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三八节 绛哥儿很低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朝堂的事情。

  韩绛哈哈一笑:“我想宣传自已,还需要官府,笑话。他们还没有见识到,天下第一舆论神器呢。不过,作人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韩侂胄没笑,声音反而多了一丝阴沉:“赵汝愚以为我不知道,他搞的这些小动作。”

  刘过与刘仙伦瞬间收起了笑容。

  韩侂胄说道:“朝中人皆以为彭龟年与我是政敌,处处与我作对。嘉王府赞读黄由,表面上依附于我,但真相却未必如此。今日朝会上,听起来黄由处处在为我讲话,彭龟年对我有怨恨,但真相未必如此。”

  韩侂胄说了两次真相未必如此。

  刘过服。

  不愧上当今朝堂手腕第一人。

  韩侂胄三言两语讲了当时朝堂上的一些细节,刘过与刘仙伦听的明白,黄由背后肯定有人主使,因为新的稻田之法处处为韩家争脸面,在此时非但没有好处,反而坏处有很多。

  大义!

  争的小利,失了大义。

  韩家连天花之法都不收分文要公布于众,更没有必要对稻田增产之法还要收取利益。

  至于韩侂胄认定背后是赵汝愚在搞鬼,刘过与刘仙伦也不明白为什么,但他们却相信韩侂胄在这种事情上的眼光。

  至于彭龟年,韩侂胄大笑:“这家伙,只支持对的,不是针对我。”

  大气!

  这是刘过与刘仙伦对韩侂胄全新的认知。

  能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人,果真不是只争一城一池之得失的人物。

  接下来几天,刘过、刘仙伦、韩侂胄、韩绛一直在关起门来开会,其间有许多问题韩绛都听不懂,可韩侂胄却要求韩绛在旁听着。

  而第二天,钱皓桁来了。

  钱皓桁真的辞官了,理由是学问太少,不足以管一州一府,打算游历天下,体验民生。

  朝堂上的争斗、各地官员的安排、选人的要领。

  韩绛感觉完全颠覆了自已穿越者的三观,后世的管理学、人力资源学理论,竟然在这里是废纸。

  除韩绛之外,所有人都支持夷南城第一任城主,要选一个心软、心慈、慢性格的人。

  韩绛跳了起来:“我反对,我要求夷南城军管,一切的规矩都要按战时条例来办,夷南城真正的势力范围只有城边十里,十里之外都是什么人。逃犯、强盗、海匪,还有没有开化只知道砍人头的土人。”

  “所以,主官必须是够狠的人,可配两个文职的副官来怀柔。”

  “切!”刘过用了韩绛的表达方式,来展示自已对韩绛这种态度的鄙视。

  刘仙伦因为亲自在那里待过,倒是很客气的说道:“少君想的没错,自然是刚柔相济最好,但主次上我有一点浅显的建议。少君或少参考一人。”

  “一人,谁?”

  “蓝海!”刘仙伦提到了蓝海,钱皓桁点了点头:“没错,蓝海必须要郑重的对待,他的存在举足轻重。不仅仅是夷南城,他的影响力可以达到一半的闽地。”

  刘过怪笑两声:“少君,你还年轻,你也有犯错的时候,这时就显得我等的重要性了,你只说夷南城,你没错。强主弱副绝对是上选,可闽地呢?咱们图的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夷南城,而是闽地。”

  刘过说的闽地就是古称的闽越之地,相当于韩绛穿越前大半个福建外加广东省的一部分。

  钱皓桁这时说道:“亲家公,是把你那个小妾接回家的时候了。”

  韩侂胄猛的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说,程松出任泉州,可他资历不够。”

  钱皓桁摇了摇头:“程松可用,但主官人选,亲家难道不记得,数月前宫内之争,陈傅良扯住官家衣襟在宫中痛哭,娘娘怒斥,他递了辞官疏。”

  “他?”韩侂胄很想说,自已搞不定。

  而且钱皓桁现在已经辞官,既将以游历天下为名,带着刘仙伦秘密前往宛城。而且钱皓桁是上一任的知泉州府事,更不合适出面了。

  很容易就让人猜测,泉州难道有什么古怪的事情,钱皓桁辞官,并且为自已选择继任者。

  不好。

  钱皓桁伸手指了指韩绛。

  啊!

  韩侂胄明白了,自已搞不定,韩绛却可以。

  “妙!”刘过也明白了这其中的套路,钱皓桁才是真有才,这脑袋之中的计谋绝对比自已高,只是吴越钱氏的名头盖住了他自身的才华。

  韩侂胄轻咳一声:“绛哥儿,请陈傅良留任出仕泉州,你去办。”

  “是。”韩绛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叫自已,可既然安排了活,自已不能推脱。倒是刘过点了一句:“请陈同甫一起去。”

  明白了,陈亮能帮着搞定。

  但韩绛还是多问了一句:“这家伙是谁的人?”

  韩侂胄说道:“过宫派,王蔺认为是他的死忠,但陈傅良只坚持自已认为对的事。”

  “明白。还有……”

  韩绛还是想问,那么夷南城选谁,可韩侂胄示意韩绛去办事,钱皓桁也让韩绛去办事。

  韩绛有一些自已的想法。

  但是,韩侂胄却不想听了,钱皓桁似乎也想支开韩绛。

  两人都示意韩绛去办事。

  无奈,韩绛只有出门干活。

  等韩绛离开之后,钱皓桁说道:“夷南城已经是谋逆重罪,容不得有失,我提议夷南城第一任主官,刘弥正。就是去年因为弹劾亲家公你,而被你的门客设计罢官的太常寺丞。反正他现在没官。我看好他。”

  韩侂胄摸了摸胡子,想了好一会,硬是没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一个小小的太常寺丞,官太小了,自已肯定不会去对付,那么是谁干的呢?韩侂胄根本就不记得自已有多少对头,也被自已搞倒了多少人。

  不过,既然是弹劾自已被搞倒的,那么有可能是苏师旦安排人干的。

  也就在这此时,刘过突然发现,韩侂胄并没有韩绛正在作的事情交给自已的另两只人马协助,一只是官迷杨大法一支,一只是韩府出身的苏师旦一支,只让崔嵬知道。

  那么,是何用意呢?

  肯定不是信不过。

  突然,韩侂胄猛的一拍桌子:“我想起来是谁了。”

  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