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为之望向宗游手中还未消散的剑不敢置信道:“法力幻化的剑影我倒是见过,可这如此凝实的剑是法力所化?”

  古博弈也深色郑重地说道:“这恐怕是剑气凝聚而成的,这等剑气可不是境界高就能拥有的,一舍大师,这人究竟什么来路。”

  “贫僧也没想到宗少侠有这等身手。不过甚好,悠施主这下再无疑虑了吧!”悠上朗收回恢复的分身,默不作声,算是作答。

  “我.我..能否一起,我想寻回师兄的尸身。”许为之试探问道。

  “当我是什么了?”

  “悠前辈息怒,我怕陪许兄走一趟荡妖谷,再与悠前辈汇合。”

  “也好,我也有些事要善后,半个月后你来平原城寻我。”

  等悠上朗带着姜然两人离开,宗游才向一舍问道:“大师,刚才传音让我先与许兄去荡妖山是?”

  “并非是去荡妖山,而是天一道!”

  “天一道?去我的宗门?”许为之一头雾水。

  -------------------------------------

  几人道别后,无生随一舍回伽澜寺,宗游带着玉儿和许为之前往天一道。宗游直到临别也没从一舍那里知道为何要去天一道。客栈内宗游有些出神,天一道有灵药?不是说跟着悠上朗才会得到灵药?一舍有什么目的吗?我和这件事到底有什么瓜葛..想不明白。

  “叔叔,想什么呢?”王夕玉打断了沉思中的宗游。

  “没什么,对了,许兄,你的师门就没有查过从成和的死因?”

  “师尊只是听完我讲述经过后便严令我不要外传,此后再无下文。师兄惨死,师尊的不作为让我对宗门失望,下山后就没再回宗门过。”

  这时进来几个人坐在了隔壁桌点了几个菜便攀谈起来。“怎么样,我就说恒海城的传闻是无稽之谈,要不怎么不敢赴剑圣之约?”

  “倒是听说去了不少滥竽充数之辈,连剑阁的大门都没进去,可是丢人丢大了。”

  “还不是为了个名,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倒是听说剑圣的弟子颇为恼火,已经四处在寻找那个人了。”

  听到这王夕玉不免担心皱起了眉头,宗游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夹了筷肉放入嘴中。

  “宗兄有听过恒海城的事吗?”

  “屡有耳闻。”

  “南洲怕是没几个不知道的了,我倒觉得不像是假。”

  “哦?”

  许为之神情有些心向往之道:“前些日子我去过恒海城,满城的人当日几乎都看见过万剑蔽日的景象,真想见识一番这等世外高人。”王夕玉听完一笑,心中嘀咕着世外高人就坐在你面前呢。

  客栈门口突然跑进来一个人朝着隔壁桌喊道:“快出来,有热闹看!”本来只喊的隔壁桌,谁知客栈去了一大半,就连掌柜的也跑到客栈门口伸长了头。见许为之也有些意动,宗游招呼了一声小二,三人移步到了客栈二楼看热闹。

  不远处的街道上已经围了不少人,中心有两个男子对峙着,一个紫衣身背两把长剑,脸上有个古怪的胎记,身材略微矮小。另一个身材魁梧,一身黑衣,手持白缨长枪,一双虎目不怒而威。

  僵持一会,紫衣男开口道:“张冉,看在长辈的面子我几次手下留情,你当真找死不成?”

  张冉长枪点地:“试试?”

  紫衣男双剑并出,拉近距离斩向张冉。张冉横枪格挡神情凝重,往日对方只用一剑,看来今日确是打算用全力了。由不得他再多想,用力将双剑推开,手中长枪扫了个半月逼开距离,随后单臂刺向对方。紫衣男一剑隔开,另一剑嵌住枪头用力一挑想用巧劲将枪头拔出。张冉哪能让他如愿,手一松枪杆又立马握住枪尾往前一送,借力打力。紫衣男在枪尖快要刺入胸口时,身体后仰下桥躲过,斜起后劈出一道剑芒来。

  张冉侧身避过,只见剑芒劈开地面留下一道深痕。忍不住出口道:“怎么,这就忍不住了?”紫衣男子往后一跃,身在空中,双剑连挥,十几道剑气破声而去射向张冉。

  张冉见状舞了个枪花大喝一声:“无限流一十二式.绝中绝!”右臂青筋暴起,枪头凝起银光,前后挥动起枪杆,一瞬间不知刺出多少下,只能隐约看见银光闪动。紫衣男从空中落下后并未停歇,而是如陀螺般转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手中双剑射出连绵的剑气。剑气与银光碰撞,炸裂声不断传出。

  紫衣男略带嘲讽的说道:“张冉,用力啊!不能再快点了吗?废物!”

