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帮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世界有鬼?”肖琴无比惊讶的问道。

  肖书记答道:“没错,这个世界一直有灵异事件发生,也一直有厉鬼危害着这个世界,只不过这种厉鬼,与我们寻常所说的鬼,有所不同。政府一直都有人,来负责解决这些灵异事件和关押历鬼。本来这种人,一直都是隐匿在幕后的,但由于这段时间,灵异事件的发生频率突然提高,处理灵异事件的人也更多了,世界上有灵异事件,在上层的圈子中,几乎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所以我才能了解一些灵异世界的秘密。我一会儿会找你秦叔叔一起去的,我了解的都是你,秦叔叔告诉我的,等你秦叔叔来了,你问他吧。”

  肖琴更加惊讶的问道:“秦叔叔,就是您说的那个圈子里的人吗?可是我一直觉得他跟别人没什么不同啊?”

  肖书记答道:“那是你秦叔叔以前不想告诉你。他连我都不愿意透露细节,只愿意与我说一些细枝末节,就是怕咱们涉及到那个圈子里,但是现在看来,咱们已经深陷其中了。”

  肖琴十分自责的说道:“都是女儿不懂事,才让父亲受到牵连的。”

  肖书记慈祥的摸了摸肖琴的头顶,说道:“责任不在你,要不是我非要给你介绍几个不成器的家伙当男朋友,你也不至于去酒吧喝闷酒,好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了,你快去收拾一下,咱们一会就准备走了。”

  听了父亲的话,消停点点头,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离开的女儿,肖书记拿出手机,拨通了老朋友,秦阳的电话。

  没有让他失望,秦阳很快便接通了电话。

  听着手机中传来熟悉的老朋友的声音,肖书记有些慌乱的心,略为平定了下来。

  定了定神,肖书记说道:“老秦呐,我这次惹麻烦了,能不能安然过这一劫就靠你了。”

  听了肖书记的话,秦阳声音凝重的问道:“你确定你惹到了灵异圈子中的人吗?”

  肖书记点点头,说道:“我确定,他们甚至能预言到,我女儿问我某个问题的时间,和我的答案,除了你们圈子里的人,我想不到还有谁有这种能力,而且他们也并未隐藏身份,已经挑明了自己是政府灵异部门的人。他们说需要我的帮助,但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喜欢上了我的女儿,但我的女儿并不喜欢他,现在他想要见我,我就怕他是想要通过给我施压,来达到强娶我女儿的目的。”

  听到肖书记的话,秦阳沉默了片刻,随后说道:“我现在就开车去你家,有什么事咱们见面再聊。”说完便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秦阳的吉普车便停在了肖家的楼下。

  看到肖家父女上了车,秦阳问道:“你们约好的见面地点是哪里?”

  肖书记不加思索的答道:“夜光大厦。”

  听到肖书记的话,秦阳说道:“那咱们就去夜光大厦,正好路上还有些时间,咱们边说边谈。”

  肖书记说道:“离约定的下午两点,还有一段时间,咱们有必要那么早到吗?”

  秦阳苦笑道:“事到如今了我也不瞒着你,我在灵异圈中的地位很低,只是加入了一个灵异俱乐部而已,与政府的灵异部门没有什么直接的交流,而且我的实力在圈子中也不算强,如果真的发生矛盾,我只能希望对方的实力也不算强,再加上我们尊敬的态度,而不至于和我们翻脸。老肖啊,我现在需要知道你们对这件事情的判断,到底有多大的可能,是他们中有人喜欢小琴,而如果咱们拒绝,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肖书记说道:“现在有两种可能,最好的情况是对方真的有事想找我帮忙,又不想被圈子里的其他人知道,所以才通过我的女儿找到了我。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我更倾向于,对方在酒吧中看上了小琴,又因为感觉到了小琴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所以才想通过这次会面解决这个问题。”

  秦阳又问道:“那在你们看来,如果我们拒绝他们对方翻脸的可能性有多大?”

  肖书记答道:“我至少可以确定对方有不翻脸的可能性,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确定他们这次邀请我和我女儿去谈谈,到底是为了借机增加与我女儿相处的时间,还是通过向我施压,强娶我女儿。”

  听到张雷的话,秦阳终于松了一口气道:“对方没在酒吧中动手,现在又邀请你们去谈一谈,至少说明对方不是圈子里的那种疯子。小琴,你对于那个喜欢你的人,真的十分反感吗?如果你觉得和他在一起,还能接受的话,不妨先虚与委蛇的和他谈谈,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都十分短命,如果他不是圈子里那几位顶尖人物的话。也许都活不了两三年。”

  “他们的寿命这么短?”肖琴吃惊道。

  “不止他们,我也是如此,只要是我们这个圈子中的人,都是一些短命鬼。”秦阳说道。

  肖书记吃惊的问道:“连两三年都活不到,那他们怎么还来打我女儿的主意?想办法延长生命,不是他们最要紧的事吗?”

  秦阳苦涩的答道:“想延长生命,哪有那么容易呀,我这些年不断的寻找方法,也依旧毫无所得。圈子里的许多人,都想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享受一把。”

  肖书记愤怒的说道:“所以他们就想来糟蹋我女儿,要是我女儿嫁给一个只能活两三年的家伙,等他死了,我女儿不变成寡妇了。”如果说之前肖书记,还想看一看对方是否配得上自己的女儿,现在却已经断了念想。

  “理是这么个理,但没有哪个短命者,想要默默无闻的死去,谁都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灿烂一次,我见过许多圈子里的人,在得知自己命不久以后,行事毫无顾忌,像这样还愿意陪女孩子谈谈恋爱的,已经很少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