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三二节 大明寺的黑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绛让韩嗣拿帖子去见余端礼。

  韩嗣也笑了,却是站着没动:“少君,怕是余转运使今晚都睡不安稳了。”

  韩绛摇了摇头,抬脚就往寺内走。

  空见瞬间就傻了。

  敢直呼淮南东路转运使名字的,这扬州城里有吗?

  有。

  嘉王殿下估计敢。

  另一个!

  空见卟通一下就跪了:“伯爷,手下留情啊。我们一众兄弟靠这里吃饭的。”

  韩绛伸出两根手指:“第一件事,在黑市挂牌,末盐引我按原价八折收。第二件事,带本伯爷去藏经阁。”

  “是,是。”空见那敢有一点反对。

  韩绛为什么要进藏经阁,一来是看看有什么特别的书没有。二来是感受一下这阁的气氛。

  扫地僧是一个传说。

  站在藏经阁内,韩嗣去翻看可有什么有价值的书。

  韩绛问:“当年,这里的和尚怎么一夜就逃光了。”

  钱宽回答:“当年,金军五百人杀到,御前十万兵马不敢战,都往南逃。还吓的官家从此不再是男子。连御前十万人都逃了,官家更是连衣服都没有穿,就直接上船往南逃。秃驴们敛财还行,骨气也就那样了。”

  韩绛只在历史书中看到金军南下,却万万没想到只有五百人。

  韩绛问:“真的,只有五百?”

  钱宽点了点头:“金军一万,可杀到扬州城下的只有先锋五百人,金军势孤,劫掠扬州城之外就离开了。可扬州经那一役之后,几十年过去才慢慢恢复过来。”

  “可悲。”韩绛只说了这两个字。

  韩嗣倒是过来报喜:“少君,这里有不少珍贵的孤本,我好好找找。”

  “恩。”韩绛没心情留在这里,示意钱宽带路到休息的地方。路上,韩绛问钱宽:“那和尚是怎么回事?”

  钱宽回答:“以前是一个私盐贩子,有一次官府追查他躲到了这里,原本这里聚集了一伙盗匪,他杀了盗匪变成和尚,倒不是一个恶人,作事也公道。只是小的不明白,少君要这里干什么。”

  韩绛回答:“我要的是这个黑市,而且这里距离扬州城不远也不近,将来有些生意会在这里办。另选一个地方也不是不行,但没这地方好。所以,我说是买下来。但若空见不想卖也就算了,既然他不是恶人,咱不强买。”

  “是,一切依少君吩咐。”

  再说平山堂内。

  韩绛挂八折收购末盐钞的事情引发了一些不算小的震动。

  在这里朝廷盐钞交易的可不止有宋商,还有金商、倭商、高丽商、西夏商,甚至还有两个蓝帽商。

  倭商为什么还要盐。

  别看倭岛四面都是海,可因为他的气候与地形原因,他们的盐产量远远不够。

  在官方的宋倭贸易列表之中,农副产品一栏之中就有:茶、糖、酒、米、盐、药材等。

  高丽的盐业,是需要把海水运输到工坊,再用煎盐法取盐。

  对于高丽来说,这需要消耗大量的木料,远不如想办法从大宋买盐合算。

  当然不排除这些人在这里买盐引,却私贩到高丽、倭、金国。至少两个蓝帽商就打的是这个主意,只不过他们负责买入,再转卖给其他的私盐贩子。

  大宋这边是见盐引就给盐,不管是谁。

  见到有人挂八折买末盐钞,在场的商人都是呵呵一笑,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眼下,就没有这个价。

  当下的价格是原价加两成。

  西夏的商人已经加价到三成,因为草原上战争不断,需要大量的盐,所以盐钞的价格一定会涨。

  而这时,突然有人发现,挂牌八折竟然成交了,有人卖。

  谁卖的,查不到。

  谁买的,也无人知道。

  既然是黑市交易,就是客户不会面对面。

  有人这时说道:“这两天有一个传闻,说是金国都水监丞田栎上了递了一个奏本,说是要挖开大河,以防止中都受灾。”

  一名金国商人猛的转过头。

  有人就问了:“怎么,你知道?”

  “好象是真的,确实有这个奏本。”

  马上就有人过来打听了。

  金国商人不知道详细的内容,却是把当时的情况说的很清楚。因为这事就在他离开金中都的前两天发生的,市井已经传遍了。

  有人不懂,这就问了:“挖开大河会如何?”

  “会如何?”

  当下就有人急了:“你难道不知道,杜充这奸贼当年挖开大河,你可知道多少人无家可归,多少人易子而食。”

  说话的人对着金国商人施了一礼:“这位兄台,可知道是准备从何处挖开?”

  “恩,这个倒听说,是南岸的两个村子,就在泗州往北几十里的地方,当时我一友人还准备转让泗州的店铺。”

  这是真的。

  黄河决堤有多可怕。

  水灾在每个人心中都是巨大的阴影。

  这时,又一笔交易成功了。

  不再是八折。

  一万盐钞压到七折出手。

  这时,有人挂出六折半出手的盐钞价格。

  不,这会赔惨的。

  大部分商人不愿意这么低价的价格把手中的盐钞卖出去,只有小部分商人开始跟风,韩绛这边也在不断的压价,六折四、六折三,甚至开出了六折二八五这样带小数点的价位来。

  穿着男装的鹤翎找到了韩绛。

  “小官人,你最终准备把盐钞的价格砸到多少?”

  韩绛思考了片刻:“先砸到四点八左右,我心中的理想价格是四点一。然后先一条消息肯定会有人去细查,相信最多半个月,他们就会知道那个水监的建议完全被驳回。那么接下来,我会放出第二条消息,再想办法把盐钞涨到两倍,甚至更高。”

  鹤翎追问:“然后呢?”

  “然后,咱们手上的盐钞全部抛空,一张也不留。”

  鹤翎不解:“小官人,利州路需要盐,而且还可以往借道往西夏贩运。我需要盐。”

  韩绛问:“要多少?”

  “至少三十万担。”

  “我给你五十万担,我有盐,而且数量巨大的盐。再说一句,无限量屯粮啊,今年夏天大河会大决堤,两淮受灾千万。我阻止不了这事,却可以收容无数的难民。屯粮,若没有地方存,交给我,我帮你存,我有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