆,都不会公开审判。”

  “在结案的资料里,只记录涉案人本人姓名,不会连同兴盛武馆存档。”

  “大致五天后,县衙给兴盛武馆,送一个立功的机会,事后大加宣传,还有实际的利益瓜分。”

  “不知罗执教,认为韩某的诚意如何?”韩成吉抛出几大诱饵,料定罗永盛会上钩。

  何况还有南阳学府,那一层尚未言明的关系。

  “不公开、不存档,本执教很满意!”

  “但不知你所言,立功与瓜分利益的机会,又是怎么一回事?”罗永盛出声询问,表露出很感兴趣的神色。

  “后面这一场行动,有府尹李大人,南阳学府郑府主一起参与,不知罗执教是想现在听,还是留在兴盛武馆,等候县衙的安排?”韩成吉笑着问道。

  其实这一次交锋,韩成吉从一开始,便已立于不败之地。

  因为罗永盛,只是南阳学府的三级执教,但张进元能找到郑云炜出手,这是身份与实力的双重碾压。

  “你所言当真?”罗永盛沉声询问,但言语间没有压抑,更多是隐藏不住的期待。

  须知他只是一个三级执教,南阳学府最低级的执教,且入府时间很短,几乎没什么话语权。

  如果能跟府主,一起完成一次行动,至少在府主面前,刷一个脸熟,对他往后的发展很重要。

  “罗执教认为这种事,韩某敢作假欺骗吗?”韩成吉反问道。

  “只不过,罗执教能否抓住机会,还得看这几天时间,是否把兴盛武馆清理干净。”韩成吉再次开口,说出他的条件。

  只要张进元那边,顺利找来南阳学府郑云炜、府尹李良品,驻军大营田尔耕三方势力出手。

  罗永盛这个凝元期一层,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属于一个附带品。

  韩成吉愿意交换利益,给他一个合作立功的机会,不可能平白赠送,毫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