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征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了张雷的话李成龙有些疑惑的说道:“可是我是干安保的呀,对于建筑并不懂。”

  张雷道:“从明天开始你就需要去申请一个建筑公司,不需要你真的去建造别墅,这几栋别墅仅仅只是挂在你的名下而已,你需要做的,还是你的老本行,保证这几栋别墅的安保。除此之外,你将成为我在普通人世界的代言人,有许多事情我不方便去办,又或者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去做的事,都会交给你去办,另外我会给你找两个保镖,他们都拥有灵异的手段,如果遇到了有人想下黑手干掉你的情况,他们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不受威胁的。”

  听了张雷的话,之前由于死亡威胁,很长一段时间,都感到无比恐惧的李成龙,欣喜地说道:“你放心,您交代的事我一定办好。”他没有怀疑张雷是在欺骗他,就凭张雷能在国内调动直升机的身份,李成龙不认为对方有必要骗自己。

  解决了世俗事物的纷扰,张雷开始专心提升自己的实力。

  因为知道战争将近,张雷强忍痛苦加快了吞噬死亡生命核心的速度。

  那无论张雷如何努力,在征召到来时,他也仅仅只吸收了一颗死亡法则生命核心,实力也停留在了一级中阶。

  尽管还想继续提升实力,但是鬼王令的束缚使得他没有避战的权利。

  与从脚盆鸡返回的向北伐汇合,张雷带着那31位军人,踏上了前往宇宙战场的旅途。

  前往统领府,知晓了自己出发的时间,张雷与向北伐带着那31为军人,走上了属于自己的宇宙战舰。

  阅读了从统领府得来的资料,张雷惊奇的问道:“老哥呀,这资料上可是说了,只有在与这个黑狱文明的战场上,我们才与圣王的属下有合作,您之前不就是被圣王的手下打伤的吗?怎么可能对这个世界没多少了解呢?”



  听到张雷对自己之前的话产生了疑问,向北伐苦笑道:“还不是我倒霉吗?我当年可没有你的好运气,因为没有领悟法则,就成了鬼将,我连着参与了三场战争,也没有晋升为宇宙级生命。当时统领府,本是不打让我这个等级的人,参与那次战争的,但后来因为底层战力吃紧,才把一批像我这样的星球级生命也调过去了,在参与与圣王属下联合的战场时,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大战场,其余的一概不知。”

  听了向北伐的话,张雷又问道:“那我们这次还是跟着范副统领行动吗?”

  向北伐点头道:“没错,如果没有特殊命令,我们都是跟着范副统领行动,他是我们的直属副统领。”

  另一边正在被念叨着的范天霖,正被一旁的布莱克烦的头大如斗。

  “我们刚刚得到了这么大的收获,不仅不让我们消化自己的所得,提升实力,反而在这个时候把我们派上主战场,统领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厌战的布莱克,在得到自己将在这时前往主战场的消息后,立刻便来向他的老大范天林宣泄他的不满。

  在实力提升的黄金时期,被征召去参加战斗,范天林自己也是一身的怨气,但作为底下人的直属副统领他现在不仅不能发脾气还要尽量安抚手下。

  若是换了一班的鬼将,以他们那被厉鬼侵蚀的大脑,根本不可能压制住自己的情绪。

  但范天林本人是难得的头脑清明的鬼将,再加上一直有个头脑更加清醒的罗修陪伴在左右,此时多少也有些大将之风。

  看着眼前情绪有些失控的布莱克,范天林安抚道:“这一次是因为在主战场有了局部的攻击行动,人手不足,才调我们上战场的,没有刻意针对我们的意思,统领大人在这方面还是公平的。”

  布莱克愤怒道:“公平?他那是根本不在乎我们,在他看来,我们这些人不过是廉价的炮灰,死了一批,自然有下一批补上,能否提升实力根本不重要。大人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其他统领会下有多少副统领,而我们这位统领大人麾下,又有几位副统领。稍稍有点脑子的人都会知道培养属下的重要性,然而我们这位在所有统领众实力都排在前列的统领大人,却将我们视如蝼蚁。他如果能稍稍的重视一点下属,隶属于他的军团,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听了布莱克的话,范天林微微叹气道:“你都说到这了,就应该知道咱们的统领大人已经被厉鬼搞坏了脑子,除了享受与杀戮,他现在还懂什么,你难道还让我去和一个疯子讲道理不成?”

  范天霖的回答有理有据,但本就厌战,又被厉鬼影响,导致情绪十分极端的布莱克,继续发泄道:“他都已经成了疯子,凭什么继续当我们的统领,我实在是搞不懂,上面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换个统领?”

  范天林道:“你不是搞不懂,你是不想懂,你难道不明白一个六级生命在战场上的重要性?更别提是像我们统领那样,在六级生命中都算得上极为强大的个体,在鬼王的麾下,强者为尊,本就是法则。”

  听了范天林的话,布莱克不服的说道:“如果不是我们的组织太过混乱,只知道让强者上位,怎么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如果我们能像圣王的军团那样,由擅长指挥的人负责指挥,由擅长管理的人,负责管理,由高端战力去负责高端战场,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一直表现得十分和气的范天林在听到布莱克此话后,脸色猛地阴沉下来,他声音冰冷的说道:“不要把我对你的保护,当成你无所顾忌的本钱。你应该清楚,咱们军团的忌讳,哪怕你对统领不敬,也还有缓和的余地,但如果你对圣王的军团是如此的态度,一旦让其他人知道没人能救的了你,我也不行。”

  听了范天林的话,布莱克脸上的愤怒渐渐消退,他沉默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