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舍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向宗游问道:“宗小友在狐稷山是否见过青月儿?”

  “未曾见过,倒是青丘兰以某种条件让我做一件事。”

  一舍似乎并不奇怪:“那小友是何抉择?”

  “在下自然不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只是奇怪悠前辈为何要在天机阁发布去青月儿首级的任务。狐稷山为什么又一定要悠前辈死不可。”

  “哼,青丘兰那老狐狸,我去狐稷山几次都未能见月儿一面,都是她从中作梗,天机阁的任务我也有所知晓,有人冒用我的名义发布了任务,可天机阁嘴紧的很。青丘兰当然希望我死,九华山的事都算在了我头上,欺软怕硬的货色。她许了你什么好处?”

  “使白骨重生血肉重组的灵药。”

  悠上朗一听嘴角咧起:“我的命还真值钱,这老妖婆为了杀我也真舍得。你能进狐稷山,又能安然无恙的出来,想来本事不错,加入我的麾下,一起共谋大事如何?”

  “多谢前辈抬爱,晚辈一介散修,志不在此。要让前辈失望了。”

  悠上朗神情冷冽下来:“平原城的事是谁指使你做的?”

  宗游看了眼姜然了然道:“并无人指使,晚辈是为了灵石而去,不过是偶尔。”

  话已至此,悠上朗便不在此事多言,手伸向一舍:“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事这些小辈就不需要知道了,将蜈蚣交给我。”

  “阿弥陀佛,悠施主开宗立派,威望如日中天,何必再行不义之事。”

  “义不义可不是你说了算,你交是不交?”

  “悠兄,何事如此急躁!”一人背后背着一盒子落入场中,身着白衣胜似雪,轻摇手中折扇,目光清朗,剑眉斜飞,好不潇洒。

  悠上朗一怔看清来人模样,脸上青筋隐现,两手伸向空中往下狠一抓,十道淡黄色的光芒射向来人。那人收起折扇,右手往身后盒子一拍,一柄白玉剑弹射出来扫破光芒,开口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悠兄对我这故人下手还真是不留情啊。”

  悠上朗再无先前的泰然自若,一字一字念出来人姓名:“江!白!衣!好你个一舍,原来是在拖延时间。”

  “悠兄,当日的事只是个误会,一舍大师通信与我,就想让我来说个明白。”

  “误会?我和月儿深陷洞穴危及之时你在哪里?我被人擒下受尽折磨时你又在哪?我曾前往东洲江家,那里根本没有一个叫江白衣的人,满嘴鬼话。好,多你一个江白衣又如何,今日就一并将你们收拾了。”说完身子晃动起来,在看时已经多出两个一样的悠上朗,三人同时出手对着空中一抓一划,三十道黄光分别射向一舍和江白衣。

  一舍讲禅杖插入地面,脱下袈裟往前一扬,袈裟化为一道光幕挡在众人身前,被黄芒打的叮当作响:“玉阳门的震空爪,血洗玉阳门的果然是你!”

  “我知你要问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我自然要不留后患。”

  “罪过罪过,一人有过,连累如此之多人,哎。”

  “大师,不必白费口舌了,今日怕是佛理说不通悠兄了,先制住他。”随后向宗游等人说道:“你们先退去。”

  悠上朗也伸手向后摆了一下,姜然两人会意,也退了出去。

  “好!佛渡我身。”巨大佛影出现在他身后,人带着佛影冲了过去。悠上朗一拍手,其中的一个分身便化作五彩巨鸟迎了上去,相撞后发出一声巨响,尘土弥漫,佛影晃动几下仿佛要消散开来,五彩巨鸟也只剩半翼,发出声音嘶鸣。漫天灰尘中一袭白衣跃如脱兔,持太和剑直取悠上朗面门。悠上朗不闪不避,另一个分身周身黄光萦绕,一脚踢向江白衣胸口,江白衣身影一晃想要躲开,却发现分身比他速度更快,只能横剑挡住踢击,却还是被踢退十几步,手臂也被震的发麻。

  “金刚不坏?玉阳心决?看来悠兄奇遇不少。”悠上朗不答,冷漠的看着江白衣,另一边砰砰声不绝,一声巨吼传来“梵印,枯木。”一舍身后佛影两手金光闪现向五彩巨鸟拍去,巨鸟想跃起躲开,却发现双脚有许多金丝缠绕动弹不得,原来是一舍之前趁分身不注意将袈裟隐藏在了地上。佛手合十,五彩巨鸟在掌中慢慢枯败化成飞灰。还不待欣喜,一声嘹亮的鸣叫响起,五彩巨鸟竟完好无损的出现,且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有余,重重将一舍撞飞。

  江白衣一边戒备着分身一边出声道:“本尊不死,分身不灭?可刚刚断了的羽翼为何没恢复....悠兄如今的身份也用这种小手段?”

