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六七节 第一个被忽悠到的人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钱泓宣有孙子,是钱皓桁弟弟的儿子,正妻所生。

  钱皓桁的妾生子,是庶子,取名的时候不可能象钱严琅这样名字中有玉的意思。若钱皓桁续娶一位正妻,再生个儿子,叫钱家嫡孙。那么钱严琅就是这一代的长子,若他及冠已经定了身份,他就是嫡长子,再有也叫嫡孙,但不会影响到他。

  钱严琅与钱皓桁弟弟所生的儿子身份在钱家是相同的,但他年长。

  嫡与庶有什么区别?

  与继承权无关,是钱家脸面上的代表,他的学识、他的才华、他的风骨处处代表着钱家,对于韩俟这样的性格来说,一个嫡长孙只有麻烦,没好处。

  钱严琅带着钱家子弟前往蜀地三年,原计划新年前回临安,路上耽误了一下。

  没有除夕府回家是一个遗憾。

  没有听到那夜韩绛醉酒夜论,是更大的遗憾。

  看过陆游亲手书写的韩家子论四大美人,又听闻名满天下的鹤翎姑娘在韩府待了三天,鹤翎再一次登台,他就来了。

  钱严琅再一次坐下之后,一人走到身旁坐下。

  钱严琅侧头一看:“七姑丈,你也来了?”

  七姑丈,正是十年前的探花郎,张伯源。

  张伯源回答:“原本只是请旧友吃个饭,有人提到今日鹤翎姑娘论策极为精彩,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酒也一样。这等精彩不容错过,严琅哥儿你刚才去问了,是不是韩家绛哥儿的论。”

  “没回答,但应该是。”

  张伯源再问:“蜀地如何?”

  钱严琅去蜀地求学,按现在的说法就叫交换生。

  所去的书院非同小可。

  完整的说法叫苏氏蜀学,是苏东坡父子三人所创,与当下学术界轻史重经完全不同,苏氏蜀学希望借史古今治乱盛衰的探讨来为当下大宋治世找一条路。

  钱家其实也不是当下大宋的学术主流。

  钱家同样轻经论,钱家的学术重在实用性上,对农书、医书、匠书,政、律、算、天文、地理都有涉及。

  所以苏氏蜀学便与钱家选精英子弟相互交换求学,希望这些精英子弟可以学得两家之长。成为更有用,学识更高的人才。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学派因为汴梁陷落而暂时处于低谷。

  关学。

  关学以礼学为重,注重研究律法、天文、兵法、医学。

  其中一部分人投了洛学,但依旧有少部分坚守关学正统,但影响力却是越来越小。

  张伯源问钱严琅,蜀学如何。

  钱严琅却没有回答,指着那副图说道:“十年行十万里,我不信。”

  张伯源想劝一句,这事可信。

  钱严琅却说道:“我更愿意相信,十年行百万里,苏氏蜀学精于史学研究,我学了三年,今日却头一次听到如此理论。”

  台上,鹤翎正在讲述:真正的文明,三皇时代、五帝时代,这一切是建立在以上古论,第二次农业变革为基础的上古文明。

  什么是第一次农业变革。渔猎时代转变为使用石器为农具,开始最原始刀耕火种。

  这时,鹤翎站了起来。

  “我华夏若想崛起,必经历变革。小官人遍寻天下,希望可以建立一个专业的农科研究书院,第一次尝试已经开始。奴家代天下期待,农田可以增产增收,失败不可怕,变革必是在无数失败之下坚持到成功。”

  一位才女,用她的号称力,她的感染力,在推动着韩绛的理论。

  韩绛确实想要变革。

  他要农业二点五,因为穿越前华夏都没有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农业三点零。

  当然,若有人问起来韩绛为什么这么关心农业。

  韩绛一定会回答,这世上谁不知粮,有粮在仓心里不慌,粮食就是钱。

  钱严琅听完这番话,低声说了一句:“妹子倒是有眼光,真想知道此子的老师是谁?”

  韩绛的老师是谁?

  陆游。

  张伯源却听钱严琅的话,钱家曾祖钱荨逸说过,钱氏一位隐士,集十数位隐士的才学用十年教导了韩绛一人。

  韩绛首先是吴越钱家弟子,其次才是韩侂胄的养子。

  再说秀州。

  沈羽然等四人大张旗鼓的查码头,这消息传到一处水边小院。

  张胥正坐一块石头旁自己和自己下棋。

  他用的,就是从临安传出来不久的三大定式的初级版。

  一文士入内:“主君,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他们开始查码头了。”

  张胥问:“谁?”

  “主君,依然是那四人。”

  张胥笑了笑:“方图终究不能为我所用,匪类就是匪类,略懂小节却不通大义。”

  那文士再问:“主君,韩家哥儿呢?”

  “他和我一样,救世之主。若他强过我,我甘愿屈就于他之下,反之我要毁了他,因为他不是甘愿居人下的那种人。大宋病了,只把杭州当汴州。当今普通民户的税太重,令人发指,是汴梁是的两倍,唐时的……七倍。”

  张胥站了起来:“这或许就是天意,万万没想到在我们最关键的时候,也不知道从何处来了这么一位,而且第一击就打在要害之处。”

  文士不解:“镇安侯府李幸,怕是他背后有人?”

  哈哈哈。

  张胥放声大笑:“笑话,他怎么可能是李幸,你以为我是瞎的吗?那双眼睛……,是看透世态炎凉的眼睛。区区李幸,也配。”

  脸可以一样,眼神是伪装不出来的。

  更何况,张胥是见过李幸的。

  要害吗?

  韩绛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只是来请辛弃疾出山的。

  当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傍晚的时候,韩绛回到驿馆休息,只有史达祖跟着一起回来,吴铁离开秘密的寻找那位叫苏穹的人,至少要确定对方的藏身处。

  沈羽然也回来了,似乎在码头上发现了什么,关起门在整理卷宗。

  再说魏家三房。

  魏林贵一回去就眼泪哗哗的把今天的遭遇给自己兄长魏田贵讲了。

  魏田贵倒没太多的惊讶,反应很平静。

  “兄?我可是亲手写了供状,按了手印的,若是,若是……”魏林贵有点急了,这事是杀头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