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背倚青山面向崖,云雾缭绕似仙家。用这两句来形容天一道最合适不过。几人来到山门前,看守的弟子已经认出了许为之来,忙上前道:“九师叔,你回来啦!”

  许为之奇道:“怎么你会在这守山门?外门的弟子呢?”

  “师叔太久未归,先来连门内三年一次的大考都忘记了。我此番前百都未进,这不就被师傅罚看山门了。”

  “那你师祖近日可好?”

  “师祖?我倒是有些日子没见过了,连这次大考都是大师伯主持的。”

  许为之听后看了一眼阿狸,随后又和那弟子说了两句,便领着众人进去了。一路上不时有弟子看向这边,起初许为之还以为有弟子认出了自己,心中正得意,却发现连在讲堂修行的一帮男弟子都跑了出来,这才发现他们是在看身后的旭旭和阿狸两人,心道:果然是红颜祸水,误人修行啊!

  “如何?”

  阿狸说道:“今夜我引他出来,你们躲在暗处让旭旭用神通。”

  “需要如此大费周章?”

  “我知道你着急想验证自己师尊的真假,可这事你暗中知晓就行,若是搬到台面上...”

  许为想通其中的厉害,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了,既然天一道是天机阁扶持的势力,又让溪笔墨客伪装成张尘子,要是让他们知道计划付诸流水,放弃了宗门,没了靠山那天一道也就离灭亡不远了。可若他真杀了我师尊,还害死了我师兄...”说到这许为之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

  “事情原委还未清楚,张尘子是怎么死的?天机阁有什么目的?你可别因为一时的仇恨打草惊蛇!”

  宗游此刻心中已经信了八分,将心中所想说出:“莫非一舍大师让我们先来天一道就是因为此事?事情最开始就是由天一道而起,又不能将溪笔墨客擒下,想从他口中套点什么恐怕很难。”

  阿狸狡黠一笑:“我自有办法。”

  -------------------------------------

  满天星斗映照夜空时,张尘子静坐在床榻上,手中拂尘亦不离手,十分古怪。突然他似有所感,睁开双目,起身出了房门几个闪身朝一个方向而去,不多时来到崖边,果然一个人影在等着自己。他开口问道:“故意引我过来,不知道阁下想作甚?”

  阿狸笑道:“道长倒是心急,夜色撩人,与道长谈谈心不可吗?”见对方不为所动,阿狸收起玩心正色道:“你看看这是什么!”说完拿出一块刻有天机阁的令牌丢向张尘子。

  张尘子见阿狸丢来一物,手中拂尘一扫卷着令牌一看,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说道:“这是?”

  阿狸见对方用拂尘接令牌,心想这人当真谨慎,听到张尘子假装不知的样子又觉好笑:“这是天机阁的令牌,道长不是最清楚不过了?”

  “胡言乱语。”说罢就要动手。

  “道长何必装糊涂,若是不信你可验证令牌背面的身份。”

  张尘子将信将疑,手指抵住令牌背面,果然令牌亮起一阵微光,出现了一个数字《四》。见到《四》后张尘子忙正身一拜说道:“见过上使大人,刚才言语间有些不敬,还望大人...”

  话未说完,阿狸摇了摇手打断道:“无妨,不知者不罪,这里只有你我两人,不必太过礼数。你就别用张尘子的模样了,看着碍眼。”

  “这...恕在下办不到,这是由上面的另一位大人亲自动手施法而成,我自己无法解除。大人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上面?比《四》还高的话已经是天机阁非常重要的人物了,听他所言似乎有些戒备,好就让我见见你身后的大人物!想到这阿狸装作意味深长的模样说道:“你看这是谁!”说完身后走出一个身穿青袍,头戴斗笠的人,身材匀称,只是双手白洁如玉一时分不清男女。青袍人声音也极为中性好像是刻意如此:“大胆彭瑞斯!在上使面前也敢放肆,这么多年未见,想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阁规都让你拿去喂狗了?”

  彭瑞斯立即单膝跪地俯首道:“卑职未曾忘过阁规,只是卑职从未见过上使,怕误了大人您的交待的事。”

  “算你这条狗还算忠心,我要办几件事情无暇分身,上使是我找来助你的,你将事情原委告诉上使即可,她的话既是我的话,你可明白!”

