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博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刚杀死三角牛的岩石人士兵准备马上返回城中,城墙已经被攻破,按计划他应该马上返回第二道防线。

  然而刚刚转身,他的脚步就停住了。

  一把长条木椅来到了这位岩石人士兵的身后,身体僵硬的岩石人士兵坐在了木椅上。刚刚杀死三角牛,在岩石人中也算实力强劲的这位岩石人士兵,并没有做出丝毫反抗,就失去了它的生命。

  向木椅上看去,上面已经有七位岩石人。然而,这并没有令这把木椅杀戮的速度稍稍减慢,椅子上每多一个岩石人,这只鬼奴的实力就更强一分。

  除了这把木椅之外,还有许多能力诡异的鬼奴,对岩石人造成大量的伤害。

  岩石人的反抗同样十分激烈,为了给大多数岩石人士兵撤退到第二道防线争取时间,数十位岩石人施法者留了下来。

  这些岩石人施法者都领悟到了一些法则的力量,但却并没有掌握法则的碎片。

  他们与地球的驭鬼者实力相当,虽然不在鬼王领域的辐射范围,但想杀死厉鬼依旧很困难,所以他们并没有对厉鬼与鬼奴发起攻击,而是立起了一道道蕴含着法则力量的石墙。

  被这些石墙挡住,厉鬼的鬼域无法蔓延,追击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看到眼前的情况,张雷终于出手了。他的法则碎片已经孕育的逐渐完善起来,虽然还没有彻底完成,但在需要使用鬼域的力量时,已经可以暂且断开与法则碎片的联系了。

  鬼舌从口中探出,撞向了前面的石墙,数面墙壁轰然炸开,一位岩石人的施法者被张雷鬼舌卷住,吞入了腹中。

  吞噬了这位岩石人后,张雷不由皱了皱眉头。

  虽然已经可以运用一些吞噬法则,然而吞噬这种岩石人,与吞噬同等实力的鬼相比,力量提升实在少的可怜。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味道实在差的可以。这也证实了张雷的猜测,只有吞噬对他实力提升较强的食物,才会让他的灵魂感到愉悦。

  虽然不想吃这种垃圾食品,但在战场上显然不是挑食的时候,张雷只好捏着鼻子吞噬那些味道令人生厌的岩石人。

  与此同时,另一处战场的三位岩石人高层已经急红了眼,他们的对面可是有五位御鬼者和两位厉鬼,三打七的他们能够勉强支撑已是侥幸,如果不是对方不想以命相搏他们早已坠落于此,然而现在局势无疑更加的恶化,请求的增援迟迟不到底下的家园,却已快要被攻破。

  急红了眼的岩石人城主变得有些急躁,知道不能再拖了的他终于使出了杀手锏。

  随着再一次的爆发,岩石人城主没有像之前那样抵挡对面三人的进攻,而是凭借对能量攻击有极高抗性的躯体硬扛了三人的攻击,同时,四面石墙将一位身着破烂长袍的男子困在当中,随后,一股烈焰从地下喷出,将刚刚释放攻击,还未来得及转入防守状态的男子烧成了飞灰。

  取得如此战果的代价是这位岩石人城主身负重伤,如果不是他的实力超群加上身体对能量攻击的抗性极强,绝对会命丧当场。

  正在参与围攻这位岩石人城主的向北伐和那位浑身腐烂的女子阿迩莉娜心中都暗叫庆幸,这位岩石人城主的实力超过了他们的想象,他不仅在土之法则层面达到了一级巅峰,就连火之法则也已经达到了一级高阶,向北伐甚至觉得,如果这位岩石人城主不是同时感悟两种法则,此时的他,应该已经可以晋升二级。

  同伴的死并没有吓住在场的两人,因为他们清楚,如果不趁着此时杀掉这位岩石人城主,一旦使其恢复伤势,就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了。

  此时的岩石人城主心中也不由暗道失策,他没有料到这三位驭鬼者对他的伤害如此之大,他十分清楚自己对能量攻击的抗性,在对付烈焰蛇时,他的抗性可以使他在二级烈焰蛇的攻击下存活下来,然而此时却被三个还不到一级巅峰的驭鬼者一次攻击打得濒死,这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给这位岩石人城主吃,选择错误的代价是他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在两人越发猛烈的攻势下,一个不慎,这位岩右人城主便被一拐杖打到了头上。

  头颅是岩石人的致命弱点,被攻击到头颅的岩石人城主灵魂被直接打的飞散,失去了这位主力的支撑,另外两位副城主很快便被支援到的二人与其余两人两鬼合力干掉了。

  手里掂着岩石人城主头颅的一位女子坐在城主府的石椅上,残破的长袍露出了两条大长腿,这本应是春光外泄的画面,却充满了不和谐。

  因为这两条长腿上充满了一块块烂疮,一条条蛆虫,若隐若现,让人感到阵阵的反胃,这就是那位全身腐烂的女子阿迩莉娜。

  这位被厉鬼搞得神经分裂的腐烂女子并没有在意他人各异的目光,对坐在对面的张雷道:“跑掉了多少岩石人。”

  “没有跑调的岩石人,所有掌握了法则力量的人都被干掉了,其余的普通岩石人,除了反抗的被杀掉了外,其他的都被我抓了起来。”

  一旁的高瘦男子笑道:“干的不错,看来你对指挥鬼奴作战有一套啊!我以前合作过的鬼奴指挥者,可没有你这么好的战绩,以后可以常合作嘛。”

  张雷笑着谦虚了几句,并没有把对方的话当真,这不过是花花轿子众人抬罢了。

  张雷对于自己还算有自知之明,指挥打仗绝对算得上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一旁的查尔斯兴奋的道:“这次咱们可发啦!按照战时条例,咱们的战利品可以分两成,有这么多的战舰燃料,哪怕不分战后的功勋,咱们也已经赚大了。”

  众人听后也忍不住心情舒畅,然而,一位看起来病入膏肓的男子王振邦说出了一句让众人心坠冰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