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无法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巨大的信息量,让杨间和王察灵一时难以接受。

  看着眼前,有些难以接受的两人,张雷并没有再多说,而是安静的等待着。他清楚此时的两人,并不需要自己,再多解释什么,而是需要时间,消化自己所说的那惊世骇俗内容。



  过了片刻,杨间率先反应过来道:“你的意思是,地球只是个练兵场,厉鬼能让普通人迅速变得强大,而体内的厉鬼复苏,又逼迫着我们不得不拼尽全力的变得更强大,以满足那个鬼王麾下极度匮乏的兵源?”

  得,还带举一反三的,张雷心中腹诽了一句,点点头说道:“你总结的很对,地球上的所有驭鬼者,都是鬼王的预备兵员,像我们这样的鬼将,就是正式的兵员,我们两个刚刚,参加了一场宇宙战争。”

  杨间面色微怒道:“那我变强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在地球上努力变得强大,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活下去,而现在你却告诉我,当我变得足够强时,我就要参加你所说的宇宙战争,是战争就会有伤亡,我如果真的成为了鬼将,就算有了永恒的寿命,我恐怕活不了几年就会死在战场上吧。”

  张雷笑笑道:“你努力的方向没错,只有变得强大,我们才能生存下去,只不过你我现在还不够强,就以你现在的状态能活多久?20年还是30年?不成为鬼将,驭鬼者的生命永远都是短暂的,你如果想要享受生命,也可以先做好晋升鬼将的准备,在生命进入倒计时时,再晋升鬼将,到时候每多活一天都是赚的,何乐而不为呢?既然我们因为实力不济,被人强行改变了命运,我认为我们就应该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能让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这时,一旁的向北伐也开口道:“他说的没错,你身上的厉鬼我见过,你只获得了那只鬼的眼睛,而那只完整的鬼在我们那个时代属于另一个人,当年他也有成为鬼将的机会,但他却因为在世界的顶层呆久了,不愿被人指使,再加上他认为去参加宇宙战争也是一死,所以拒绝参加宇宙战争,当年的我还劝过他,他并不领情,说我早晚会死在宇宙中,但现在的结果是他早就死了,而我却活到了现在。”

  杨间沉默了片刻后问道:“如何才能成为鬼将呢?”

  未等张雷说话,向北伐先说道:“正统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像我身旁的张雷一样,成功的更换了鬼躯,并且领悟了一种法则,并不需要你将身体全部换成鬼的身体,但至少要保证生命能够不受肉体的影响,这时便算是成为了鬼将之后,再让法则彻底孕育出来,便能成为宇宙及生命。另一种则是像我一样,在保证生命能够不受肉体影响的基础上,更换鬼的身体,至少要保证四肢和心脏全部换成厉鬼,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成为了鬼将,之后再强行领悟法则,突破宇宙级生命。想以这两种方法成为鬼将,成功率十分之低,但你是个例外,你身上厉鬼的其他部分之所以在你拔掉了那根钉子后,还未能出来作乱,是因为他已经被我的鬼王令镇压了,他除了能够挑选自己的宿主外,什么也干不了,只要你能打开第九层鬼域,我就可以帮你将他召回,他就可以顺利的与你融为一体,你可以直接成为宇宙级生命。”

  杨间没有理会,那个让他无法理解的,宇宙级生物的称呼,而是说道:“我如果成为了鬼将,就一定要上战场吗?如果我不去呢?也会向我体内厉鬼,的上一代宿主一样死去吗?”

  向北伐点点头道:“是的,在你成为鬼将后,会获得一块副将级的鬼王令,如果你在被征召时拒绝上战场,你身上的鬼王令会杀死你。”

  杨间点点头,跳过了这个话题,将问题转到了别处,显然,并不只有张雷是个大心脏,杨间的心脏也同样不小,这种大心脏是成为强者的必备素质。在遇到问题时,他们不会怨天尤人,而是会冷静的思考,寻找解决之道,如果无法解决,则会在必将到来的事件中,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杨间问道:“既然成为鬼,将是必然的,那就先不讨论他了,你们这次的会议,就是为了挑选鬼将候选者吗?”

  张雷答道:“寻找可以成为鬼将的驭鬼者是一方面,还有另外一些原因。首先,需要参加宇宙战争的我们,需要足够的厉鬼作为士兵,找这些各国的顶级驭鬼者来,就是希望他们能与他们的政府沟通,将被他们抓获的厉鬼交给我们,另外就是要找出那些精神状态不稳定的驭鬼者,我们两个总是要离开地球的,离开地球时,我们可以暂停地球的厉鬼复苏,甚至可以让地球上达到一定强度的厉鬼停止杀人,但我们控制不了在地球上的驭鬼者,将世界上顶尖的驭鬼者中,一些不稳定因素除掉,也是很有必要的。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想要提高世界上驭鬼者的数量,并且为这些驭鬼者提供系统的培训,以增加其中可能出现鬼将的概率,本来在这方面我还没履清思路,但是在看到地面上那具被撕开的厉鬼后,我突然有了灵感,能不能告诉我?那只厉鬼是被谁撕开的?”

  终于有了存在感的王察灵发言道:“那个厉鬼是被当时在我身旁的两个鬼撕开的,他们是我们王家的一代,化为了厉鬼庇护着我们王家的后人。”

  张雷笑道:“我本来还在为如何提高驭鬼者的数量发愁,就遇到了你,你可真是我的救星啊!我准备让你来帮忙将厉鬼撕开,使被分开的厉鬼达到可以让普通人驾驭的程度,之后再让政府派一些信仰坚定的军人,来驾驭这些厉鬼,不仅可以让驭鬼者系统化,还可以使被驭鬼者搅乱的社会治安,得到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