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色大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节 致命的邂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听既然自己不在,也就不需要必要的客套,马上说道:“好,起航,石牛岭庄子。”

  韩嗣微微欠身:“少君,也不需要这么急,明天卯时初离开也是可以的。”

  “好,安排吧。”

  “是。”

  韩嗣退下,韩绛靠在软椅上准备休息一会,可院中惨叫声连绵不绝,听的韩绛头皮发麻。韩绛心说也不知道是那一代当家人定的规矩,对于证据充足犯事的家仆,总是先打了再问话。

  韩绛问:“影,打听一下,这还有多少个没问呢?”

  影出去问了一下,回来报:“少君,还有四个最重的,听说要停一会让掌刑的家丁吃喝休息一会,已经有人去准备新的藤条了,要准备五十根。”

  韩绛心说,这是要往死里打节奏。

  韩绛起身:“取我的袍子来,出去走走。”

  影问:“天都黑了,少君要去那里?”

  “就在水边走走,等他们打完了我再回来。”

  影取过韩绛的袍子:“少君,要去水边就往码头方向走,这边都是咱府里的地界。”

  “恩。”

  韩绛答应了下来。

  门外,影又给跟着韩绛的两个随从说道:“带上响炮,万一有什么事放响炮。”

  “是,姑娘。”

  出了门,走了没多远,韩绛就看到了码头上的灯火,倒是没想到别院距离码头这么近,不过也好,安全。别院有家丁,码头也有韩府的护卫。

  今晚是满月,不用灯笼也能看清路。

  又走了不远,一个随从快步走到韩绛身旁:“少君,那边林中有人。”

  顺着随从指的方向,韩绛看到在一小片林子旁,站着几个人,看身影有男有女,却是分开站着的,一共有三只灯笼,都站着没动。

  韩绛也停了下来,此时他看江边有一人,正在坐在石头上看着火堆。

  烧纸的?

  不,那火堆明显是柴堆。

  这时,韩绛看到江边的人在火堆里拨了一点灰出来,然后从旁边抓了点什么和灰混在一起。

  出于好奇,韩绛示意随从不要跟着,自己往江边走去。

  正如他们发现对方有林边的人,林边站的人也发现了韩绛这边三人。

  看到拿灯笼的没动,林边的人似乎争论着,最终也没有靠近江边。

  走到江边,韩绛看清楚这人在干什么了,正把草木灰往油里混,弄成一个黑呼呼的团子。

  韩绛不由的笑了一声,转身就准备离开。

  坐在石头上的人压着嗓子开口了:“兄台,何故嘲笑。”

  一听开口韩绛就知道眼前是一个穿着男装的丫头片子,而且年龄不大,韩绛也没想争什么,只是说道:“只是感觉有趣,失礼之外见谅。”

  “这是学问,不是有趣。”

  “学问?”

  对方似乎很较真,马上说道:“来自番商的学问,这是古西域大秦制皂之法。”

  “多谢讲解,打扰之处请见谅。”韩绛拱手一礼,转身就走。

  可若是走了,这段相遇也就结束了。

  而对方,似乎也没再多说什么,专心的揉着那黑呼呼的油团子。

  韩绛走了几步停下了。

  “姑娘,你用的法子有三种传闻。第一种是据现在四千年前,美索不达米亚用草木灰混合油脂,也就是两河流域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间的一个国度。第二种是高卢人,第三种是罗马人,也就是你说的西域大秦,这是最可靠的一种说法。一千年前,罗马古城已经有了专门生产肥皂的作坊。”

  一声姑娘,坐的那人差一点一头栽进江里。后面的话她脑袋有点发晕,几乎没听到。

  那姑娘心说,我明明换了男装,还是男人的头饰,自己的婢女没看出来,本府的家丁也没看出来,这人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

  逃,赶紧逃。

  正准备大喊的时候,韩绛一句话就让她安稳下来了。

  韩绛说道:“你真想制作肥皂,我教你办法。草木灰不要直接用,用草木灰泡水,将一枚鸡蛋放在水中。当鸡蛋浮在水中,不沉下去,也不浮在水面上时,就证明草木灰的用量刚刚合适。”

  “然后炼油,用炼好纯净的油混合,以小火熬制时加入香精油,而后放入模具。三天后可勉强可以使用,七天后肯定能好。此物名为香皂,我相信足可以超越市面上一切澡豆、皂角制品。”

  那姑娘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韩绛抬腿就准备走。

  “这样的秘方,没有人会轻易告诉别人。”

  韩绛停下脚步:“这种只是初级的办法,我有可以工业量产级的办法,你只是看你好学,所以教了你一点,还是刚才那句话,信不信由你。”

  “那你可听说过,西域大秦有一座巨大的建筑,用石头建成,高二十丈,长六十丈。为何用石头堆起,不是咱们城墙的建法,却也坚固无比。”

  韩绛上下打量一下面前的姑娘,长的并不惊艳,唯有这双大眼睛很吸引人,特别是此时,这充满期待的眼神,如此的专注。

  韩绛抬头看了一眼满月,低头沉思了片刻:“因为罗马水泥。”

  “什么是罗马水泥?”

  “以维苏威火山的火山灰为原料加上其他的东西制作的一种灰粉,与水、石混合后会硬化,如石头一样坚硬,可保持千年不会被风吹雨淋所损坏。”

  “没,没有那火山,无法制造吗?”

  “不,就拿严州来说,我就知道有三种替代材料,但效果需要试验。”说到这里,韩绛语锋一转:“看你的衣着,以及那边等候的家丁、婢女,你也是名门大户家的,关心水泥无用,我可以告诉你西域透明琉璃的制作办法。”

  “不!”一声不,这姑娘眼神坚定:“廉价的肥皂可以让普通人使用。巨石高墙建筑之法,可为我大宋御敌。”

  韩绛摇了摇头:“姑娘,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你还小。宋不是败在没有高墙坚堡,而是败在人心上。高墙坚堡也仅仅只能守护,结果只能更可悲。走了,夜里凉,江边风大,姑娘也早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