  彭瑞斯喏喏道:“卑职明白!”见久无应答这才抬头看去,此时青袍人已经消失离去。彭瑞斯暗松一口气,但谁都不知他附背的一手早已青筋暴现。

  “想不到溪笔墨客也有如此一面,好了,你说我听便是。”这时阿狸双瞳中淡淡的紫芒才消散而去,原来从彭瑞斯点向令牌的时候她暗自用了法术,青袍人只是彭瑞斯脑中显现出来的,并非实体,而是幻影。若是他细想的话,青袍人怎么会一点气息都没有。

  另一边,相隔略远的宗游几人在阿狸施展幻术的时候,也开始了之前商量好的计策。

  见时机成熟宗游转头向一边说道:“旭旭,用神通吧!”

  “好,你用之前的招式将我控制不住溢散的法力全数吸过去。但是这光怎么办?”

  许为之拿出八卦镜说道:“我这八卦镜可以封锁,你放心好了。”

  “好!”说完旭旭闭上双目,俏鼻微皱,肩头浮现一只浑身金毛活灵活现的小猴子,眉心处隐隐有一竖缝。天目猴的第三目一开可破法、破界、可看破虚妄,缺点就是范围太小,施法时也不能移动。只见原本略有些乖巧可爱的小猴子面露凶相,眉心竖缝缓缓向两边分开,一时金光弥漫,法力四散。

  虽然旭旭早有告知,可许为之还是吓了一条,看了一眼宗游,两人心领神会。两人之前私下传音交谈过,宗游神识可及百里,只需旭旭施展神通,他一观确认便可,为何要搞得如此麻烦。现在想来这动静也太大了,怪不得要阿狸施展幻术后才能动手。不说这溢散的法力气息,四周修道之人会被惊动,就是这漫天金光怕是凡人也都会察觉到。即使宗游本事再高,多少还会留有一些残存的法力波动,像彭瑞斯这种高手,若是察觉到不对只要躲到天目猴的法术外即可。

  旭旭的在使用这个神通的时候双眼已经和天目猴第三目相通:“成功了,果然不是张尘子本人,你们快看!”

  不用提醒两人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张尘子身上,法术照完以后,张尘子身型模样都恢复了本来面貌,连手持的拂尘都变为了一支毛笔,如此怪异的法器,想来也别无他人。在看这人玉冠束发,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俊美异常,果然如传闻中所说是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

  许为之虽然早有猜测,但此番亲眼证实,心中不免隐隐作痛起来,眼中似有茫然之色。一旁的两人也不知如何安慰,师兄之死原以为是三痴所为,追逐仇人数载,却发现源头另有其人,如今连师傅都是别人假冒,宗门也只是别的势力随手扶持而成,此刻忍住没发泄出来,已是极为难得。

  -------------------------------------

  “十三年前,我接到任务后来天一道,张尘子本就是天机阁的人收到消息自然扫榻相迎,只是他没想到,我是来杀他的。将他杀死以后我就伪装成了他,把上面交代的事让两个张尘子的弟子去做,至于人选也是上面定的。至于为何选这两人,我也不知。”

  自己人也要杀人灭口,是因为派系不同?十三年前么...和五妹下山的时间相差不大,难道有什么关联?等会要找宗游问清楚。“那事情既然已经成功为何还留你在此?”

  “卑职不清楚,只是交代以张尘子的身份继续潜伏,日后若是有人找上门来让我不留活口处理掉。”

  阿狸暗想若不是几年前自己误打误撞识破了你的身份,谁能想到一个宗门的宗主是假的,门内上上下下几千人都没发现。等等,阿狸不知是想到什么突然一惊,要是有人也可以如灵灵般卜卦推算,那需要溪笔墨客杀掉的人,不就是我们一行人了?那不是连灵灵推演出来的事情也算计在内了!宗游修为甚高,一个溪笔墨客还对付不了,不对,推算之人不知道推演出来的人到底是谁,溪笔墨客只是个弃子,若是成了,自然皆大欢喜,若是他死了,后面的人也就可以确定下来人事谁....宗游?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的要引他出来?

  “好了,事情我知道了,你继续扮演好你的身份,若是有人找上门,我会帮助你一起对付的,你回去吧。”

  “卑职明白了,恭送上使。”

  待阿狸离去,彭瑞斯双眉微蹙看了一眼之前宗游几人所在的方位,转身离去。回到房内,彭瑞斯看着手中的令牌神情轻佻自语道:幻术?呵呵,旁门左道!随后又神情一变眦目欲裂道:“再忍一段时间,***弑友切骨之仇,我一定让你加倍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