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二九节 紧张的钱歆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然,还有一件可恶的事情。

  韩绛离开临安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写封信回来。

  可恶。

  钱歆瑶想来想去,提笔写了一封信给韩绛,那意思就一句话,反正我不会绣,你要帮我想个主意,总之不能出丑。

  写好信,钱歆瑶考虑着怎么才能送出去。

  最近家里把自已管的有点严。

  正在钱歆瑶思考的时候,吴嬷嬷进来:“姑娘,主君让姑娘去书房。”

  钱歆瑶赶紧把写好的信塞进袖子里,整理了一下头发,就往钱荨逸的书房而去。

  书房内,钱荨逸正在读书,见到钱歆瑶进来示意让钱歆瑶坐。

  钱歆瑶首先看到的就是桌上有一封信,两只木盒。

  有礼物?

  给自已的。

  那么是谁,是韩绛吗?

  一边想着,钱歆瑶一边坐下。

  钱荨逸说道:“韩家请了洪迈来当男方大媒,定亲的日子也已经选好,这事知会你一声便是了。你娘亲死的早,你爹爹怕后娘怠慢你也没再娶。却人教你,你呢,不学无术,除了写字还勉强能看之外,一无事处。”

  钱歆瑶吐了下舌头,没敢接话。

  临安府谁人不知,钱家大姑娘才华横溢,诗书礼乐、天文地理、奇巧算理,无一不精通。但是当真没有人知道,钱家大姑娘不懂女红。

  在钱荨逸看来,不懂女红,只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不学无术。

  训过钱歆瑶后,钱荨逸叹了一口气:“也怪你娘亲过世的早,罢了。这里有两盒绛哥儿送来的礼物,还有信。你收着吧。”

  钱歆瑶赶紧把木盒抱了过来放在自已这边的小几上。

  钱荨逸又说道:“从今天开始,最近这段日子你离葛家三姑娘远一点,倒不是说葛家三姑娘有什么不好,葛家有什么不好,避嫌。毕竟你与绛哥儿这定亲的事情已经确定下来,你暂时回避一下葛家三姑娘。”

  钱歆瑶虽然听的糊涂,但也不会问。

  她知道肯定有事。

  可让钱歆瑶意外的是,钱荨逸却主动讲了出来:

  “让你避嫌,这是韩家的意思。”

  钱歆瑶这时可以问了:“曾祖,韩家为什么?”

  钱歆瑶这一问有两层意思。

  第一自已还没有过门,第二韩家让避嫌总有原因。

  钱荨逸说道:“江阴葛家,怕是牵连上谋逆大案了,所以让你避。原本这些大事还牵扯不到你等孩童,但谋逆大案非同寻常。其中一主犯还是江阴葛家的姑爷,这案子绛哥儿在办,周相、留枢密已经暗中派人赴扬州相助,你与绛哥儿有婚姻在身,韩家的建议没有错,你避嫌吧。”

  钱歆瑶吓呆了。

  谋逆大案。

  这种案子牵扯上贬官、流放,全家为奴都是有可能的。

  钱荨逸指了指盒子:“不看看,绛哥儿送了什么过来。给曾祖也有,这是你的一份。”

  钱歆瑶有点木然的打开盒子,两只盒子里装的都是如雪一样的白的细粉,却不知是何物。

  钱荨逸说道:“绛哥儿提供方略,施道长精心研制,雪盐、雪糖。这两样若是在临安府流传开来,权贵家中的盐糖生意,便可独断。去吧。”

  “是,曾祖。”钱歆瑶施礼后退离。

  钱歆瑶离开之后,韩侂胄、洪迈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钱荨逸没回头,只问:“节夫,你要保葛邲,倒让我很意外。”

  韩侂胄躬身说道:“不敢瞒钱公,若其他人问起来,我一定会说我韩家要当好人,因为葛相公是好官,不忍其受牵连。太公问,我只能实话实说,想让淮南东路的事情办的快,办的好,只要葛相公亲自出手,大义灭亲。”

  洪迈在旁说道:“学生也这样想,当然,保葛邲也是有必要的。”

  钱荨逸点了点头:“没错,周相与留枢密都插手了。你二人若去找葛邲说穿此事,节夫说葛邲一定不会信。而景庐你,实在不适合明面上插手此事,朝堂之上也并非一池静水,过宫之事暗流涌动,加之你为韩家大媒,更不适合出面。”

  “是,钱公说的是。只是此事,会不会给大姑娘惹上麻烦。”

  钱荨逸哈哈一笑:“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与闺中秘友说些悄悄话,这满朝堂谁还能弹劾几句不成。”

  韩侂胄就没问合适还是不合适。

  这消息从钱歆瑶嘴里传到葛家三姑娘那里,再传到葛邲耳朵里是最合适的。

  而且这主意,还是他出的。

  将来,葛家欠钱歆瑶的这份人情,也就是欠韩绛的。

  韩侂胄欠身一礼:“钱公,我先告退,我入宫去。”

  “恩。”钱荨逸点了点头,韩侂胄退离。

  洪迈也借口告辞,他要去见几个老朋友,葛邲的事情他不会提,但淮南东路的事情看似只在淮南东路,这事也一定会波及朝堂。

  在朝堂上,也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话说,韩侂胄进宫献礼,先去找自已的姨母慈烈太后,献上雪盐、雪糖。

  韩侂胄没说太多,只说这是韩绛无意中学到的法子,尝试着制作了一点,特来献给姨母。

  慈烈太后很喜欢。

  而后,韩侂胄又给当朝皇后李凤娘送了一份。

  李凤娘留韩侂胄聊了会天,主要是问她的儿子赵扩去淮南东路如何。

  韩侂胄吹棒了几句赵扩,却没提淮南东路有人谋逆的事情。

  就在此时,钱府北侧门外再过一条巷子,有一处只接待女客的茶楼,作为好闺蜜,钱歆瑶自然有办法把葛家三姑娘叫出来。

  钱歆瑶见到葛家三姑娘,两人一拉手,钱歆瑶说道:“过了今天,我怕就见不到你了。”钱歆瑶心中暗自庆幸,曾祖没有在府里下禁令,也没有给吴嬷嬷吩咐过自已不得再见葛家三姑娘的事情。

  想来,最迟今晚就会有禁令。

  所以,钱歆瑶一回到自已的屋,就找了借口跑了出来。

  葛家三姑娘掩面而笑:“怎么,要闭门给自已绣嫁衣,你行不行呀。”

  钱歆瑶示意身边的婢女退离,也打眼色给葛家三姑娘。

  葛家三姑娘也叫自已的婢女退到一旁,两人手拉手一起进了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