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会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田玲有些惊讶道:“你们现在就要走呀,魔术还没交给我们呢。”

  一旁的肖琴道:“你没看到这位帅哥,刚才去接了个电话吗?这显然是有急事的,咱们就别耽误人家了。”

  张雷抱拳道:“两位美女实在是抱歉,这次真的有点急事,咱们留个联系方式吧,下次再聚,这个酒吧里能变得魔术太少,下一次我们给两位美女准备一场大型的魔术表演,如果两位美女,真能把我们公司的手续给办了,我们一定倾囊相授,把所有的魔术都交给二位。”

  说过了话后,张雷便先离开了酒吧,向北伐对于此刻离开酒吧,明显有些不愿,但最终还是向两位美女说了声抱歉,跟在张雷的身后一起离开了。

  看着张雷与向北伐走出了酒吧,一旁的田玲对肖琴道:“琴姐,你说这两个人到底认不认识你?我之前一直以为他们是来搭讪的,但现在看来他们很有可能是因为宫遇到了麻烦才来酒吧里特意找你的。”

  肖琴想了想说道:“我跟你想一样,那些在酒吧里找女人的家伙,绝不会在这提出自己公司的事,他们两个应该是提前调查过我,知道我父亲的职位,才会从我这儿来打开突破口。不过我也不在乎,他们的魔术确实不错,下次咱们去看看他们的魔术表演,如果他们的魔术真的很好,又可以教给我们一些的话,帮他这个忙也不是不行。”

  田玲有些担忧的说道:“帮他们这样的忙,会不会给叔叔带来麻烦呀!”

  肖琴摇摇头道:“手续上出问题的人我见多了,那帮家伙办事效率有多低我是知道的,明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非要搞得很复杂,还是把需要的东西,一次跟人说清楚,我让我爸帮他们快点办完这个手续,不会有问题的。”

  走出了酒吧。向北伐声音中有些不满的道:“遇到了什么事儿呀?这种时候离开了酒吧,咱们之前的工作不是白做了。”

  张雷摇摇头,说道:“这个时候走,刚刚好,再晚的话咱们可就真的没什么好演的了,酒吧那能用的东西毕竟太少,就连刚刚您做的那几项表演,我都觉得有露馅的嫌疑,再演下去,可就真容易露馅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如果继续待下去,最好的方法就是教对方几个小魔术,那咱们哪会真变魔术啊?还不如现在就走,给对方留下点期待,让咱们下次的表演能收到的效果更大。”

  向北伐道:“这么说来,你所说的急事也是子虚乌有了,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说咱们有手续需要办呢,这不是增加了我们的破绽吗?”

  张雷摇摇头,话道:“咱们本来就没有太多事需要做,可以花费大量的精力与财富去帮你找女朋友,但人家可不会这么认为,有的时候做的太过了,在对方眼里恐怕会成为图谋不轨,拥有政府背景的女子想法都是很多的,咱们让她看到一个咱们的软肋,是她以为咱们需要她的帮助,无疑会使她放松戒备。至于急事嘛,也的确有一件,我找的这个世界目前的顶尖强者有几个已经到了大东市,咱们得去见上一面。”

  向北伐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嗯,那就去见一见吧,你觉得咱们什么时候再去给那位小姐表演魔术。”

  张雷看着魂已经留在了酒吧的向北伐,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之前在墓园中把自己压制的动弹不得的强者与他划上等号。

  平复了一下自己怪异的情绪,张雷道:“先等等吧,我到时候找人查一查她的底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否则的话,只能是事倍功半。”

  向北伐点了点头,认同了张雷的言论。

  没过多久,张雷雨向北代二人,便来到了辉煌游戏厅的大门前。

  走进了游戏厅中,张雷很快便听到了叶真那中二的咆哮声,虽然张雷觉得他在散播噪音,但因为是在游戏厅这种嘈杂的场所,也没有人管他。

  走到了叶真面前,张雷问道:“你带来的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这打游戏,你不会是自己来的吧?”

  正玩得兴奋的叶真,不悦的说道:“小张啊,打扰别人玩游戏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别看现在的叶真正在训斥张雷,其实他已经非常克制自己了,如果是一般人在他玩游戏的时候打扰他,他早就已经用覆着鬼谷的拳头教育那个人,灵异俱乐部的大佬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但叶真认为张雷与他志同道合,再加上张雷手中又有那根棺材钉,所以他在思索过后,还是压下了自己的火气。

  虽然叶真自认为自己的态度已经足够客气,但在向北伐听来,这是十足的挑衅。

  本就因为与女神分开心情极差,又遇到了这样一个蝼蚁,竟然敢如此挑衅,向北伐已经难掩自己的怒气。

  看着身旁的像北伐有暴起的迹象,张雷赶忙抢先说道:“别说这些废话了,总部的人可都来了,你应该清楚,如果这个时候你邀请的人在这里搞出了事端,会有什么后果。”

  叶真撇了撇嘴,最终还是停下了正在玩的游戏,对张雷说道:“他们在对面那栋居民楼里,因为害怕你们可能会在这里调集人手围杀他们,他们决定先在对面看看情况,确定你们只有少数的几个个人来。”

  张雷有些惊讶道:“驭鬼者里还有这么冷静的?看来你找的这几位中有聪明人呐,我可得好好问问,他是怎么避免厉鬼侵蚀心智的。”

  叶真显然不在意张雷关心的问题,他说道:“你还是想一想咱们的计划怎么实施吧,想让咱们这种人统一世界,还是需要好好谋划一下的。改革虽然是在必行,但充满阻力,虽然我们的力量已经世界无敌,但那些腐朽的老顽固是不会担心让我们值长这个世界的权柄呢,他们一定会拼尽全力的阻挠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