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七七节 国公,请自掌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公文很容易就抢到手。

  让赵林德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手中是抓了件东西,可公文还在吴铁手中。

  吴铁身边的立即将刀抽了出来。

  “谁敢动我家国公。”赵家的护卫队正站了出来。

  赵林德却是愣住了。

  因为他手中握的不是大理寺的公文,而是一份圣旨。

  而且还是他见过的圣旨。

  当今皇帝的特赦令,这一份是给他的。

  这是韩绛答应要给他的东西,曾经让他看过一眼,因为没有东西两院备案所以当时没有生效,也没有给他。

  吴铁一指嗣秀国公府的护卫:“他们谁再敢动一下,乱刀砍死。蔑视圣旨是什么罪,我等有先斩后奏之权。”

  谁敢动?

  吴铁拿过一个檀木托盘走到赵林德面前:“国公?”

  赵林德伸手要把圣旨放回托盘上,可吴铁却退一步,然后面带笑容的看着他。

  “你,你什么意思?”

  吴铁反问:“难道国公不打算请罪,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放回圣旨吗?”

  赵林德牙都要咬碎了,他没得选择,只能跪下双手捧起。

  吴铁这才说道:“国公若是自掌嘴四十,刚才对圣旨不恭敬的事情我等便当没发生,反之本官自会上报,请官家圣断。”

  打,还是不打。

  赵林德没得选。

  啪啪的打着自己耳光,打完了,脸也肿了。

  吴铁这才收回圣旨:“嗣秀国公蔑视圣恩,这圣旨是不是继续发,本官要去请示。嗣秀国公府大量僭越的物品,有蔑视皇家之过,各人带队搜查,详细登记,若遇反抗可当场斩杀,嗣秀国公府除械,以示恭顺。”

  说完这些,吴铁看着国公府的护卫,又看了看赵林德。

  赵林德一口血喷出,当场晕死过去。

  韩绛让史达祖帮着传的话只是试探一下赵林德的深浅,结果……吴铁这有点捅的太深,捅穿了。

  吴铁看到赵林德吐血晕倒,自已也有点意外。

  赶紧叫人稳住国公府,小跑着就往韩府去汇报情况。

  再说临洮。

  辛弃疾又用五十骑闯了兰州城,惊的金国边军诸军草木皆兵。

  眼看日头偏西,一骑自北而来,来到了临洮城北边第一道防线。

  这身甲不俗。在金国,需要一等良匠花一年半时间才能打造出来,能披上这甲的人有一个规矩,不能战足一百回合,何以为兵。

  他们叫扢叉千户。

  属于合扎猛安中最精锐三千人骑军,直接受金国皇帝统领,其战斗力绝对不能轻视。

  这支兵马中一只百人队受命前往草原克烈部,后以使节身份前往西夏兴庆府查验今年西夏给大金的贡品,最终南下兰州,不是为打仗来的,只是来查阅临洮为什么击败了京兆军的主力部分。

  这是真正的金国最强军团,十人在草原上可屠千人部落而不伤一人。

  辛弃疾,狂妄。竟然敢五十人就闯入兰州城,在兰州城杀了人,还带着不尊敬金国贵族的李木头。

  自然不能不管。

  一骑,全副装甲来到了临洮城北边第一道防线。

  防线前十步,面前数百弩弓,来骑缓缓开口:“将李木头与其两名同党绑了,送到这里来,我便不追究。他有罪。”

  正所谓,有什么样的将,就有什么样的兵。

  一汉子提着刀就走出了掩体,伸手一指:“你是个什么东西。”

  来骑一看这汉子,声音很低沉:“你身上的纹身,你曾经是德顺军的兵,你可以逃兵何罪?”

  那汉子回答:“逃兵,死罪,杀全家。”

  来骑说道:“明晨之前,将李木头绑到这里,否则依我们的规矩,屠城。不过,不杀女人和没有马高的孩子,去吧。”

  说完,来骑就准备转身。

  金军最强军团,想击败这样的军团只有同样级别的超强重骑军才行,或是无数人围攻,用提刀、大斧硬拼才有可能杀死敌人。

  曾以一千骑,击溃西夏三万骑兵。

  立军以来只有一场败绩。

  颍昌大战,败于背嵬。但宋军只是惨胜,杨再兴等大将在这场大战中战死。

  是真正的无敌强军。

  当今天下,第一重骑军,没有之一。

  宋军火器强,但对这支兵马无用,用原始的宋军可爆炸起火的类似手雷的炸上去,就是弹点灰。

  迎出去的汉子曾经是就是金国汉军,他看对方掉转马头的时候低下了头。

  他强撑着出去,可内心却是在怕。

  他低头的时候,另一人走到他身旁,手上拿着一个麻布包:“我想,若是丢了脸,会不会被整个临洮军嘲笑。咱们本身就低人一等,咱们是逃军,以前又是金国汉军。那李木头虽然看着傻,却是一条汉子。”

  “去他娘的。”

  百人长怒号一声,提着麻布袋子冲着那骑士扔了过去。

  他的副手抬起手,十只火箭已经点火准备好。

  来骑没回身,只是回了头。

  宋军火箭,能伤到自已吗?

  看到那麻布包,宋军火霹雳,有用吗?

  他错了。

  他用生命的代价来证明了他的狂妄是个错误。

  这不是以前的宋军火霹雳,这东西叫赤焰雷,里面掺了大量的红磷还有极细的炭粉还有油。

  烈焰之下,你再重的重甲也没用。

  一群守边的士兵围了过去,盯着看那骑士被火包围,火不大,但却扑不灭。

  百人长摸了摸下巴:“这货色也没多强嘛,不如咱们召集人手,把兰州城围了,然后弄死他们,这功劳估摸着上上面那位能给咱兄弟一份厚赏。”

  副手低声说道:“我说,去叫人把那东西推出来,我估计他这铁甲扛不住那东西,然后你赶紧去城内上报,这货色估计能烧到晚上,我赶紧召集人马加固工事,万一他们来一百多号,凭咱们这二百人怕是守不住。”

  没错。

  这金国的巅峰重骑军真的来一百人,他们这防线不可能守得住。

  所以副手提议的那东西,就是两寸二分的纯铜火炮,虽然是试验品,但那东西在三百步范围内对付重骑军,相信金国这最强的重骑军扛不住。

  消息赶紧往回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