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五二节 朝官已经没有价值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交趾所管理的粮区就能养活百万大军。

  瞬间,除了知道韩绛底细的人之外,其余的人反应过来了。

  韩绛凭什么敢对金国下手,因为他有粮。

  赵雪霞还没有说完:“我交趾郡西南,年产麻束近百万担,其中可以织衣的麻束占一成,可以织帆的占两成,其余的可以制绳、编袋。我交趾有水车一万九千架,年织麻布量可以把临安的布价再往下砸三成。”

  竟然,竟然还有麻!

  朝臣们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可这还没有完。

  “我交趾,炭为露天矿,可以直接派人力去挖,北边有着大量的铁、铜、金,东与东南有大量的煤,我交趾的钢铁产量已经达到了三百五十万斤。”

  有人开始抱头了。

  因为当下大宋的铁产量才仅仅二百万斤,有时候还达不到。

  一个郡,就有了大宋全部的铁产量。

  赵雪霞事实上还没有说完,琼崖铁司的目标是,在未来两年内,年产量要超过千万斤。

  韩绛控制的所有各州府,总的钢铁产量要在两年内超过五千万斤。

  这时,孟九洛起身:“本官原本打算回自已的衙门办点要紧事,这几日留在临安是有些私事。今日见到赵知府,本官说两句,赵知府你谦虚了,本官认为你交趾的粮食产量远不止一亿五千万担,麻、布、铁、盐、药材的产量都更高。”

  “正好,今日虽然是宫中的宴,本官敬赵知府一杯,顺便再商量一下我江南西路十万担上瓷的事情,上次你答应过的。”

  “没有,本官只说是考虑。”

  “这么久了,理应考虑好了,十万担上瓷对你赵知府来说,顺便几个坊就用光了,照顾一下我江南西路的瓷匠,他们烧的比雷州与泉州的好。”

  赵雪霞还在犹豫。

  孟九洛:“赵知府,我敬你。”

  赵雪霞把酒喝了,却依然没松口:“这个,容我再想想。”

  “先拿一万担的货试试,说不定好用呢?”

  “这个,好吧。”

  孟九洛这出面一打差,原本什么男女的差别让人给淡忘了。

  为什么交趾城变的如此之富,这才几天时间。

  这个问题让人很好奇。

  一个轻咳出现在金殿上。

  钱荨逸。

  还没有正式出仕,但名声、威望早就名满天下的一位德高望众的尊者。

  钱荨逸一伸手,立即就有年轻的官员赶紧过来扶。

  钱荨逸站了起来后再清了一个嗓子,先对赵雪霞说道:“赵知府,你切不可自满,眼下你只是作出一点成绩。”

  “是,下官谨记。”

  钱荨逸又说道:“交趾城有的变化,老夫派长子亲自去看过,又询问过曾孙姑爷,总结下来有这么几个原因。”

  立即有人去准备纸笔。

  钱荨逸倒是等了一会才讲道:“首先,越国李氏失德,民心丧失。再说为何交趾的粮食产量能够突然暴涨,甚至超过了越国曾经的收成,这有几点非常重要的。”

  “第一点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将越国能够集中起来的一切力量都用上。而后是专业的事情专业的人来办,这种田也是一门学问,修河、修渠更是学问,不是埋头苦干就可以的,有人真正有本事的人带着干,事半功倍。”

  “最后,学问。”

  “为什么说学问有用,稻田养鱼是一个学问,肥也是一种学问。在交趾,有人研究出将海产的贝壳磨碎,加上一些矿石变成肥料的。还有毒沼肥,就这毒沼肥就老夫所知,已经研究出三种。”

  钱荨逸脸上有一丝骄傲。

  并非因为这些东西是钱家的农匠研究出来的,而是一句话。

  学问就是力量。



  对一生治学的钱荨逸来说,这句话让他欣慰,让他快乐。

  钱荨逸继续讲道:“交趾,最高亩产出自日南郡农学书院,亩产稻米高达七石三十六斤,他们用的沼肥,从坑中排出的气可以点火为炬,夜晚日南郡海边为船只引路的灯塔就是用沼肥气点燃的。”

  钱荨逸一提气:“学问就是力量。学问,可以助我等一窥天道,我曾孙姑爷说过,学问可以让他摸到云彩,老夫信!”

  跑题了。

  今个原本是让所有人能够认可赵雪霞这个女知府的。

  孟九洛打差是好心,他的目标是让其他人知道交趾的力量,交趾的货物输出量惊人,采购量更惊人。

  但钱荨逸一开口,完全跑题了。

  他引用交趾这一年半的变化,证明了学问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一亩七石半。

  这产量太让人羡慕了。

  谁不在意。

  话说,日南郡是那里?

  有人就问了。

  赵雪霞说道:“前任日南郡守是崔嵬,他已经离任,新任还没定。崔嵬听闻要调任,具体到那里本官也不知道。”

  崔嵬!

  在场的谁不认识。

  韩府门下三大支柱之一。

  杨大法站了出来:“我是下任日南郡守。但我掌民,不管兵,管军的是雷馈。”

  “雷,雷馈。”有人惊呼一声。

  立即就有人去捂嘴。

  这名字可不敢喊。

  这是盗窃了内藏库的恶贼,竟然成为一郡的最高军事长官,这事不敢提,绝对不敢提。

  杨大法又补了一句:“其实,我想去开城。”

  众官来的兴趣。

  他们都是有才华的人,而且在这里已经没有投降派人,主和派还有几个,但主和与投降是完全两回事。

  金殿之中,此时的主流是主战派。

  这些人有着狂热的血。

  他们开始围着赵雪霞请教攻占交趾的过程,以及管理交趾这些越人,汉越融合,汉语教育、德化。还有水利、农业、商贸发展等等事宜。

  许多主战派的人已经想清楚了。

  与其在临安这里当一个无所事事的朝官,不如外放成为一方干吏。

  开城、日南郡、还有关中、宛城、以及名义上是完颜阿古乃当鲁王的两郡之地,这里所需要的官员是无数的。

  唯有朝官没前途了。

  临安城,已经不需要朝官了。

  连皇帝都成了摆设,朝官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一句话,以前最让人羡慕的朝官,从今日开始已经完全变成了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