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九二节 本伯爷只要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绍定、绍元……

  一看钱上的文字,有些还是非常旧的建炎通宝。

  陆游抓了几枚放在手心仔细的看了看:“不对。”

  那武官一脸的疑惑:“先生,不对?”

  陆游点了点头:“不是钱不对,是这事不对。”说完,陆游将钱递给了这名武官:“看看,你可有在市面上见过这钱?”

  武官接过一看,摇了摇头:“真没见过。”

  王希吕也拿起看了看,然后递给韩嗣:“懂吗?”

  韩嗣接过看了,很恭敬的说道:“晚辈不懂。”

  王希吕说道:“建炎时铸的钱,当时汴梁失陷,官家还没有到临安,建炎三年临安府才定为行都,建炎这钱最初铸造是在绍兴府,而后分多地铸造,不限量铸造,一共有十四种,而咱们手中的是在蜀地铸造的。”

  陆游补了一句:“是巴地。”

  巴与蜀还是有区别的,大宋的钱监一共有二十六处,都是水运比较发达的地方。

  一般来说,小数量的钱往两淅流通正常,但大规模的就不正常。

  而且巴地的钱,几乎全是往西南、蜀地、梁州等运。

  韩嗣还是没明白,这到底有什么不对的。

  陆游说道:“可否安排人找一个空仓,将钱大概分一分,老夫认为这些钱先不管是那里铸的,有可能是大户家里窑藏的钱币。再找个铜匠过来看看,市面上流通的和藏起来超过五年的钱,铜锈是不同的。”

  “是,这就去安排。”

  武官去找人,陆游才对韩嗣说道:“三种可能。要么是因为泉州钱荒,大户将藏起来的钱拿出来用了。这可能性最小。另一种就是,有人私通倭人。最后一种,这贩钱或许已经有规模了,将巴蜀的钱都运了出来。”

  “老夫去找绛哥儿。”陆游说完,让人扶着自已离开了倭船。

  韩嗣便留下,负责清查之事。

  韩绛正在和雷馁聊一些有趣的荤段子,陆游进来将自已的三条猜测讲了。

  韩绛听完却说道:“老师,我不关心这钱背后是什么。和咱们没关系,我真正要的也与这些钱无关。老师安坐。”

  “好。”陆游倒想听听韩绛为什么不关心这些钱。

  钱荒,每一个有识之士都很在意。

  私贩钱币到外番,这事已经动摇国本,陆游不愿意看到却不管。

  陆游坐下后,已经换了衣服的两名倭足利家的家臣进来,依倭礼对韩绛施了大礼。

  韩绛说道:“想要钱,你们的手段已经让我很不高兴。但你足利家出自源氏一脉,你足利家分了十九个分支,十二年前宗家主应该是娶了北条家的女儿。本伯游历尾张的时候,也与足利分家有旧。同行的两位兄长,还布了种。”

  紧接着,韩绛就是一阵忽悠。

  什么琵琶湖了。

  什么热田神宫。

  然后这个禅寺、那个庙的。

  两个倭人深信,没有亲自去过肯定说不出来这些,而且还有许多上古神话之类。

  韩绛用的是倭语,陆游听不懂,雷馁汉字都不识太多,更听不懂。

  倒是两个倭人恭敬的不得了。

  韩绛站了起来:“这是教我书法的老师,陆氏放翁。”

  两个倭人一听,激动的几乎就要舔陆游的鞋了。

  韩绛踢了这两个倭人各一脚:“退后些,恭敬些。”

  倭人那里有一点不恭敬了,可还是跪着往后退了三步。

  韩绛继续说道:“想求字,我会让我的老师给你们写一幅。钱你们想要,我可以帮你们,但以前的法子,再犯恐怕你们性命不保。我打你们,就是让你们清醒,不要挑战大宋的律条,本伯姨祖母是当今太上太娘娘,这里的几位将军看在本伯的面子上,这次放过你们。”

  两个倭人几乎是以五体投地的姿势表示感谢。

  韩绛这才说出了自已真正的想法。

  “回去,运铜运银过来,我替你们铸钱,所消耗的费用以银来结账。过几年若时机成熟,我会亲自去拜访你足利家主。”

  这种事情不需要契约,约定交换的地点就在台州之后,韩绛这才对雷馁说道:“雷将军,船搬空,给点吃的和水,人放了吧。然后继续抓,没有咱们给予的秘密通行证的,没有备案的,就往死里弄。其余的,不听话就打,打了还不听话,你看着办。”

  雷馁叫了一名武官进来,吩咐了几句。

  信物这种东西,雷馁有办法,而且还能加密,保证不会让人造假。

  两个倭人被带出去之后,陆游才问:“你和他们刚才说了什么?”

  韩绛回答:“老师,我说我去过他们那里,见过他们家的大人物,然后把我游览一些知名的地方风景还有传说故事讲了讲。再告诉他们,我保护了他们,让他们免于一死,好在他们知道,宋律贩钱出境要杀头,所以很感激我。”

  陆游不怎么信:“就这些?”

  “还有,我报了老师的名号,他们求一幅字。”

  陆游更不信了:“费这么大劲把人弄来,打几巴掌就放走?”

  韩绛笑了:“他们会运大量的铜与银过来,咱们这边朝廷对铜管制的太严,我估计他们每年能够提供不少于三十船的铜。”

  雷馁开口:“原本不应该问的,依我家将军吩咐办事就好,可还是想问一句,要铜干什么?”

  韩绛在袖子里一摸,然后将一枚铜钱弹给了雷馁。

  雷馁眼睛一亮:“金的?”

  陆游说道:“假金,铜的。”

  雷馁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陆游,迟疑片刻后:“放翁,你名满天下,要钱写几副字就是了,作这事?”

  雷馁那意思就是,陆游你什么身份,能点这假金打算坑人?

  陆游一脸的尴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韩绛哈哈一笑:“雷将军,这事我来给你讲,你听我说。”

  忽悠陆游都不在话下,忽悠雷馁这大老粗,韩绛更有一套,不和雷馁讲什么大道理,只说想给淮南东路的一心抗金的士兵加点餐。

  当然,多一点钱的话,除了加餐之外,也给家里娃娃们买点肉吃,给自家婆娘添件衣服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