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贫僧也是听师弟讲述后,去了趟天机阁查阅,才知道那异花名妖宝兰,花蕊成熟便会结出黑色的果实,吃了它就能增加百年的道行。令师兄早就知道花的作用,寻常方法采花,花立马会枯萎,只有用特殊的方巾才能将花完整取下,而且要立即食用才有效果。”

  “师兄确实用方巾采的花,可立马就收入了乾坤袋中。”

  “令师兄早有准备,想来是用了什么障眼法瞒过了你们。只是他不知道那花却是假花,三痴师弟曾和你们提及花的位置有过变动,许施主可曾记得?”

  许为之一惊:“三痴确实有说过,难道是有人故意掉包?”

  “不错,具我的猜测妖宝兰被换成了巽儡。”

  悠上朗一惊:“上古异虫巽儡?怎么可能还存活于世。”

  “悠施主修的浮华三身,想必对着巽儡比我了解的更清楚。”

  悠上朗会意,开口解释到:“巽儡从出生时沉睡在茧中,只有特殊的东西才能让它苏醒过来,这虫只要钻入你的体内片刻,一夺身,二夺神,即便换了宿主,之前的躯壳还能为它所用。谁能收服巽儡等于拥有了数不尽的傀儡。恰巧创出浮华三身的人就曾有一条,不过传闻中早就湮灭了,谁会用这种稀世珍宝对付他们几个?”

  “既然巽儡入体就会发作,可师兄一路上并没有不妥,就连所用的...”话未说完许为之神情一怔。

  一舍问道:“许施主可是想到了什么?”

  许为之神色凄然:“左手,是了,师兄左手有隐伤,可采完花以后却一直都是用左手持剑。我为何会忽略这点!要是我早些发现,师兄是不是就不会死....”

  “哼,上古异虫哪是如此轻易能解决的。巽儡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吞噬血肉神识。鲜有能克制此虫的方法。你师兄成了虫子的..不确切的说,成了收服异虫的人的傀儡罢了。”

  “三痴师弟想必是察觉到了什么,迫不得已才下了杀手,只是他不知道从成和死了异虫却钻进了他的身体。好在师弟的功法还未散去,凭借罗汉身逃离荡妖谷去找我,每次将要失去理智时,师弟便动用一次火罗汉,等我见到师弟时,身躯已经变得不似人类,我用尽所学也没能阻止巽儡的侵蚀。师弟将谷内发生来龙去脉和我讲完便失去了神志,变成了只要感应到妖气就自主行动的傀儡。”

  悠上朗双眉一挑:“这么说来,巽儡还在你师弟身体里?”

  一舍一听便猜到悠上朗的心思:“悠施主还是打消念头,这等害人之物若不是贫僧只能封印,定要将它消灭!”见悠上朗闭口不言,话锋一转:“青月儿是狐族,三痴师弟因此才会找上你们。当时我法力尽失,无法阻拦师弟,想来都是命中注定。”

  悠上朗冷笑一声:“呵,你师弟杀了从成和倒可理解,瓜山的父母可是无辜的。”

  “悠施主就不曾怀疑过?三痴为何唯独对你视而不见。”

  “你的意思是...”

  一舍语出惊人道:“不错,那瓜山一家介不是人!”

  悠上朗皱眉问道:“可月儿同为妖族,怎么会察觉不到?”

  “瓜山算不上是妖族,而是木灵魁,父母恐怕也是其身体所化。”

  宗游插话道:“难怪瓜山父母的坟内空无一物。”

  扫了一眼宗游,悠上朗问道:“木灵魁?你又如何能如此笃定?”

  “悠施主九华山里遇到的一条白蛇一条黑蜈蚣,算是一脉。”

  “你是如何知...你去过狐稷山?狐稷山怎么可能放你进去!”

  一舍口念佛号解释道:“阿弥陀佛,有个故人罢了,贫僧可没知天命的本事,都是这位故人相告。”

  悠上朗有些讥讽:“佛家伏妖降魔,你倒好,和妖族纠缠不清。”

  “世间生灵本无差别,妖族也有善类,与三痴师弟不同,妖如若不害人,贫僧自当一视同仁,更何况青施主是正是邪你我自然清楚。当日我恢复法力追赶师弟,见到青施主第一眼,你可知贫僧见到什么?贫僧见天上有一丝黑线坠下缠绕青施主身上,隐隐察觉到一股恶意,贫僧出手拦下三痴师弟,却也卷入因果之中。”

  “装神弄鬼,天门早已关闭。难道天上仙人还能操控凡人的生死?既是一视同仁,为何不救?”

