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零六节 韩绛与铁木真的第一次交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绛走到铁木真面前。

  韩绛一拱手:“在这里祝草原上的苍鹰早一天成为古儿汗。”祝贺之后,韩绛不由的看了一眼脱里汗,而后笑着退回到自已的座位。

  完颜襄看愣了。

  脱里汗都不由的看了铁木真一眼。

  金国的许多官员也都听到韩绛的祝贺了,有些人懂,有些人不明白。

  而金国皇帝不是大宋皇帝赵扩这样的草包,他听懂了,正因为听懂,所以他看向了完颜襄,完颜襄重重的点了点头。

  完颜璟站了起来:“朕,赐铁木真,鹰杖,好一个草原上的苍鹰,这称呼好,在与塔塔儿部之战中,英勇的勇士应该有这样的荣耀。”

  没有鹰杖不重要,可以立即安排人去制作。

  古儿汗,意思就是众汗之汗。

  这话,把唯一有资格被为王汗的脱里放在何处,而且韩绛挑明了铁木真的野心,要争霸草原。

  金国非常喜欢看到这种争霸。

  你们自已内部杀来杀去,经济、人口都减弱的时候,我们金国就更容易控制草原。

  铁木真看到韩绛回到座位,冲着韩绛远远的一举杯,韩绛见到双手捧杯回礼。

  紧接着,足以引发一场战争的事件发生了。

  韩绛在脖子上作了一个小动作,抹脖子。

  铁木真的拿出一把尖刀,直接插在自已面前的烤羊上,尖刀刺穿了烤羊,也刺穿了木桌。

  叫板!

  不过,金国皇帝却只是豪饮一大杯。

  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誓言要杀死对方,这样的情况他已经不是意外,而是震惊。

  按常理说,韩绛与铁木真完全没有关系,就只说挣钱,韩绛的生意也没有把手伸到草原上去。

  这一切完全不合理。

  韩绛已经不止一次在金国想办法给铁木真添堵了,找各种办法告诉金人,铁木真这个人会是金国的威胁,会成为金国的敌人,因为铁木真是那种可以一统蒙古高原的人。

  可以说,纯粹就是韩绛在挑事,主动找铁木真的麻烦。

  那么,用完颜襄的话说就是,韩绛这是没事找事。

  或者!

  完颜襄又想到了一个新的念头,也是在刚刚才想到的。

  他看到的金国皇帝脸上的笑意。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在金国皇帝眼中,你们这些人越是不和,越是闹的凶,甚至打打杀杀什么的,都是好事,西夏人最近太安份了,而且西夏与克烈部的关系实在太好,这已经让金国皇帝完颜璟不怎么开心了。

  韩绛虽然是宋人,是宋臣。

  宋是以江南为主,与草原实在太远,而且中间还隔着一个西夏。

  他们的仇恨似乎有些对金国而言没用。

  不过,完颜璟也是读过兵书的,战国那时候远交近攻便是上上策,和距离非常远的人结成盟友,这是非常高明的作法。

  而与距离非常远的人成为敌人,实在是不明智的。

  韩绛在看到金国皇帝竟然不管,反而很开心的样子,他准备继续搞事了。

  一只大碗,一碗就是一瓶酒。

  装满的不是盛唐御液酒,而是原本没有名字,金国称为粘割半碗倒的那种,新名字还没有定下来,原本韩绛想叫生命之水的,但想来新名字也未必让金人认可。

  韩绛已经递了帖子,特别请粘割为这种酒命名。

  一碗,一瓶。

  韩绛伸手粘了一点酒,然后手指在蜡烛上划过,手指尖出现了火焰,然后再点燃碗中的酒。

  看着碗中那酒燃烧的青焰,韩绛拿起旁边一瓶递给了金国的小太监,然后指了指铁木真。

  那小太监不敢动,看了看完颜襄,得到允许之后才把那一瓶送到了铁木真面前。

  酒放在铁木真桌上,韩绛这才捧起碗,咬紧牙关,拼足了,把这一碗喝下。

  酒喝下,脸瞬间变的通红,然后是煞白,晃了两晃之后走到桌前,双手脚走一字,走了十步,这才伸手扶住一名金国的小太监,而后看着铁木真。

  铁木真还没有喝过这种酒,也没听说过。

  不就是一碗酒嘛。

  唯独就是韩绛借酒点火这一式有点惊人,他相信那是某种巫术。

  韩绛开口了,大着舌头:“别洒了,这酒六瓶要两万多个钱呢。”

  铁木真冷冷一笑,让金国小太监给他准备大碗,然后倒酒。

  金人的将军们原本都在殿门的位置,这会都往前靠了,这样的热闹他们喜欢,而且他们也喜欢烈酒。

  有人就问了:“老粘,你真的半碗倒?”

  粘割倒不回避:“这酒烈的吓人,若是慢慢喝,我估计最多喝一瓶半,喝到两瓶也会倒,初次喝的时候没留意,半碗喝的有点急了,酒劲瞬间就上头,想站稳都难。”

  又有人说道:“这酒,酒量差的,半碗慢慢喝也受不了。不过听闻最近有种新喝法,五份的红色果子汁兑上一份酒,再加上一点胡椒,许多女子喜欢,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烈焰红唇,可就算这样兑,半碗也是不寻常酒量的女子能扛住的,所以用的都是漂亮的小水晶杯。”

  粘割摆了摆手,他没说话,指了指铁木真。

  铁木真没用手点火,用筷子借蜡烛的火靠近酒,酒呼的一下就着了。

  能被点着的水。

  这真的是酒吗?

  许多人看呆了。

  韩绛点的时候,他们有的认为是巫术,有的认为是戏法,可铁木真点着却是很让人吃惊。

  好几位都悄悄去试了。

  铁木真看着满碗火的酒,一咬牙,捧起就喝。

  韩绛没洒,他也不敢洒,若是洒了便会被人嘲笑。

  韩绛靠在一张桌子上笑的合上不嘴,他还就不信,你酒量能好到什么程度,咱这生命之水虽然还差那么一点,却也是五十九蒸的准备当酒精的东西。

  为了当酒卖,又多蒸了五次,一共是六十四蒸。

  喝吧。

  韩绛那碗用火烧过,酒精含量已经被消耗的许多。

  铁木真这一碗却是实实在在刚点着的。

  很快,半碗下去了。

  当铁木真仰头抬碗准备干光这碗酒的时候,就是这一仰头,整个人头晕眼花,一头栽倒在地上,人晕的想站都站不起来。

  哈哈哈!

  韩绛放声大笑。

  举起一只装满酒的小水晶杯,开始巡场了。

  目标:桑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