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四九节 韩家疑似又卖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左相之位空着,这些日子朝堂上不少人都在争,我想请周相公推荐余端礼成为左相。就一封荐书。”

  事实上,朝堂上空了的何止是左相。

  朝堂上,武官当下的空缺无数,当然这个不重要,以前也是空缺无数。

  而眼下,朝官缺了十一人,京官空了二十七个位置。

  周必大一直认韩绛又作起了他老爹最擅长的生活,卖官。

  眼下,也只有韩家有这个实力了。

  盯着韩绛看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后周必大问:“一个左相多少钱?”

  “不少!”韩绛竟然应了这话,周必大很吃惊。却谁想周必大拿出一堆契约:“周相公,余端礼借了我好多钱,却也给我韩家店铺与工坊挣钱的机会,我落他一个人情,顺便帮他一把,再说了我感觉他当左相挺好。”

  好厚的一叠契约。

  周必大不可能真的一张一张的翻看,也不可能去核算钱数的差额。

  在他看来,余端礼是想请韩绛帮忙,但毕竟也是一位爱惜名声的人,不好直接送礼倒是借自家必须要采购的物件和韩绛拉上了一点交情。

  周必大问:“其余的官,你没标价?”

  “周相公,我是好孩子,我韩家也是恢复当年名门之风的,卖官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我韩家已经不插手了。”

  周必大不怎么相信,韩家卖官是有历史的。从韩侂胄他爹,也就是韩绛的爷爷辈就开始了,前前后后至少有三十多年接近四十年。

  可以说,论卖官的水平,韩家绝对是当朝第一。

  周必大想了一个招:“行,我写这份荐书,不过写两份,另一份是依礼当朝左相上任后次年,主持磨勘。所以我推荐你来当左相的副手,京官磨勘。”

  磨勘,就是类似于年终考核这类的事情。

  韩绛立即拒绝:“周相公,我没空。”

  “没空?”周必大笑着端起了茶碗。

  韩绛解释道:“明年,我已经答应官家,临时负责流外转流内考核,这事也是大事。”

  周必大脸色一沉:“韩绛,流外转流内,从来没有定其考核这一说。比起寻找的卖官卖爵,这流外转流内却是一桩大生意。”

  流外,就是指九品之外,称为流外品。

  流内,就是一品至九品,是正宗的官。

  虽说有些流外的官比七品官的职权还大,但毕竟是没有品级的,谁不想由流外转流内。

  周必大自然就认为,韩绛是盯上了卖官的大机会,所以眼下才不管朝堂上那些空缺之争。

  韩绛肯定要自证清白,马上说道:“周相公,您老看这样行不。流外转流内,您老为主官,我为副官,但考题要我出。这事绝对公正。”

  “当真?”

  “十成真。”

  “依然不是十分相信,老夫还是那个条件,你答应了老夫就写荐书,不答应就算了。”

  周必大有自已的考量。

  磨勘是大事。

  国之大事。

  别说是余端礼,眼下就是他来主持,以今年这种形势下他都扛不住。

  但韩府却能。

  韩府卖官有手段,所以对官员业绩造假更是高手中的高手,最最重要的是韩府能镇得住场面,同时只要韩绛出任这个副职,也就断了每年磨勘最大的漏洞,韩府不会出手帮这些人搞鬼了。

  韩绛与周必大足足僵持了一刻钟。

  无奈,韩绛只有答应:“好吧,这事我答应了。”

  韩绛很难受。

  周必大虽然要辞官,要自请降职,但只要人在朝堂一天,这影响力依然是巨大的。

  就象是韩侂胄。

  你管我是几品官,只要我开口就能影响朝堂决议,这便是力量。

  傍晚,回到韩府之后韩绛一脸的不高兴。

  史达祖迎了上来:“少君,说两个事。”

  “达祖兄,你说。”

  看韩绛脸上不怎么高兴,史达祖把自已要说的事情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

  “今年夏收,严州多地丰收。但比起牛头庄子的收成,丰收也变的寻常了。韩渊与韩桐写了文书,当下的府里掌家的是少君,大娘子说话自然也是有份量的。全严州推行新的桑基鱼塘以及新稻田术,大娘子批示要花很多钱。”

  原本史达祖想说的是,少君,你家大娘子要玩命的花钱,这个很可怕。

  正因为看到韩绛脸色不太好,换了一个委婉的说法。

  韩绛没表态,问:“另一件事呢?”

  “另一件事是,咱家的工匠在钱府工匠的帮助下,已经完成了水利织机。吴家的工匠不服,认为这不公平,所以他们自已谈,合力改进,而后分赏金。眼下的问题是,虽然成了,可最多使用十天就要换轴,大娘子又批了好大一笔钱。”

  韩绛听完之后笑了:“我说达祖兄,你什么时候管府里的钱粮支出了。”

  史达祖很平静的回答:“我虽然不管钱粮,但我却知道木秀于林。”

  “什么意思?”

  “趁现在,水利织机的事还没有传出来,连人带机器运走。这事让临安府知道,怕比咱们稻田养鱼还吓人。而后,放缓推行新稻田法,每个庄子先按四成来,只说是尝试,绝对不能让人知道咱们已经准备全面推行新农术。”

  必须承认,史达祖的想法是正确的。

  他关心的不是钱,而是这一件件虽然花了无数钱,却是成功之后变成聚宝盆的新技术。

  严州那边的工匠情绪上已经几乎是疯了。

  原本需要人一推一拉的织布,现在变成了靠水利来织,速度快了几十倍,这个实在是有点吓人。

  要知道,临安城每一个权贵家里有稻田,都有织坊的。

  韩绛点了点头:“就依达祖兄你的意思办,可是严州不能没有织业?”

  史达祖很严肃的给予自已的建议。

  “留下精工。水利织只能织麻布,眼下还只能织粗麻布。但相信用不了半年时间就能织细麻布,丝织对机器的要求太高,没有两年时间不可能。所以严州放弃织麻,全面改成织棉与丝织品的制作。”

  韩绛非常认真的思考了史达祖的话。

  有理。

  看看四周,这里还是前院进门前的空地,韩绛向书房方向一指。

  “换个地方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