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事情我已经知其始末,其中陆敏俊才是罪魁祸首,这张冉似乎....”

  “公子想说这张冉是无辜的?果然天下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江小鱼费劲心力将他送入无限宗赠他一个锦衣前程,终日朝思暮想苦等无数日夜,江府有难,他若知晓不救也就罢了,可若背心承诺另寻新欢,就算不取他性命,我也要让他当个阉人!”

  此时许为之装作老道的样子开口:“世间字有万千,独一情字最伤人!姑娘,不如先救治张冉问清楚再说?”

  见阿狸不阻止,许为之一跃而下落到张冉身旁,伸手探了下,气息微弱,想必是失血过多,忙掏出一颗丹药一纸黄符,将丹药送入张冉口内驱符引水将之服下。

  等张冉悠悠转醒过来,许为之便将事情来龙去脉解释了一番,可张冉神情茫然,竟是连江小鱼是何人都不知。阿狸听完,恼怒之下就想将张冉一掌劈死,幸亏宗游即时出手拦下。

  “阿狸姑娘莫急,张冉不至于说出如此明显的谎言,应当另有内情。”

  可后面张冉所述之事就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据他所言,他根本不是乞丐,是当地大户人家的儿子,从小喜爱舞刀弄剑,对枪更是情有独钟,所以家中便请了几个武师教导其功夫。十二岁那年便由熟人引荐进了无限宗。先前的紫衣男子是另外一个家族的弟子。两人小便不对付,可紫衣男子年长几岁每次张冉都被揍得鼻青脸肿,后面加入了紫苑阁,也是最近学成归来,张冉此番遇到就起了一雪前耻的心思。这才有了之前的那场打斗。什么江府,江小鱼他听都未听过。

  宗游和许为之面面相觑。谁在说谎?众人刚可是亲眼看到了事情的过程。张冉神情也不似作伪,那是他被篡改了记忆?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公子分辨不出?这人鬼话连篇,怪不得负了江小鱼。”

  张冉听后喊道:“我有家书作证!你们一看便清楚!这个妖女说谎!”阿狸似被“妖女”两字气极,手中明璃宝珠蓝光闪动欲要出手。

  “且慢!”宗游出声阻拦道。

  “念在公子是奶奶的客人,我一让再让,可是以为小女子修为比不上公子!斗不过你?”

  “自然不是,姑娘误会了!”原以一场争斗难以避免,可宗游说罢却发现阿狸静了下来,嘴角还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只见她伸出一指点向宗游,天色突然暗淡下来,须臾之间七道紫电接连劈下。

  宗游反映极快两手掐起剑诀,掌心相合左指天右指地,口中轻喝道:“御剑-太守!”随后隐有剑鸣三声,一道光幕如球型将自己和许为之罩住,随即七道紫电狂轰而至,将光幕击起无数涟漪,最后一道更是差点撕裂光幕落在两人头顶,

  许为之脸色苍白一整后怕指着阿狸质问道:“你..你做什么!”

  那边阿狸也有些惊讶道:“奶奶说你修为高深,没想到可以高到这种程度,七道天雷?奶奶巅峰时也不过如此了。”

  “你早就知道我?”

  “呵呵呵呵,枉你修为之高,却是个蠢货。我先前早就告诉过你明璃宝珠所化似实而虚。很奇怪吗?奶奶让你取悠上朗的性命,你却与之合谋?”

  “你跟踪我?”

  “不错,从你们下山的时候我就一直远远吊在你们身后。灵灵的占卜之术虽然厉害,可事无绝对。”

  “我们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无意与狐岐山为敌,阿狸姑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编个故事?”

  “事为真,人是假。”仿佛是在印证阿狸的话,张冉如之前的紫衣男子一般化为黑灰消散开来。阿狸似胜券在握般继续说道:“从一开始你们就陷入幻术之中,此刻你我都非实体,只不过是神识被牵引进幻境。你太强了,以我的修为所施展的幻术很难迷惑住你,你若有心,或许早就可以发现破绽,张冉便是让你放松警惕的饵料,我借用琉璃宝珠,在原有的幻术中又施展了另外一个幻术-诳,在你不否定我的修为不如你的时候,此事即可成真,我便能在幻境中拥有超越你的修为。这个术反噬很大,还好你的心性如我所料。如今在这个空间中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只要我在这里杀了你,外面的你就会神识俱灭!”