  一舍叹道:“我那故人与青施主亦是同门,若是能救怎会不说,贫僧自然心中也有愧疚,所以寻遍南洲,捉到了蜈蚣。”

  一舍说完,地面尘土突然颠簸起来,一股压力感袭面而来,悠上朗衣袖无风扯动声音低沉:“蜈蚣呢!”

  “在锁魔塔中。今日事了,我会将蜈蚣交给施主。”

  听到此话,悠上朗才收起气息:“好。要什么要求开口便是。”

  一舍笑着看向宗游,宗游上前两步开口说道:“悠前辈,在下宗游不久前也曾拜访过狐稷山,见过青丘兰。”

  悠上朗略一思索便回道:“你是来杀我的?”

  “晚辈只是好奇,三山洞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早就知道月儿是狐族,紫极功有紫瞳老魔所记心得,落尾就是前去狐稷山寻求突破,这等功法既然功法落在月儿手中,那十有八九紫瞳老魔死在了狐稷山。可妖又如何?在我眼中月儿比那些人族更像个人!知善恶明是非,我虽天资平平却从未看低过我,相处越久我越是倾慕她,可人妖如何能相守终生,更何况她天资卓越,所以我始终不曾表达过心意。那日对方尚未出全力,就将我们三人打的节节败退,江白衣虽说要三人合力,可手有太阿剑却始终不用,我实力最弱,几次险些丧命,月儿见此拼着断了一尾才打开定界珠的一角缺口,江白衣那厮竟然用太和剑先行逃离,不顾我和月儿的死活。柳尊者怕月儿逃走假意攻我,引月儿上钩,吴尊者趁机吐出一团黑雾打入月儿身体。随后月儿翻倒在地,我也被白蛇擒下,就当我以为一切都结束时,三山突然震动起来,我们几个从洞穴移到了山外,我只隐约看到宫殿射出一道红光,便昏死过去。醒来后月儿和他们两个都不见了踪影,周围都是几大宗门的人盯着我看,随后我才知道,九华山的结界竟然消失了,无数宗门的人涌入九华山,想必他们也看到了三山的红光,以为有异宝现世,都向第三山汇聚。”

  “后来呢?”

  “几大宗门的人早在我昏死的时候就搜走了我身上所有的物品,将我弄醒后逼问我红光中的异宝是什么,和我一起的人去了哪里,我如何知道?他们将人都分散开来寻找,三山的宫殿在他们去时也早被洗劫一空,想来是江白衣离开的时候把能拿的都带走了。一帮人气急败坏,哪还有什么名门正派的样子,他们见我不说以为我嘴硬,将我绑起来日夜折磨我。后来九华山人越来越多,争执不断发生,他们都以为九华山出了什么变故,不会再消失,可等时间一到,结界又恢复过来,所有人被九华山排斥出来,我以为终于能够得救,离开去寻找月儿。可玉阳门的畜生竟然对我用了搜魂,在没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后,恼怒之下竟然生生废了我的修为,最后我被玉阳门丢下,任由我拖着伤躯苟延残喘。”

  令宗游惊讶的是悠上朗说出这些事的时候神情未有任何起伏,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宗游问道:“前辈记忆中有青月儿等人,玉阳门的人搜魂为何连妖族的存在都不知道?”

  “我也深思苦索了许久,唯一的答案就是月儿和那两个妖族达成了某种约定。我猜测是当日红光出现,从洞穴出来后,柳尊者和吴尊者就知道九华山的结界没了,想要杀掉我带着月儿赶紧离开,月儿以自身性命威胁,才保下我的命,月儿聪慧,或许是猜到外面宗门的人会对我不利,提出了某种要求,不然以我当时的境界,被搜魂后十有八九已经成了白痴。你既然捉到了蜈蚣,那应该清楚后面发生了什么。我的猜测可对?”

  “悠施主猜的八九不离十,据蜈蚣所说,他们的计划是在三山的洞穴内,被三山从洞穴内移出,计划就已经失败了。青月儿有狐稷山的秘宝,只要她动用秘宝,及时她身死,狐稷山也会知道是谁做的。放弃了三成道行才进的九华山,白蛇自然不愿意空手而归。他也没想到青月儿愿意用青丘族最大的秘密换取你的性命。在青月儿发下血誓后,白蛇用了某种秘法干涉了你的神识,随后带走了青月儿。”

  “一舍大师这血誓是?”

  “与人族不同,妖中大族往往注重血脉传承,以先祖血脉起誓,如有违背誓言,轻则失去毕生修为,重则血脉尽废。青施主七窍玲珑,只说留下施主性命就绝不使用秘宝。想来已经做好牺牲自己保住化形池的秘密。至于后来青施主为何屠城,变为五尾煞狐,哎....都只为情字而已。”