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七八节 真心是在帮助你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夹谷清臣很怀疑,韩绛为什么这么好心要帮助夹谷部。

  韩绛哈哈一笑:“我不是好心,你们识汉文,学耕田,富起来之后谁还会有心去打仗,将来有一天我与完颜家族大决战的时候,你们夹谷一族会不会参战还另说呢。这是阴谋,非常大的一个阴谋,用我的词叫……同化。”

  韩绛的话让夹谷清臣陷入了沉思。

  韩绛却没停下来:“自古至今,只要融合的我们汉人的民族都会变的强大。”

  瞬间,夹谷清臣明白了。

  他想通了。

  夹谷清臣说道:“这是战争。”

  “战争?”这次换成韩绛有点糊涂了,他没反应过来夹谷清臣这么说的意思。

  夹谷清臣说道:“我读过史,北魏拓跋氏,最终呢?他们消失了,成为你们汉人的一部分。”

  “拓跋姓还有,还在。不过有些人改成了元姓,但这不重要,族群依然存在,他们的祠堂里依旧有当年魏时代的帝皇牌位。”

  夹谷清臣不说话了。

  他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一场几乎无法反抗的战争。

  一边是自已的部落最终被融合成为中原的一部分,一边是穷苦的夹谷部,还有那无边无际冰冷的,没有什么产出的穷山恶水。

  韩绛没有催,只说道:“不急,这事慢慢谈。”

  “不。”夹谷清臣作出了决断:“我想好了,答应你,但我几个条件。”

  “请讲。”

  韩绛有点小激动,能谈一切都好办。

  夹谷清臣说道:“头一个,我要求你们派人给我们夹谷氏制作氏族志,就是你们的族谱还是叫祖谱的。还有,虽然可以称呼你为绛哥儿,但若有一天,无论你在何处立都,都城要有一块万年碑,记录我夹谷部落往前一千年,往后再有人刻上的万年碑。”

  “这个可以。没有一点问题,但这需要人手,需要花精心,不但你们要配合,而且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办成的。我要扣点钱,或是你们派出五百能打的人,帮我去帮点事。”

  “可以。再说第二个条件,要教就教全套,你们也有女学。”

  “行,答应,安排。”韩绛心说,这条件不过份,可以答应。



  夹谷清臣伸出三根手指:“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你派人指点耕种,不能只安排我族的人干活,要挑出一些人教会他们。”

  “这个,我要一个保证。”

  “什么保证?”

  “契约一签二十年,不能半道反悔,也一定要善待我派去的人。”

  “答应。”

  “好,安排。”

  很粗狂的契约,简单却有效。

  夹谷清臣只字没提若有一天韩绛与金国皇帝大决战时应该如何选择,韩绛也没问。

  两人都相信,那个时代夹谷部的人会自已作出选择。

  无论是战,还是和,夹谷部的人任何的选择韩绛都能接受,夹谷清臣相信一位志在天下的人,有这份胸怀。

  韩绛呢,更简单。

  历史已经证明了,只要你让我们华夏文化渗入,对于一片白纸的夹谷部来说,不用二十年,五年就能改变你们的一切,从生活习惯再到礼仪伦常,都会在灵魂中给你们打下华夏的印记。

  至于粮食。

  这就呵呵了。

  黑龙江下游,松花江一带,这里的粮食产量还用怀疑吗?

  韩绛拥有最专业的农匠团队,夹谷部的人有手就行,这里的粮食产量肯定能够成为一个粮仓级的部落。

  大方向谈好,细节开始扯皮。

  钱家特意派了专业的人过来,夹谷部也有人跟着来。

  从养牛的数量,再到牛、马输出等等,开始详细的谈判。

  牛。

  夹谷部是养牛的高手,只是他们养牛用来吃。

  韩绛需要牛。

  虽然韩绛也想来一盆水煮牛肉,但中原的大片耕地需要无数的耕牛,所以牛还是先用来耕田的实在。

  和夹谷家谈好,这让韩绛信心十足。

  吃过早餐好,一整夜都在西湖边抢赠送小礼品的桑昆听到韩绛有家,立即精神抖擞的跑来和韩绛一起吃早餐。

  见到桑昆,韩绛很热情:“安答,实是在怠慢,怠慢,你知道现在公务太多了,客人一个接一个,我昨夜过了子时都没休息,今天天刚亮又见了金国的左相夹谷大将军,实是在怠慢,怠慢,等忙过这两天,我与安答一醉方休。”

  桑昆是个很直接,很简单的人。韩绛不介意与桑昆成为真正的兄弟。

  桑昆大大咧咧的哈哈一笑:“没事,没事,这里热闹的很,比起草原上倒是有趣的多,听说过两天有骑射大赛,我带了好马,好弓,准备与天下英雄比一比。”

  韩绛也是突然间来了灵感:“听说安答骑术惊人,又有好马,那我专门为安答办一场赛马大会,比一比谁的骑术更好,谁家的马更好如何?”

  “好,好,好。”桑昆连说了三个好字。

  韩绛对桑昆这个名字的印象,以前是在某电视剧,结果桑昆被刻画成了一个反派,此时看来桑昆应该是正面人物。

  客套了几句好,韩绛这才问:“安答来临安也没有派人提前过来,是有要紧事?”

  提到正事,桑昆的脸色沉了下去:“事情有些不同,和你预料一样,铁木真野心勃勃,之前契丹人在金国北边作乱,后来塔塔儿人趁机攻打了金国上京,铁木真是受金人的命令去攻打塔塔儿部,但他与塔塔儿部和谈了。”

  “和谈?”听到这个消息韩绛也是大吃一惊。

  韩绛急问:“塔塔儿部不是和铁木真仇非常的深。”

  “是深,这就是铁木真的阴谋,他答应化解仇恨,让塔塔儿部给他弓、马、奴隶来赔偿,否则就联合金兵包围塔塔儿人,最终塔塔儿人答应了,他假装战败放走了塔塔儿人,却得到了塔塔儿人大量的军械,还有塔塔儿人从金国上京抢到的财富。”

  这事有点可怕,韩绛再问:“金国知道吗?”

  桑昆想了想:“现在可能不知道,但也可能知道了,或许很快就会知道。”

  说的绕了点,韩绛却是明白,这事是纸包不住火的。

  韩绛又问:“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