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四三节 联手骗了绛哥儿(正经八百的第五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绛感觉不用急。

  韩同卿却有自己的想法,但韩同卿却没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只是给了韩绛一个借口。

  韩同卿说道:

  “赌一个出身,兄这么给你说,将来若此事入史,史官这些不要脸东西肯定会写,两婢试药,医者张季明等等。不是我怀疑钱家与张家的名声,而是史官这些人记史也看脸。一但这事进入第二阶段,临安名医必会蜂拥而至,这时你懂?”

  史官不要脸这话韩绛爱听。

  当然,韩同卿也知道韩绛喜欢听什么话。

  韩绛重重的点了点头:“懂。但要怎么作才有最大利益?”

  韩同卿看到韩绛认同自己的说法,开始给韩绛支招:

  “你亲自去,把张家人挡在外面,告诉他们已经开始尝试秘术,封窗、封门、封院。张家或是钱家想进院子,只有一个办法。”

  韩绛一握韩同卿的手:“兄,什么办法?”

  “开祠堂,认女。”

  韩绛愣住了,这是图什么,我身边的人还需要别人家认女,这有点搞笑。

  没等韩绛发问。

  韩同卿用最快的速度解释:“张小娘子当年有女医圣之名,这是御赐的。张家肯定能查宗谱找到郡望出处,新安张家为当世第一医,同姓张。代同宗张小娘开祠堂,收两女回宗正名,以张季明养女之名重回族谱,扩哥儿若在几年内能登基,你说呢?”

  韩绛重重一点头:“懂,女医圣御赐匾重新挂上。到时候这帮看脸下菜的史官也必须把她们写在前面。”

  韩同卿摇了摇头:“不求写在前面,她们毕竟是女子,能列名便是公道。”

  “到时候,史书怎么写怕由不得他们。”韩绛说着就起身往外走。

  韩同卿愣住了。

  谁敢说控制史书怎么写,难道……

  韩同卿没敢想下去,韩绛敢这么说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霸朝堂,效法当年……霍光!

  “这小子,有点意思。”韩同卿笑了笑。

  一个时辰后。

  巳时中,大约就是上午十点。

  钱泓宣带着钱家医术最高的那位,同样也是临安府名医之一,钱真。还有钱真的师弟陈药谦。这位陈药谦也是良医世家,他有一个儿子未来的成就接近张季明,也是神医级别的。

  然后是张家六人。

  韩武扛着一着长棍坐在通往小独院的路上,身旁站着四个韩府家丁。

  韩侂胄陪着钱泓宣见到韩武,挡路,脸一沉:“韩武,怎么回事。”

  韩武脑袋一条线,韩绛怎么吩咐就他怎么办。当下上前一步:“主君,是少君让封路的。今天天没亮的时候,影姑娘已经种上痘,刚才少君听闻就叫我封了路,说怕有个万一让别人染上。”

  这时,韩绛从院内走了出来,身上穿的一套很简单的细白麻布衣。

  “爹爹、泰山公。”

  钱泓宣点了点头算了回礼。

  韩绛听过韩同卿的建议,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韩绛说道:“泰山公,昨天夜里回来,我爹爹醉了。我自己想了想,这事没别人帮也能办成,拼命什么的最初也是她们在拼命,凭什么她们姐妹种树,叫别人摘了桃子。”

  一听这话,韩侂胄与钱泓宣对视一眼,两人同时乐了。

  摘桃子,怎么可能。

  一边是强势的权贵韩家,一边是名满两浙的钱府,谁敢来摘桃子,这是笑话。

  看在韩绛年龄小,两人谁也没计较这事。

  韩绛又说道:“我要请张氏大族查族谱、给她们正名。其曾祖母依夫家的姓,官家赐名张小娘子,这事我查过,当时叫张何氏。”

  迟疑了一下,韩绛继续说道:“张家想参与,我要求季明公收她们为义女,毕竟是张氏同族同宗。”

  韩侂胄问:“谁给你出的主意?”

  韩侂胄相信,这不是韩绛想出来的。

  韩绛低着头,只是低语了一句:“史官都是看脸的,女医圣在史册也就是一句话,汴京有女医,御赐女医圣、赐名张小娘子。结果连本家的姓都没有提,也就这么一句话。”

  钱泓宣哈哈大笑,转身一拱手:“道师兄,韩家绛哥儿提了要求,这事你儿收了两女为义女,才可参与此事,你当如何?”

  “是女,不是义女。此事,我张家粘了晚辈的光。”张季明的父亲张道师很严肃的给予了一个回答:“开祠堂,请族长,这事将告之张氏天下各堂各望。”

  与韩绛年少无关,韩绛给两女讨一个名分,合理。

  更何况,这本就是张氏族人。

  张家没有拒绝的理由,与情与理,他们都不会怠慢此事。

  男人们没再靠近这个小院,进院子的是张季明的夫人与母亲。

  旁边的小院内这些名医们开始查阅影与彩的研究记录,以及各种准备资料之后,张季明提出了一些关于加强体质,以及这期间药膳的建议。

  只是主持,并没有参与研究的钱泓宣对韩侂胄说道:“节夫,你府中有人骗了绛哥儿。”

  “恩,我猜到是谁了。我侄儿同卿。”

  钱泓宣问:“节夫,我的意思是这事就别说破了,绛哥儿不懂这事,继续不懂的好。”

  韩侂胄最初听到这事脑袋就想了许多,现在钱泓宣既然提及了,韩侂胄也认为这事不怎么重要,装糊涂就是。

  韩侂胄答应了下来:

  “好,只当没听过。”

  钱泓宣与韩侂胄都非常的清楚,让张家收为义女,张家人其实也懂。所以直接开口就是依女儿之礼在祠堂内记名,而不是义女。

  说的直白一点,不是在根治痘疮这事上给两女讨一个名声。

  前有韩家权势在、后有钱府的名望在,没有人敢黑了影与彩拼了性命实验根治痘疮这秘术的功绩,钱府名望在,他们在意脸面。韩府的权势在,他们还在意这些的声望呢。

  所以,真相就是。

  有人在暗中给两女争一个身份。

  医婢入府与名门入府绝然不是同等意义,现在看不出来,将来这区别可是太大了。所以张家也作了一个顺水人情,毕竟影和彩是女医圣的后人,也是张氏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