  “古法也不会如此厉害,何况只是残本,他不动是在恢复法力,逼他动手。”一舍的声音传入耳内。

  江白衣一点太和剑,随后将剑扔向空中,剑悬停在空中白光大盛,无数锁链从剑身延伸出来缠向分身。悠上朗知道太和剑的特殊作用,双瞳呈现紫色看向江白衣想要扰乱江白衣施法,江白衣也早有准备,左手掐诀引动太和剑,右手往身后剑盒一拍说道:“太阿剑三旬才可出一次鞘,悠兄可要小心了。”说完一道墨绿色光芒自主飞到江白衣手中,江白衣右手握住太阿剑朝着悠上朗轻挥一剑,一道可见的剑气荡漾开来。剑气极慢,可悠上朗想动却动弹不得,连神识都被锁住一般,只好调动分身挡在身前,用玉阳决凝聚双臂上打算硬抗下来。刺耳的摩擦声传出,剑气与之抗衡了片刻,随后的撕裂出一道缺口,一寸一寸的斩了进去,直到斩碎分身手臂才完全消散。这时悠上朗也取回了身体的控制,就这一会功夫,太和剑伸出的锁链已经将分身缠了个结实,拉到了剑身旁。

  悠上朗脸色有些发白,确如一舍所言,分身是悠上朗消耗法力凝聚而成,他可随意消散凝聚两个分身,可太和剑乃是一把封印之剑,锁链是特殊的一种封印,将分身和悠上朗之间的联系隔断,却又保持着分身的存在。所以他此刻无法散掉分身重新凝聚,更因为被封印时分有所用的玉阳决没有散去,法力持续不断的在消耗着。

  江白衣轻咳一声:“悠兄,现在可以停手说上一说了?”

  “太阿剑能定固空间,确实让人意外,可你两剑并用,又能出得了几剑?”

  出人意料的江白衣回答了起来:“我还能出两剑,想来第一剑你还能扛下来,可第二剑..悠兄要不要赌我说的是真是假?”

  悠上朗心中掂量起来,若是江白衣所说是真,消散自己与一舍还在打斗的分身,重新凝聚方可挡住第一剑,可第二剑一舍便能空出手来攻击自己。若是假,一句分身被困,自己与另外一个分身也只能与对方五五开,僵持下去不断消耗法力,输的恐怕是自己。江白衣知道悠上朗在犹豫,又借机说道:“为表诚意,我先让一舍大师将蜈蚣交给你,如何?”

  “好!”悠上朗答应后将幻化成五彩巨鸟的分身消散。

  一舍身上染了些尘土,取回禅杖不紧不慢的走过来:“阿弥陀佛,悠施主可是想通了?”

  悠上朗哼了一声,看向江白衣:“还不将我的分身放出来?”

  江白衣把锁住的分身放出,一拍剑盒,收回了太和剑,却没将太阿剑收回去,随后解释道:“我可没诓你,三旬才能出鞘一次。”

  “怎么,你怕我食言?”

  “毕竟悠兄已不是当年的悠兄了。”

  宗游见双方停手,带着无生和许为之回来。三人打斗期间他也不是没有出手的想法,可孰是孰非未可定论,自己也想见识下太阿剑的威能,只可惜江白衣弱了些。倒是悠上朗以一敌二,用的浮华三身与自己的分剑诀有些相似,让他对古法略感兴趣。想来是因为残本,所以只有两个分身?

  一舍将禅杖顶端的佛塔拿下?众人还以为佛塔是和禅杖一体的,没想到竟然可以拆卸下来。“寺里老方丈传下来的,这佛塔可封印妖邪,至于这锡杖...”当众人目光聚集在锡杖上等着一舍介绍其神异会出时,一舍反而一扫众人之兴继续道:“自然就是普通的锡杖了。”

  地上黑蜈蚣的躯体缠绕着几根金线链接着佛塔,悠上朗还是第一次见到它的本体,气息确实有些熟悉的感觉:“让他恢复人形,还有几句话要问他。”

  “他们的化形不过是法术幻化而已,并不是青月儿那种可以随意转换的。除非有逆天机缘,不然只有化形池和渡过天劫了。”

  “畜生,还装死。”悠上朗一道震空指抽了下去。蜈蚣顿时扭动起来,随着蜈蚣的挣扎佛塔的金线闪耀起来,焦糊味散发出来夹杂着蜈蚣短暂的凄鸣声。

  黑蜈蚣奄奄一息的说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大师,几位大爷,放过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