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一二节 为什么救黄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师旦完全不明白韩绛为什么要下功夫救黄裳。

  所以才来问史达祖。

  这个问题史达祖需要考虑清楚说多少才能回答。

  想了想,史达祖说道:“少君作事是主君授权的,有些事情你在朝堂并不知乡野之事,咱们韩府作事,历来是各管一摊,就是防止走漏风声。我不能讲,等主君回来,若主君认为你应该知道,便会告诉你。”

  苏师旦没再问,只说道:“我要提醒的是,临安城都看着呢。”

  “没错,你提醒的没错。”史达祖认可这话,说完比袖子里抽出四十份空白的吏部文书:“这是一个态度,赵相公的态度,他向韩家低头了,但这还不够,你怕是不知道。他送了四只唐宫极珍的茶碗给少君,而少君把这茶碗在黄裳面前砸了。”

  “什么?”苏师旦真的有点不敢相信。

  韩绛对茶碗的痴迷在临安城早就不是秘密了。

  “市舶司,必须铁板一块。”

  苏师旦接过那空白文书:“这事交给我了,还有一件事,杨大法问朱熹都被贬出临安了,他怎么办,是不是要回来?”

  “外放,广州府,替少君铺路。具体的事情等我这边准备好,我再见他,让他在赵汝愚那边再苦几天。”

  “怕是很苦,赵汝愚准备对他下手以换取主君的原谅,毕竟杨大法是咱们韩府的叛徒。所以这事要早办,外放是一个好主意。我去告诉他。”

  苏师旦说完准备走,史达祖叫住了他:“虽然我不能说,但咱们一起在韩府这么多年,我送你一句话。”

  “你说。”史达祖的话苏师旦还是能听进去的。

  “没有把自已份内事作好的人,是不可能跟着少君走到最后的。记住这句话,再有就是,区区一个签枢密院副使,别说是主君,少君都没放在眼里。”

  苏师旦没说话,拱手一礼后拿着那吏部的空白文书离开。

  卖官卖爵的事情苏师旦是专业的,这次安排合适的人在市舶司,他知道详细的流程怎么办,在外人与普通官员看来,这就是正常的调任,不会有一点点风声漏出去。

  史达祖的话他听进去了。

  他现在的感觉是,赵汝愚想要的权势,也是主君想要的,甚至于主君要的更多。

  苏师旦有一句话没提醒错。

  黄裳府里全是韩家的人,黄裳活不过五天这不是秘密。

  若说,韩家想整死黄裳临安城内的权贵们相信,可若说韩家不顾一切救黄裳没几个人相信,至于黄裳投靠韩家。

  呵呵。

  谁说这话谁脑残。

  黄裳是什么人,是一个真正的学者。

  他懂天文、地理、农学。

  黄裳是一个教育家。

  但对于朝堂上的百官来说,黄裳是一个喷子,他总是不断的进言喷这个喷那个,别人在朝堂上讲平衡,讲利益,他只讲利弊,而且不是朝廷的利,不是百官的利,不是权贵的是利,是平头百姓的利。

  这样的人,给皇帝当侍讲可以,当礼部侍郎主管科举都可以。

  唯独不能当大官,礼部尚书这个官职,不可以。

  没几个人喜欢黄裳。

  不喜欢黄裳的人当中也包括谢深甫。

  不是谢深甫怀疑黄裳的才华,而是谢深甫不喜欢这种不懂官场的人。

  辛弃疾是这样的人,陈亮也是。

  这样的人,不适合为官,更不适合为京官。

  已经三天了,韩绛在黄裳府中衣不解带,这黄裳家小小的两进院落也没什么客房,韩绛夜里是住在黄家门房的。

  三天,张子安终于可以说一句有信心的话了。

  “能保住。”

  韩绛这才安下心来。

  屋内,黄裳已经能坐起来了,不过这病想好,想能和正常人一样,一个月是短的。

  以当下的医疗条件能保住命,非神医不行。

  这时,黄裳才注意到韩绛腰系白纱带点缀了一点黑纱。

  黄裳问:“你腰间?”

  韩绛说道:“陈同甫过世了。”

  黄裳听完后久久不语,足足一柱香之后黄裳说道:“我会安心养病,承你的情。但日后朝堂之上,不会为你韩家应声。”

  韩绛没接这话,只说道:“安心养病,所需要的花销等你病好了我会给你账单,若没有钱还,壕横会给低息借款给你。告辞。”

  这次换成黄裳糊涂了,他不明白韩绛为什么为救自已。

  韩绛不想解释。

  韩绛从黄裳这里出来便出了内城,外城有一个小宅,很普通的。

  陈傅良就住在这里。

  临安府发生的事情,大事他也有自已的消息渠道,他给朝堂递了疏,关于海盗的,但却如同石沉大海,根本就没有人理会。

  朱熹的事件他已经知道,他相信韩绛会来找自已的。

  韩绛到。

  陈傅良给韩绛泡了茶:“粗茶一杯。”

  在韩绛坐下的时候,陈傅良也发现了韩绛腰上系着的白纱,这是亲人过世才会系的,一般用在非直系亲属身上。

  陈傅良问:“贵府有人过世?”

  “我的好友,陈同甫。这事知道的人不多,四天前过世的,我刚才收到消息,他的尸首在明州海滩上火化,其家眷由刘淮将军亲自护送往夷南城去了。成年的三子,长子来我这里报信,次子与三子一个北上楚州,一个西去……”说到这里韩绛停下了。

  因为他在考虑,说还是不说。

  陈傅良却已经是泪流满面,天下有二陈,说的就是他陈傅良与陈亮。

  两人性格相似,而且学术理论接近。

  都是经世致用,反对性理空谈。

  真实的历史上,因为他刚直,所以被韩侂胄得势之后划为朱熹一伙,一杆子打死,同期被贬有名望有六十多人,杂鱼加起来好几百。

  陈傅良心中难过,陈亮竟然过世了。

  而且,秘不发丧。

  尸骨不回乡,家眷去了夷南城。

  三个成年的儿子也没有依礼法守孝。

  陈傅良开口问道:“在灵前是孝,还是此时完成同甫没有完成之事是孝,孝!”

  韩绛不知道陈傅良此时是在自问,还是在问自已。

  所以韩绛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