  面对连绵不绝的剑气,张冉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快?如何再快,白银枪已经快脱手迸射出去了,怎么再快一点。既然不能再快,那就让你慢下来,想到这张冉白缨枪一收,右脚猛踏地面喝到:“无限流二十一式.王中王!”银光从枪头延伸到枪尾,张冉抓住枪尾往地面猛劈“砰”的一声,远远旁观的人群只觉得地面震动,身体也跟着摇晃起来。距离近的紫衣男竟被震离地面,就这一瞬的破绽,张冉掷出白缨枪,身形如风而起,顶住枪尾仿佛化成一条白龙,直取紫衣男要害。

  紫衣男还未落下,枪尖已经临身,枪头瞬间刺入紫衣男胸口没入至枪尾。正当张冉以为胜券在握时,却看到紫衣男露出一抹冷笑,心中暗道不好,忙往对方胸口看去,竟然诡异的没有一滴血流出。张冉知道中计想将长枪抽出,却被紫衣男子死死抓住双臂,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后背传来,一把长剑从后背刺穿左腹而出,张冉转头看去却空无一人。

  这时人群怪异的分向两边,一道人影缓缓走出,抬头望向客栈二楼的宗游三人开口道:“三位观的可还尽兴?”这声音柔似水,柔中又夹杂着一丝媚,如空谷幽兰,仅听声音就让人骨软筋酥。许为之看清女子模样,竟流露出痴迷的神色。那女子手摇轻罗小扇,身着白色华衣红烟纱裙,眉如翠羽,肌似羊脂,当真一颦一笑百媚生。宗游轻拍许为之肩头,这才让许为之回过神来,眼露惊恐,只看一眼间便被迷了神魂,若是对方有心只怕....两人察觉出了异样,自女子出现,周围原本喧闹的人群便突然安静下来,整个街道只有张冉沉重的喘息声,张冉咳血出声:“你是谁?”

  女子并未应答,而是轻挥衣袖,霎时间人群消失,房屋楼阁化为虚无,宗游三人所在的客栈也变为破败的草屋。原来整座城只不过是虚幻而已。三人自入城起便中了法术,那这张冉又是真是假?宗游望去,张冉吃惊的望着身前,被枪桶穿的紫衣男子已经变成白骨骷髅,嘴巴不停张合发出“咔咔”的声响,玉儿吓的躲在宗游身后不敢再看。

  “不必惊慌,小女子此番只为张冉一人。三位可自行离去。”

  宗游问道:“你是如何骗过我的神识?”

  女子一笑,将手中小扇变为一颗赤红圆珠说道:“就凭它,我知你修为高深,可这明璃宝珠能化万物,似实而虚,鲜有人可看破。”

  “这人和你有何冤仇,以你的境界,值得你如此大费周折?”

  女子神情渐冷:“这就无需公子烦心了,请吧。”

  “我从未见过这妖女,还请几位能出手相助,我张冉必定...”

  “闭嘴!”女子轻呵一声,眼中紫芒一闪。张冉便白眼一翻倒在地上。

  紫芒虽是一消而过,但宗游看的真切,出声问道:“狐族?”

  女子听到这二字眼神锐利起来:“是又如何?公子是要除妖不成? ”

  宗游解释道:“前不久拜访过狐稷山,见过青丘兰前辈。”

  “你见过奶奶?”

  “不错,我等此行的目的与青月儿有关。既不是敌人,姑娘能否解释一番,好叫我知晓未帮错人。”

  “若真是相助于五妹,阿狸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公子见谅,至于今日之事的原由,公子看过便知。”说完阿狸手中明璃宝珠发出一阵蓝光,众人眼前景象随之一变。

  午后熙熙攘攘的街道拐角,一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背靠石狮旁打着瞌睡。忽然“吱呀”一声,江府大门被府内的人打开,一家仆模样的汉子走了出来,左右扫了一眼,发现石狮旁的小乞丐后双眼吊起,两手将袖口往上一撸,快步走到小乞丐旁一脚踹了上去嘴里骂骂咧咧道:“臭乞丐,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这是哪!赶紧滚!”

  “哎哟!”这一脚正中小乞丐脑袋,汉子可没留手,一脚将他踢得在地上滚了几圈。

  “怎么回事?”这时门口又走出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女孩,听到声音后询问道。

  “有个小乞丐在府门口挡路,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小姐放心,我这就好好收拾他!”说完又伸腿踢去。

  “住手!”女孩呵斥一声,匆匆跑去拉开家仆,看了一眼身子蜷缩的小乞丐,他双手紧紧捂住渗出鲜血的头部,想来刚才是磕到了脑袋。“快送他去春来医馆。”

  家仆哪敢忤逆:“是,小姐,小的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