  “既然是幻境,破了便是!瞿剑,第十二式-游鱼。”宗游指尖射出无数剑气化为丝线,如群鱼游水围绕在身侧,随后剑指法决一变,漫天蓝光四散击出。阿狸不慌不忙衣袖轻抽,顿时地面碎裂。无数石块拔地而起汇聚成一条巨龙,张开巨口开始吞噬蓝光,龙尾更是携起漫天尘土抽向宗游二人。

  “水德伺晨,禀命雷轰。洞庭水府,九江九溟。遵承符告,诛减祸精。水星咒!”一旁的许为之手中一纸黄符引咒成水,三符连出,水化为河,挡住石龙之尾。石龙似有灵性,见攻击被挡恼怒起来,竟伸出石爪插入身体直接将吞噬的剑气从体内抓了出来按向许为之。

  宗游见状双眉微挑口中念道:“瞿剑,第六式-幕雨。”一道粗大剑气直射上方,随后化为雨幕倾泻而下将伸向许为之的石爪切断,随后双手合并,剑指成一,心中默念:“第四式-点星”。霎时间隐隐有剑鸣之声伴随巨大的剑光虚影射向巨龙,“砰”的一声巨龙整个炸裂开来,可随着阿狸衣袖又是一挥,巨龙又重新恢复过来,并且天空又开始电闪雷鸣起来。

  “怎么办,如此轻易就能聚石成龙,言出法随。宗兄弟可有什么对策?”

  “不知为什么,你有没有感觉法力流失的很快?”宗游问道

  “不错,照现在的情况,五行符也只能用几次了。”

  “若是幻境,是假非真,可是以阿狸所说又似真非假,法力应当不会出现如此偏差。等一下,玉儿呢?”

  “玉儿不是在那....咦!”许为之手指向之前的草屋,却顿住了。哪里还有什么玉儿,只剩空空的草屋,马上朝阿狸喊道:“你把玉儿怎么了。”

  阿狸没有答话只是口吐:“去。”字指使巨龙攻向二人,空中紫雷也应声劈下。宗游二人只能出招抵挡。许为之黄纸一撒:“荧惑立法,总司火权。威光万丈,烧灭精灵。随符下应,摄附人身。火星咒”。以十方火御紫雷。宗游还是以御剑-太守形成剑气光幕挡住石龙的攻击。

  “好像没有之前的威力大了?”许为之有些困惑道。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知道什....”许为之话未说完就被宗游一剑斩了脑袋,就连远处的阿狸看的都是一愣,接着神色大变。宗游见此更加确定心中所想,剑指点向额头:“点星。”随后头颅爆炸开来。

  一阵眩晕过后,宗游睁开双眼,自己站在一片荒野地处。一旁的许为之揪住他的衣襟骂道:“你这该死的小子,为什么要杀我啊啊!”宗游没有理睬环顾一圈,似在寻找什么,片刻后推开还在吵闹的许为之,又是一指斩了过去。

  这次醒来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叔叔,你终于醒了!!”是王夕玉。

  许为之一脸惨淡道:“你作甚啊?干嘛又...又....杀我?嗯?玉儿?你也死了?咱们是在阴曹地府相会了吗?”

  “什么阴曹地府啊,你和宗叔叔两个走到楼台这就突然就不动了,我怎么喊你们都不理我。”

  “根本没有什么幻术-诳,想想也是,若是真可颠倒反正以假为真,她何必藏着掖着。其目的就是拖住我们!”

  “拖住我们?”

  “不错,我们感受到怪异的法力流失都是因为消耗的不是法力而是神识,好计谋,从我们踏入客栈二楼就中了术,看到了假的张冉在和紫衣男争斗,这个时候应该有两个术,其一为虚假的张冉,其二为消失的紫衣男子。紫衣男就是阿狸故意隐藏的术,让我们以为是明璃宝珠的功效,在我们观明璃宝珠放出的影像时,又偷偷施放了第三个术,然后主动说出自己诓骗了我们,将张冉消散假意证明,其实是偷偷隐藏了第一个术。只要我们不断与虚幻的东西争斗消耗神识,或者一直处在她创造的幻境中,那么现实中她都不需要动手,我们就会神识枯竭而死。”

  “嘶,所以,我们中了三个术?那第三个术是以什么为媒介?

  “自然是以虚假的玉儿了,先不说平时的玉儿绝不会让我单独把她留在一边。况且我们神识消耗如此厉害,普通人怕是一瞬都撑不住,没有修炼过的玉儿却能在张冉消失之前还安在。所以这个术可能只针对我们修士,或许她自己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只能将虚假的玉儿也隐藏起来。她明明有机会伤我们却不做,是怕我们发现只要我们斩了自己虚体就能脱离幻术。”

  “嘶~那我们现在不会还在幻术中吧?”

  宗游摆了摆手,然后指向楼下。碰巧街道的几声叫喊传来,定睛看去,正是在对峙的张冉和紫衣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